馨文

樂生世代|酷女兒|亞洲作為方法|Ph.D. in Cultural Studies | Ph.D. candidate in Psychology | Lacanian psychoanalyst based in New Delhi |

香港,作為一個字眼

發布於

註:本文為閱讀以下三文有感之隨筆:羅永生之〈「攬炒」是一種解殖運動 〉、與方川名之〈「主體性」的迷霧:叩問羅永生的攬炒解殖論〉以及安徒之〈世界視野與重寫香港主體性〉。

學界很常提到「主體性」,做人要有主體性,運動要有主體性,在台灣我們很常提「台灣的主體性」,近日亦有「香港的主體性」相關辯論。而「主體性」的真正意思是什麼,一直說不清。因應近日的運動,我想提出一些看法。

關於主體性的定義大多曖昧抽象,然而,法國精神分析師拉岡(Jacques Lacan)對「主體性(subjectivity)」的定義卻很清晰,只有一句話:a signifier represents the subject for another signifier。

怎麼解釋呢?signifier是語言學的概念,一般譯作「能指」,是我們所發出的有意義的聲音,聲音是「能指」,而意義是「所指(signified)」。且讓我簡而稱之「字眼」,一個意義多元分歧,甚至說不分明的字眼。A signifier represents the subject…,有一個字眼代表了我,而這個「我」並不是生來就意義清晰的我,而是困頓、滯悶、說不分明的幾乎是分崩離析的「我」,因為有了這個「字眼」,使我總算從不是東西變成一個東西,發了聲,說出了話,把那困頓感吶喊出來,成為有聲音的人,成為主體。然而,雖然使勁出了聲,若迎來只是無盡的黑夜,甚至個冷漠而輕蔑的眼光,這「主體性」也只會再度破碎,遁入黑暗。也因此,拉岡的主體性的定義中最重要的是最後這幾個字:for another signifier。另一個「字眼」,另一個字眼是必須的,而這個for也是必須的。主體性是:「為了」另一個「字眼」,「我」由這一個「字眼」來代表。

五個多月的抗爭,「香港」已經不再是一個東西,不是一個城市,不是人們所認識的地方,甚至不存在於現實,屬於超現實,也不屬於什麼國家,因為沒了法治,香港,也不是家,更像是個戰場,卻也不是一個戰場,因為沒有了敵方,因為敵方也是香港。也因此,我想,香港,已經是個「字眼」,代表著矛盾,代表著朋友也代表著敵人,代表著希望也代表著絕望,代表著過去,也代表著未來,也是愛,也是恨,帶來集體的快樂,但也帶來絕對的孤單,是溫暖也是冷酷,是團結也是背叛,是和平也是暴力。因此,香港,再也是一個「字眼」,一個代表「我」的「字眼」。其實,是一個我願意讓它來代表我的字眼,如果說要說「我是香港」,我是願意的,畢竟這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字眼可以比「香港」更準確地代表我內心的那種感覺,那種不安憤怒混亂困頓的感覺。

然而,只有「香港」這一個字眼,沒有辦法有主體性,這世界上不存在「香港的主體性」這樣的東西,因為,「主體性」的建立至少需要「兩個字眼」。我們姑且稱它為x。為了說給x聽,我成為了「香港」。因為x,我願意成為「香港」。但x是什麼?x,另一個字眼,是什麼?

x是一個「字眼」,代表著在那邊聽著我、看著我、回應著我,而我,卻可能沒有發現的對方。x或許是一個人名字,或者並不是所有人,而就是一個人,一個萍水相逢的人,或我的一個先人,或者,x只是一個影像,一部電影的名字,一本漫畫,一組遊戲,一套遊戲規則,一本書,一句話,甚是一棵樹,一株花,或許是我的外婆、老師、愛人、或許是我的貓,我的相機,或許是我的窗台,甚至,可能就是一個眼神。x是一個當我發出吶喊時,接收我的吶喊的「字眼」。「字眼」有個「眼」,就像,老天有「眼」。它所代表的東西也有耳朵,所以聽得見,也有嘴巴,會回應你,如果對方沒有回應,我不會知道自己被聽見。每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x,它一直在那裡,真的,有一天你會發現,驀然回首時,x一直都在,是你之所以能夠堅持下去的原因。而如果沒有x,我早就發瘋了。但可以確定的是,x不是「香港」,因為「香港」已經代表「我」了,x也不是政府,因為政府不聽不聞。而x也不是手機上或社群媒體中的我或香港的形象,因為媒體只是一面鏡子,反映的還是「我」。「主體性」不是照鏡子,不是自戀。

人人都有自己的x。若「香港」是集體的,那麼,x是個人的,如果「香港」是政治的,那麼x是社會的,如果「香港」是公共的,那麼x是私密的。就像戀人們說的那樣,「如果你是朝露,我就是那小草」,朝露與小草相依相愛,卻很不相同。「主體性」是在這個集體與個人、政治與社會、公共與私密不同的兩個字眼之間建立起來的的可以對話、可以移動、可以交流、可以創造、可以想望的東西。或許我們不該再繼續說「香港的主體性」,而是換個說法「香港+x的主體性」,為「我即香港」,尋找接收方x。其實x雖然就在那裡,也需要花心思去發現才行呢。x,另一個字眼。當「香港」是大家的,有了x就真的是我的「主體性」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人的主體性與民主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