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kyLily

「在現實中的理念,暴力這東西成了非暴力,相反地,非暴力的東西卻成了暴力。」我的青春就存在這麼一個年代。 https://www.facebook.com/funkylilywrites/

生命的偶然﹑醫療的意義 — 《藍色醫療星球》

「我最近的小小領悟是,煎與熬是不同的。殘疾和生活困頓是『熬』;人與人之間的猜疑嫉忌和攻伐是『煎』,這也就是曹植詩『相煎何太急』的意思。」

這是區結成醫生在 2006年時所寫的話。用於今日的香港,特別應景。

想起家中收藏了一本他的書。家裡有區醫生的書是因為當年他作為我媽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的上……的上司時,我媽為捧場而買的。區醫生的名字令我深刻的原因,是因他為少數能夠讓得媽感到敬佩的一位醫生及一位上司。 當了半日考古學家,翻箱倒籠,「發掘」出這本書,是2006年出版的《藍色醫療星球》。作者區聞海,即是區結成醫生的筆名。

突然想起這本書的存在,是因為區醫生最近義憤填膺地為受苦中的香港人發聲:

「我真係覺得我哋今次係帶住傷去抗疫。你(政府)講同心抗疫,同舟共濟,六個月前有機會講嘅時候冇講到,咁你打完(市民)咁耐先講萬眾一心,甚至講放低歧見,市民會話,你又冇放低歧見唔去起訴人?」

區結成醫生一段強而有力的話,直截了當指出政府的荒謬,其風骨也令其他被權力腐化掉的掛名「醫生」相形見絀。今日能夠見到一位德高望重的醫生沒有拜服威權,為了前線醫護,亦為了香港人批評政權,也難教叫人不動容,只是嘆息今天掌權的沒有一個再有明辨是非的頭腦。

區醫生的這本散文集談到不少生活的瑣碎事,而《藍色醫療星球》就是裡面的其中一篇小小說。


《藍色醫療星球》裡的小王子與玫瑰在好朋友貓頭鷹先生離開後一直感到提不起勁,剛巧他們收到一張推廣藍色星球醫療旅程的廣告單場,為了健康﹑為了體驗,他們便啟程前往。

藍色星球提供的醫療旅遊,賣點就是當旅客/ 病人「自願」接受治療的時候,身體便會被壓縮成二維半透明平面,方便醫護檢查身體的任何異樣,也方便進行治療。

小王子掙扎於是否接受治療,除了是他想不清在一間醫院裡怎樣才叫「自願」之外,他還在想當自己被壓成平面後,那個「自己」還是自己嗎。當姑娘說他的朋友玫瑰得了「思念」這種病時,更讓小王子反思何謂「治療」?

醫療服務除了在客觀病理學角度去看治療和病人外,醫療還意味甚麼?除了令病人身體變得「健康」外,醫療的意義還是甚麼?


除此以外,區醫生在書上中探討了如迪士尼爭議﹑ 禽流感和沙士後的防疫工作﹑自由行﹑預設醫療指示等的社會和道德議題。這些對大眾生活影響深遠的話題放到今日這紛亂年代卻顯得無比奢侈。《藍色醫療星球》 成書於2006年。2006年,就是那一國兩制的謊言被揭穿前夕,一段虛幻的「歲月靜好」時光。 2006年對我來說也是個特別「歲月靜好」的愉快時光。那時小六,還未真正見識世途的險惡,無知的我還因考進了Band 1 中學而沾沾自喜。

區醫生身為傳統的精英,卻沒有沉溺於成功人士的方程式和傲氣,他深深認識人生的高低起跌,也知道每個人的生命軌跡充滿著偶然,所謂成功方程式也只是偶然的一部份:

「生活多苦少樂時,被人勸勉積極生活也可以成為壓力。紓解煩憂之道,有時是要直接面對,有時需要練習抽離。記住:令你透不過氣來的花界,不是唯一正確的世界,我們的世界有很多偶然。」

對的,這個世界實在有太多令人措手不及的偶然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