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末世界

在下工科生,强行试图谈社会,不专业,请多担待。

说说新西兰的新冠应对(二)

接上篇

上篇说到新西兰动员人民的话语是苦口婆心地动之以情,不断强调拯救生命,而几乎没用战争语言。有人说是因为新西兰没打过世界大战,对战争话语无感,恐怕并非如此。新西兰人参加过两次世界大战,尽管战争并没有打到新西兰本土。

但我觉得问题是,如果使用战争语言,在这里恐怕只会导致厌恶吧。

这个要往大了说一点了,我和朋友开玩笑说,新西兰人第一爱他们的本土特有鸟类,第二爱他们的海滩山林和湖泊,第三爱他们在国际上的道德制高点。

新西兰是个小国,国民对此有充足的认识,因此从经济军事等问题上他们是打心眼里没有竞争性,完全不像中美等国总是被领导世界的压力所左右。但普世价值或者说政治正确的程度,新西兰是排得上号的,我可以体会到他们对此的认同度很高,而这种国际形象也是Kiwi民族自豪感的主要来源之一。和平显然是普世价值的一部分,尤其此时正好是基督城枪击案一周年之际,新西兰人更加不会愿意听到太暴力的话语。

我对此是感到很认同的,因为防疫本来就不是战争,人文和科学的语言才是最适合的,相关论述我自认不能讲得比秦晖老师更好,在此就不赘言了。

新西兰人这种对普世价值的深度认同,和道德制高点不能丢的民族自豪感,也在这次疫情中有许多其他体现。例如这里几乎没有出现排华现象——我不能代表全国所有地方,个别的亚洲人歧视肯定是有的,但我个人是完全没有遇到。还有在提升响应等级的时候,他们很早就开始说要关注lockdown中可能的家庭暴力增加,并为受害者持续提供支持。还有媒体和很多人都关注本土毛利人与太平洋岛民等等会不会更容易被感染,因为新世界的本土人通常来说都会对发展自亚欧大陆的传染病免疫力偏弱,而政府有关部门也在尽力监测和公布相关信息。

在进入lockdown的时候,政府宣布了议会休会,但是为了防止政府的权力无人监管,成立了一个由部分议会成员组成的新冠委员会,其中2/3的成员是反对党议员。然后媒体也当然被划重要行业,可以在四级响应中活动。

这就又回到了我说的那个政治分裂不深,共识比较广泛的点。反对党对政府权力的制衡,和媒体对政府行为的监督和曝光都始终在进行,但没有出现原则性的分歧。

举个例子说在四级响应刚开始的时候,有报道标题是这样的:“Jacinda Ardern把全新西兰人民软禁(house arrest)起来了”结果文章内容“但这是合理和必要的”,还有“我们成了一个事实上的警察国家”,然后文章内容“但我们会共渡难关”,等等。

新冠委员会开视频会议,其中有一部分是直播给公众的,然后用的是Zoom,然后后面又有一段闭门会议,但仍然用的是Zoom。直播的时候标题说“政府的所有操作都在被委员会拿着放大镜审查”,但第二天上了媒体头版的实质批评居然只有“你们怎么可以这么重要的会议用Zoom,安全堪忧!”,总理只好回应说:虽然会议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公开的,没有讨论任何机密内容,但如果安全方面的专家说不应该用Zoom,那我们以后再也不用了。此事就这样揭过。结果今天我看贵委员会又上了Zoom,继续向公众直播………

然后这两天又出了一个丑闻,就是那个去骑山地车的卫生部长,又被人挖出来之前还驱车20公里去了海滩,各种违反lockdown规定。这回实在是闹不住了,反对党不答应了媒体也不答应了,他又是道歉又是递辞呈,最后是总理给他降了职……此事又揭过了。媒体标题:事情过后你再炒他鱿鱼就行了。

然后再看看社交媒体好了,打开reddit:“Jacinda Ardern对复活节兔子问题的回答好棒哦!”

也真不知说什么好了,我墙里上微博看着质疑公祭日的博主光我转发的就炸了两个,墙外上油管看着川普一家胡言乱语,各州应对天差地别,自由派媒体崩溃万分……甚至于上了Matters,没了删帖封号,这政治问题两方的愤怒都真是溢出屏幕。

……再回头看看本地,天呐你们Kiwi这简直就是生命的大和谐。给我强烈的不真实感。


待续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说说新西兰的新冠应对(一)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