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末世界

在下工科生,强行试图谈社会,不专业,请多担待。

说说新西兰的新冠应对(一)

日记实在是能写的不多,我真的就是待在家里不出门。

所以来谈谈新西兰到目前为止的新冠应对吧。对此我一直是比较关注的,现在是天天都在看政府的相关直播发布会,也日常在刷当地媒体的反应,时不时也刷刷当地的reddit。

这篇文章主要是我个人的观察体会,既无新闻性,也无学术性,各位看看就好。


新西兰这个地方,说到头来,对于全球流行病这样的事,是有巨大地理优势的。孤悬南太平洋之中,人口不到五百万,离最近的澳大利亚,也比你想象的要远一些。你要是玩过瘟疫公司的话,可能都有过卡在新西兰的失败经历。因此疫情的严重程度,和应对的及时程度,都占了这方面的大便宜。

作为一个文化上的西方国家,新西兰并没有能够摆脱西方中心式的思维方式。我和许多朋友这些日子里都在痛苦地叹息武汉曾经历的种种人间惨剧,正在西方很多地方一集集地“重播”,因为人与人相通的能力实在有限,即使是全球化如此的今天,尤其是对于第一世界来说,那种第三世界的遥远灾难只是一条不重要的新闻的心态,是非常普遍的。所以新西兰所占的便宜是,当消息从中国传来的时候,未必比西方世界其他地方更重视,但当北半球的西方世界从意大利开始真的一个个“沦陷”的时候,那种这只是第三世界遥远角落的事思维被戳破了,而他们开始行动还来得及。

事实上正是如此,当新西兰最初的确诊病例出现的时候,意大利已经病死率激增,而总理Jacinda Ardern已经在发布会中说“我们不想像意大利那样,我们要向韩国,台湾,香港学习”。

这时候忍不住插入一点属实和疫情关系不大的:这句话在一些在新华人群体里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包括一些我认识的人。因为总理的原话是“countries like South Korea, Taiwan and Hong Kong”(具体这三个列举的顺序我可能记得不准确),然后就自然惹来一通愤怒,你怎么可以称香港台湾是countries呢云云。以至于发展出要求道歉,还有一两个国内媒体报道,等等。但一向到处开炮的外交部好像没什么反应,新西兰人自己更不可能有反应,于是Ardern当然也就没当回事。至于这一用词本身……我只能说我也没什么反应。

不过也说到头来,部分华人,尤其是我个人接触比较多的新移民群体,对Ardern的痛恨由来已久,这一次又是戳到了他们的G点,自然要多嚷嚷几句。

而我个人来说,其实对新西兰的政治分野仍然知之不多,只好以传统的工党VS保守党思维去看他们,Jacinda Ardern是工党人,又是女性,自动得到了我的好感。而之所以到现在我还是所知不多,我得自辩一下,部分是因为新西兰的政治相比于美国等真的是没那么极端,政党之间的左右鸿沟没有那么深那么宽,民众也没那么分裂,人们在基本问题上还是以共识为主的。

这个政治分裂不深的现象,与很多事都有联系,后续慢慢说,且先回到疫情应对。

像我说的,是意大利的遭遇打醒了新西兰,而靠着地理优势,这时候醒来似乎不算太晚,而且这时候高分低分,往左往右的作业样例全都有了,各路专家学者更是齐上阵给出建议。于是便有了四级响应系统,还很快进入了全国lockdown。

说来在英国疫情开始蔓延那个时候,新西兰也跟过全西方的风说要“压平曲线”,尽管那时候新西兰还根本没有曲线,听得我吓了一跳,深深担心他们步英国的后尘。但没过几天,话锋就转了,改为我们要靠保持距离,及早果断激进地响应,来“打断传播链”和“把病毒挡在外面”。

我在这两周里持续关注新西兰政府的发布会,体会是他们真的在学。这个从“压平曲线”到“打断传播链”的策略变化,是在观察他国现实和听取科学意见的基础上做出的决策。另外,在宣布即将进入全面lockdown的前一天,有医学界联署要求尽快提升响应,强调短痛可以预防长痛,此时不做,很快就要来不及等等。那些联署人士有没有得到政府的直接回应这我可能是错过了,不是很清楚,但现在总理和各位部长的说辞和他们的点是相当一致的。

民众在这个问题上,基本上一开始是疯狂恐慌,指责政府不重视,到了政府终于积极响应的时候,也就瞬间得到了相当普遍的支持。尽管存在不当回事的年轻人,还有些不停试探底线的狂热户外爱好者等等问题,但真是谢天谢地,此地还真没有经济增长繁荣至上死亡邪教徒。

在宣布lockdown前的倒数第三天,我已经在采购必需品,做好了在家待一个月的心理准备。那时候囤货已经相当普遍,超市里开始有紧张气氛了,但有趣的是完全没有发生卫生纸短缺,首先缺货的是疫情直接相关产品,免水洗手液什么,各类消毒剂什么的。然后会时不时空货架的是肉类和面粉,然后还出现了非常戏剧性的蔬菜涨价。我和朋友吐槽,说你看看,新西兰人的重点可是比澳洲人明白多了。

至今不是很懂抢购卫生纸干啥。友人提醒:大概因为你是女的。我:好吧,有道理。

回到政府的策略上来,其实我很关注的一点是,各国分别用什么样的话语来说明他们的应对,说服和动员他们民众。很多国家的话语是战争的,如中国便是,“战役”是标准用词,川普也宣布自己是个战时总统。但新西兰这里却真的极少用到“war”这个词,他们的办法是不断地重复:待在家里,这是为了拯救生命,保持距离,这样可以打断传播链,保护我们最弱势的群体,保护老年人和免疫力不足者,对人友善,多打电话,保持距离,拯救生命,待在家里,遵守规则,要友善,照顾你的老年亲属,但是保持距离,待在家里,这是为了拯救生命。等等等等。4月1日有个媒体统计了总理在一个星期里说了多少遍“待在家里”,结论是32次。

对于耐不住寂寞总是想趴体的年轻人,他们不停地说请想想你的老祖母,对于狂热的户外爱好者,他们强调现在救援能力不行,安全起见请你还是待在家附近。不过这新西兰人对户外的执着也真是……每天的记者会都会有相关问题,期间还有一个卫生部的官员,跑去离家两公里的地方骑山地自行车,被一通痛骂,只好出来道歉。


写不动了,待续。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新西兰封锁日记 3.29

疫情与失语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