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kyLily

「在現實中的理念,暴力這東西成了非暴力,相反地,非暴力的東西卻成了暴力。」我的青春就存在這麼一個年代。

#ThrowbackEngland — 八年前在英國關於口罩的小事

八年前,剛到了英國上大學,編到一個國際學生的班上上課。2012年的所謂「國際」學生,其實也是香港人佔多數,因適逢那年同時是末代A-level 和初代DSE學生同時升學的年份,加上當年中國和韓國學生雖多,也未似現在像難民潮般湧到外國讀書。講起口罩,有一件小事令我深刻記到今日。

在一節課上,我們每人都要為一個題目而在課室上演講,一位香港的同學剛巧生病了,而她也繼承了香港人自沙士以後的優良傳統 — 在公眾場合戴上口罩。輪到她演講走到所有同學面前時,導師「建議」她除下口罩。而同學則向導師解釋因她得了感冒,不想傳染其他人而戴上口罩。導師似乎不太領情,便由「建議」的態度變成「勒令」:

「在這裡,我們很少戴口罩,就算病了我們都不會戴口罩。更重要的是,你現在在眾人面前演講,眾目睽睽下戴口罩是一種十分不禮貌的行為,所以你現在需要脫下口罩。」

最後,我的同學便無奈地除下口罩,繼續演講。課室裡的所有香港學生都顯得十分無奈。但也自此,目賭此事發生的香港人也漸漸入鄉隨俗,就算重病也好,也沒有再在英國境內戴上過任何口罩了。

他們對於傳染病處之泰然的態度除了堅拒戴口罩外,也能在看 NHS 時揭視出來。當你得了感冒而到 NHS 看護士時 (醫生只留在「重病」時才會出場了),護士也只會叫你「休息多一點~」﹑「睡多一點~」﹑「喝多一點水~」等等類似的行貨 (雖然對於普通感冒我是認同不要依賴藥物的)。

明顯地,英國人,甚至是歐洲人對於戴口罩這種奇怪禁忌還未因疫情而有所動搖,甚至有種瞑頑不靈的執著。他們依然認為只有生病的人才要戴口罩,但他們想不到,生病的人不一定會自律戴口罩,染了病的人也不一定知道自己原來得病了。全民戴口罩不只保護自己,也因群眾壓力令所有生病/潛伏期間的人也要戴上口罩,減低病毒傳播率。

意大利倫巴第的悲劇﹑歐洲多位領袖﹑貴族染病這些曾是這麼匪夷所思的事件在現實發生了,今日的英國政府才彷佛從深層睡眠中醒過來。很可悲,與歐洲大陸隔了一個海﹑感染人數還只是1000多的他們,竟寧願消極地讓國民慢慢都感染上武漢肺炎,讓大家都自然得了抗體後消滅疫情,也不肯放棄一點經濟活動,積極阻止疫情。只恐怕,武漢肺炎這種傳染病並不似流感那樣對人溫和友善,一不小心讓大量民眾染病以後,醫療系統會崩潰,死亡率會高得他們無法想像。

不要忘記,鄰接中國的香港曾被認為是排在武漢肺炎確診人數的頭幾位,因著對慘痛經歷的餘悸,還有對中國和奶共政府的不信任,香港在榜上跌出30位以外。

(在英國三年,不經意養成了習慣儲起橙色邊的old school 火車飛當在書簽,這習慣持續到現在)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