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子緣

一個寫作的人。 文字與藝術,無法抽離。 文字創作、旅遊、攝影、繪畫與美食,構成屬於我的故事情節。 憑《生命的交替》獲得第三十屆全港青年學藝故事創作比賽公開組亞軍 憑《藏於心底的說話·合照》獲得「文字創作室」主辦的徵文比賽第三名

《遺失的角落》上集第二章

發布於

        我跟著樂捷下了旅遊巴,之後,他帶我乘坐捷運。我走得很輕鬆,因為阿捷不肯讓我自己拿行李。我雖然覺得不好意思,但卻有一種甜絲絲的感覺,因為在香港時的我,總是一個人自己去承擔一切,甚至把男朋友的生活鎖事都照料得無一不妥。大部分的操重工夫,我也會堅持自己去做,或許,是我太討厭成為弱者,而且,我知道我的男朋友是如此需要我的照顧,我願意為他解決所有問題,使他活得更輕鬆。可是,在阿捷面前,我會放下我的堅強,他替我做的決定,我好像是無力拒絕,他就是一個這樣令人信服的男孩子。

      我與阿捷乘坐電梯,在站內的人群中左穿右插,然後再轉乘另一條電梯,終於來到我們乘車的月台。

    「如果沒有你陪伴著我,我大概會弄不清楚自己該到那個月台乘車!」對於台北捷運複雜的乘車路線,真的令我嘆為觀止!

    「是呀!台灣的捷運不像香港的地鐵,所以你一定要跟著我,不要自己亂跑呢!」阿捷一邊笑,一邊用手輕輕拍打我的頭,彷彿對待一個小孩子般。

     此時,列車已經到站,我倆便一同跳上車廂。

     「你有沒有到過北京?」我倚著車廂的玻璃側門,抬起頭對阿捷說。

      「沒有呀!好玩嗎?」阿捷好像很感興趣似的。

     「很辛苦啊!在我讀大學三年級的時候,我參加學校的交流團,在北京清華大學困苦地渡過了十三日呢!那裡的空氣很差,天氣寒冷又乾燥,令我的手指頭都裂開了呢!不過,我最開心的是有機會走上長城,真是從未試過如此的興奮啊!」

      我留意到阿捷很留心地聽我說話,於是我便繼續說:「最記得北京的地鐵,車廂並不像香港的地鐵般,北京地鐵的車廂內開的是風扇呢!列車開動時,簡直就像一艘船般不斷左搖右擺,十分恐怖呀!」

     「是嗎?我都想去北京看看!」阿捷興致勃勃地說。

     「但是很辛苦的啊!」我扁扁嘴說。

     「怕什麼呢!」阿捷舉起那隻緊握著拳頭的左手,露出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笑容。

      我微笑著,心裡暗暗欣賞著他這種大無畏的精神。我細心地把車廂察看了一遍,看見其中一張椅背貼著一個白色的膠牌,上面寫著「博愛座」。我很好奇,於是便問他說:「什麼是博愛座?」

     「這是給老人家座的。」阿捷帶點佻皮笑道:「如果我很累的時候,我便會裝作不舒服的樣子,然後坐在博愛座上裝睡呢!哈哈!」

     「這樣也可以嗎?」他真是個不折不扣的小男孩!

      捷運的車門打開,我們已經抵達了「西門町」車站。阿捷拿起我的行李,拍拍我的肩膀說:「楚楚,下車啦!」

      我緊緊跟著阿捷的腳步,心情輕快極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遺失的角落》上集第一章

3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