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子緣

一個寫作的人。 文字與藝術,無法抽離。 文字創作、旅遊、攝影、繪畫與美食,構成屬於我的故事情節。 憑《生命的交替》獲得第三十屆全港青年學藝故事創作比賽公開組亞軍 憑《藏於心底的說話·合照》獲得「文字創作室」主辦的徵文比賽第三名

《三個女人的瑣事》單元七:金魚(一個發生在情人節的故事)

發布於

   早前疫情反覆,終於等到維持了十天的零確診個案,阿晴便帶著三歲兒子外出,購買一些日用品。

   在街上走著,見到好幾家餐廳都已經結束營業,阿晴心裡嘆息著:「這次疫情,不知道會令多少人失業呢?」

   兩母子繼續閒逛,前面有家經營了多年的水族店,兒子看見了,立即興奮地跑過去看金魚。

  「媽媽,魚魚很可愛。」兒子目不轉睛地看著在水中游來游去的魚兒。

   阿晴並不喜歡養魚,看見魚缸內的金魚,反倒讓她想起一件不太愉快的往事,這件事是發生在她就讀大學一年級的時候,那天是農曆新年期間,也是西方的情人節......

   「我覺得你對我的態度越來越差!」阿晴在電話內生氣地對男友柏傑說。

  「只是你自己認為是這樣,我並不覺得呢!反正你經常都不滿意我!」柏傑不耐煩地說。

  「你常常說我不滿意你,因為你對我越來越差,我才不滿意你!我認識的男孩都不會對我這樣差!」

  「我就是這樣的,我不像他們對你溫柔!」柏傑有點火大。

   雙方越鬧越僵,好像沒有轉彎的餘地,最後阿晴激動地說:「我們分手吧!」

 柏傑晦氣道:「好吧!」

  對話就這樣結束了。掛斷線後,阿晴的眼淚像決堤般,一發不可收拾。

   過了一會,阿晴開始冷靜下來。她沒有甚麼事情可做,於是想起替阿晶照顧的金魚(差不多每年的農曆新年,阿晶都會與家人到外地旅行),於是便拿著圓形的魚缸去廁所換水。她剛走進廁所,不知怎的,手一滑,玻璃魚缸便跌個粉碎。望著整地的玻璃碎,阿晴心想:「糟糕!唉!真是個極糟糕的情人節!」

   阿晴小心地避開地上的玻璃碎,走到廚房去拿了個飯碗,注入水後,便把金魚放進去,她心想:「千萬不要死掉才好!」

  此時,阿晴的媽媽走了過來,望見一地的玻璃碎,便開始抱怨道:「哎呀!明知道農曆新年就不該幫朋友照顧金魚,現在還把魚缸打破了,很不吉利呢!唉!」

  阿晴覺得心煩,甚麼也沒說,只是蹲下來清理玻璃碎。其母見她沒甚麼反應,嘮叨了一會便走了。

   終於把一地玻璃收進垃圾桶,阿晴也收乾了眼淚,剩下紅腫的雙眼。她內心有氣,沒想到竟會在情人節跟柏傑鬧分手,她想著想著,大概有點報復心理,她打了一通電話給相識不久、對她有點意思的陳慕豪。

  「喂!請問......」阿晴還未說完,只聽見電話內傳來阿豪興奮的聲音。

  「阿晴!沒想到你竟然會打給我呢?有事嗎?」

  「我想去看戲,想問你......」

   跟剛才一樣,阿晴還未說完,阿豪已經搶著回答:「我也很想去看戲!你想看哪齣戲?我現在去買票。」

   阿晴想了想,想起了最近上畫的一齣外語片,於是便告訴他。

  「我現在就去購票。待會在銅鑼灣明珠戲院門口等。」阿豪好像很心急要掛線似的。

   掛線後,阿晴內心有點茫然,心想:「我在做甚麼?」

  雖然如此,阿晴還是換好了衣服,拿起手袋出門了。

   阿晴乘坐地鐵到銅鑼灣,車程在半小時以內。阿晴到達戲院的時候,已經見到阿豪拿著戲票在等她。

   「阿晴,我已經買了戲票。沒想到你會打電話給我!」阿豪好像很開心似的。

   「謝謝你!」阿晴禮貌地說。

    此時,阿豪好像注意到阿晴的雙眼有點紅腫,於是關心地問道:「你的眼睛有點紅腫,有沒有覺得不舒服呢?不如我去買支眼藥水給你好嗎?」

   「沒甚麼事的,只是跟男朋友分了手,心情不大好。我沒有不舒服。差不多開場了,我們進去吧!」阿晴內心納悶,不欲多談。

這是一齣懸疑外語片,雖然電影已放映了超過半小時,可是阿晴根本不知道它在說甚麼,因為她的腦海只想著和柏傑分手的事。想著想著,阿晴不禁在小聲啜泣,身體發出微微抖震。突然間,阿豪把身上的頸巾搭在阿晴的肩上,阿晴有點意外,回過神來,才意會到自己的微顫令阿豪誤會她感到寒冷。她也不好意思立即把頸巾歸還,唯有暫時由它披在肩上。

   不知道是否因為這條頸巾,阿晴突然覺得自己清醒了一點,她完全沒有辦法接受阿豪的好意,她決定不要誤人誤己。

  終於散場了,從戲院出來,原來夜幕已懸掛,大概是該吃晚餐的時候了。

   「阿晴,想去哪裡吃飯呢?」阿豪微笑著說。

 阿晴面上帶點不好意思,一邊把圍巾遞給他,一邊說:「我已經不覺得冷了,謝謝你呢!多謝你今天陪我看電影!不好意思!我約了朋友吃晚飯,不能跟你吃飯了。沒有跟你說清楚,對不起!」

   阿豪顯然感到愕然,也很失落似的,沉默了一會,然後說:「真的不可以嗎?」

   阿晴沒想到他會這樣問道,雖然覺得很抱歉,但也不想一錯再錯,於是回答說:「真的不好意思呢!」

 阿豪語氣帶點喪氣地說:「那好吧!」

「再見!」說完後,阿晴轉身便走。

 走了不到十步,阿晴聽見身後的阿豪在叫喚她,她只好停下腳步。阿轉身面向他,他說:「你還在想念你的男朋友嗎?」阿晴想了想,對他點點頭。

   阿豪也就徹底明白了,只好說:「我明白了。再見!」

   「再見!」阿晴有點如釋重負。

   跟阿豪分別後,阿晴打電話給好友阿陶,叫她出來吃晚飯,阿陶爽快地答應了。進餐時,阿晴將發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向她傾訴。就是這樣,阿晴的情人節才不至於太難過。

(待續)

其他單元可瀏覽以下網址:

https://member.mirrorfiction.com/zh-Hant/book/18540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