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末世界

在下工科生,强行试图谈社会,不专业,请多担待。

说说新西兰的新冠应对(三)

發布於

许久没写了,在这个看起来很有希望,同时又担心着被傻子们带进沟里的日子,决定继续这个系列。

昨天从开始封锁防控后第一次达成了0新增,今天又达成了连续第二天0新增,但这也是从四级降到三级的第一周,如果降级导致了新的传播,那么其实消息还要在明后天才会逐渐到来。

这几周的我看和听了一吨的英美和新西兰媒体,稍稍比以前对新西兰历史、文化和政治多了点了解,也摄入了不健康量的各地疫情相关报道,总结一下大概是心情在“这真是人类之光啊”和“不说美国这个德行了,连你们浓眉大眼的新西兰人也这样,人类可怎么办”之间做摇摆运动。人类之光那些部分基本上在以前的文章里说了,今天不妨就来说说人类可怎么办的部分……

四级降到三级的主要变化是,非必须产业也可以工作了,只要能保持员工之间的距离,零售业如果能达成和客户没有近距离接触,也可以开工,这就包括了快餐drive-thru和外送,结果是,三级开始当天有很多人凌晨开着车跑去排队!买!麦!当!劳!这倒也罢了,毕竟drive thru,大部分人都自动被车分隔,但也有那种汉堡店门口挤挤攘攘的排队的,真的令人好生无语。到了三级第一周的周末,24小时内警方居然接到了700多个关于有人在家开party的举报。最后开记者会的部长都受不了说起了脏话,不要做个傻子(idiot)。

还有一个有趣的事是,反对党领袖在Facebook发了一条长帖,从各种奇怪的角度批评政府的操作,既批相关准备不足,又批评降级太晚,来回绕了半天,看完我头晕了三分钟没搞清楚他到底在说啥,然后reddit的评论家们给我解释了,这叫政治挑刺(politick),更有一个朋友说“他对待公众就像是小孩在打拳皇,觉得自己只要疯狂按所有的按键,早晚能按出一种能得到投票的组合”。

这位篇文章遭到了很多批评,甚至此后几天里有传言反对党内部想要趁大选前换掉他,不过后来也还是不了了之。不过提这次失败的挑刺,并不是想说政府的做法没有争议,恰恰相反,政府的每一个决定真的都是步履维艰天天争议:有人骂流感疫苗接种是个“灾难”,尽管实际上接种率已经远远超过往年;每一天都有人要问为什么现在是三级?为什么还没有到二级?为什么不延长四级?各种行业补助包一个接一个,而每一个得到的评价都是远远不够;有三个护士确诊了新冠,几乎便要搞成一出丑闻……

刚开始封锁的日子里,我其实感觉这总理说话有理有据,不用时时刻刻以批判验光看政府挺不习惯的,也时时惊叹新西兰和谐社会,人类之光。但随后的日子里,随着人们越来越多地体会到封锁的艰难,在四级到三级这一时期一系列剧情和相关讨论中,我其实焦虑地意识到新西兰还是走在危险的边缘,大概也只有这一次机会来达成“消除(elimination)”新冠的目标。

在确诊数据逐渐走低的日子里,不管是从侥幸心理,从经济民生,从个人自由,从想吃麦当劳,从不开party就憋得要疯的自私的傻子的角度,我开始明白,并不是说看情况调节开放度,调到哪里就在哪。四级降三级本来是个渐进的措施,但就是有相当一部分人觉得就此胜利可以party了。这几天的0新增要是能维持住,那倒也罢了,但完全靠的就是狗屎运,如果那些排队买汉堡或是开party的人里有个感染者,二次爆发就已经在潜伏期了。然后绝没有二次爆发那就二次封锁那么简单,这段时间对政治资本的消耗已经很大,已有的成效可以获得一些信任和支持,但如果数据开始抬头,那也会很快招致更汹涌的批评,新西兰政府很可能根本没有力量第二次动员起民众遵守四级封锁规则。运用国家强制力去实施,那恐怕更是在政治自杀的边缘试探。即使你实际上避免了更大的灾难,这也是永远无法证实的,即使世界的其他地方天天上演着恐怖故事,总有些人只想开party。

这些问题相对来说在新西兰都是不太严重的,因此我们才有此刻的0新增,如果运气比较好的话,也许就能elimination,那么再过几周也许就可以全国开放,成为一个西方世界自由民主的胜利案例。但与此同时,同样的问题在欧美国家要更加严重得多,而且还要叠加很多其他问题。

这两天听了两个秦晖老师的讲座,他提到抗疫中的低人权优势和现在民主国家的问题,我赞同他所说,此刻就是隔离做得越彻底,应对疫情就越有效,而低人权在此的确有优势。但我并不赞同他认为民主的问题仅在制度层面的观点,这段时间对各个西方国家包括我们纽村的观察,其实我最大的收获是越发明白民主的核心力量是什么,要让一个民主国家团结抗疫,靠行政权力是完全不够的,实际上靠的是长期养成的国民素养和价值共识。

之前看了一个对纽约州长科莫的采访,很说明问题,他说我为什么一定要公开透明,是因为如果我不让纽约人理解这个事的严重性危险度,不把问题讲清楚,那我是完全没有力量来让纽约人待在家里的,纽约人对封城的第一反应就是:不。这就是问题的关键,宪政限制了政府权力,在保障民众人权同时,也会在某些特殊情况下降低整个社会应对紧急情况的能力,这不是靠一个临时的紧急状态和扩大“群域”能解决的,要弥补,只有靠社会有共识和信任。社会是分层复杂又对立的,人们有着不同利益取向,但却非常需要共通的核心价值,人们要能主动理解发生了什么,接受这是两害相权的事实,并同意哪个是其轻,才能团结起来。

所以新西兰总理不停地在强调的是,我们的封锁措施不是抗疫和经济之间的选择,而是两者兼顾的降低损失策略。新西兰的情况算是很好的了,主要问题也就是个侥幸心理。但如果有很多人不相信政府说的任何话,不相信科学,不相信公共健康机构,不相信媒体,对所有事都要用阴谋论来解释,这是政府想要剥夺我的自由,放开了死人能拯救经济,新冠是5G搞出来的,主流媒体全都是假新闻…… 那么政府的一切措施只能招来更多的反弹,而越多的人群聚集抗议,就会有越多的疾病传播和死亡,但这却不会让阴谋论者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反而会给他们把所有糟糕的结果解释为政府失败的机会,这正是在美国很多地方正在发生的事。

美国现在的问题,不是民主制度的失败,也不是川普个人的失败,而是社会的失败,其社会现在已经分裂到了左右之间无法对话,拒绝对方的一切的地步,各种机构和制度(institutions)都在失灵,因为信任和共识没了。这些问题都不是因新冠而生,也不是因川普而生,和制度有联系却没有简单的因果,秦晖老师一定会反对管着叫文化,但确实和一个民族共同经历的历史也有关系。

唉,一下子扯远了,说到头来,也还是并不知道人类可怎么办呀。

祝愿新西兰好运。


说说新西兰的新冠应对(二)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