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nkyLily

「在現實中的理念,暴力這東西成了非暴力,相反地,非暴力的東西卻成了暴力。」我的青春就存在這麼一個年代。

《失去的愛情》 — 也曾清澀的劉以鬯

「這裡是憔悴的秋天,落葉遍林。微風在各處款款私語,調子是夢般虛無。黃昏太短,太短的黃昏是傷感的。」

劉以鬯的作品開頭總是像詩篇般的美麗文字,讓你放低對文字的思考,改為感受文字的味道,將讀者的情感吸引到小說裡頭。

石黑一雄的《群山淡景》﹑村上春樹的《聽風的歌》﹑劉以鬯的《失去的愛情》都是作家的處女作,擁有著一些相同的特質 — 簡短﹑結構隨意,還有一種青澀的味道。

三個喜愛的作家、三本沉醉的小說、三種淡淡的哀愁。就愛那清新不造作的感覺。

戰後1948年,《失去的愛情》由上海桐葉書屋出版,1951年由香港桐葉書屋再版。相隔大半世,此本三萬字的中篇小說在2018年重新面世,重現讀者眼前。同年,劉以鬯先生逝世。

《失去的愛情》的故事橫跨二戰前後。身世可憐的女主角裘旦住在上海「附近」的「一個小城市」。某天外出她遇到了一位醉漢纏身,便逃進一間咖啡廳,誤打誤撞邂逅身為畫家的男主角。本來正在發展關係中的愛侶因為上海閘北突如其來爆發的戰事失散了。十年後的重逢,卻因身分的改變和記憶的失落,讓結局彌漫著淡淡的無奈與哀愁。

淞滬會戰是中日戰爭的重要戰役,而閘北就是淞滬會戰其中一個主戰場。《失去的愛情》裡提到日軍突襲上海閘北,男主角因而要回上海探望母親。石黑一雄《我輩孤雛》裡也寫到男主角克里斯多夫無故捲入閘北戰事。有時我會幻想,劉以鬯和石黑一雄筆下的角色相遇會是怎樣?

劉以鬯在上海出生,一直到解放前才來到香港。剛巧我爺爺的童年也在上海成長,後來因戰事而來到香港,而戰後隻身到上海工作三年,直至上海被解放。換句話說,《失去的愛情》在上海出版之時,碰巧我爺爺也正在上海努力生活著。劉以鬯比我爺大八年,不知他們二人在那個絢麗繁華的民國上海、可曾擦身而過?

小說的虛構世界與過去的現實世界交錯著,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劉以鬯說這部小說是受奧地利小說影響獲得「烟士披里純」,有感而發而漫不經而地創作的 (那個年代的作家不說「靈感」,愛說「烟士披里純」)。這種青澀隨性的創作,反而能夠更直接地觸碰到讀者的情感。而劉以鬯的文字總是有一種超越年代標籤的時代感,七十年前寫下的,到今天讀來也不覺老套。

「美的東西,不一定好;好的東西,卻永遠是美的。」

書中的行文是原版的影印本文字,原整呈現了70年前的字體和異體字。隨書還附上了藏書票,是一本用心之作。唯一令人遺憾的是,牽起這個再版書計劃的出版社是三聯書局。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