Created 1 articlesIn total 435 words

赫宁在1980

莱茵

我没有转吹哨人。全网以各种形态转发那篇文章是一件值得支持的事情,毕竟在这个时间点,发出任何不同的声音都是值得尊敬一下的事情。传播学意义或是其他学的意义,各位朋友圈学者解读的都很好,本文盲自愧弗如。但传播的声势与文章本身所传递的价值,其实是有些买椟还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