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末世界

在下工科生,强行试图谈社会,不专业,请多担待。

新西兰封锁日记 3.29

發布於

三天来的第一篇,毕竟在家待着,个人生活上能发生的变化实在有限。

要说有啥变化,我常年坚挺得自己都觉得奇怪的微博突然被禁言了,算是一件事。不是很想具体地猜测禁言的直接原因,因为那也是自我审查的一种形式吧……但或许可能是因为转发了一条文革相关的微博——博主已经炸了,而我禁言15天。

好在小号早就有备下,且拿出来用着,前两日还和朋友激情演说了一通在满坑满谷的自热青蛙之间坚持泼冷水的意义,目前还没有被打击到想要闭嘴。

而外面的世界还是变得很快。

中国突然限制入境航班这事,我刚听说时竟还没反应过来意味着什么,毕竟个人早已打消了回去想法。然而友人中身在国外的实在不少,很快就听到了不少机票被取消了三次,和售价上万美元却仍然抢不到的票的故事。迟来地回忆起自己留学时的穷境,才真正意识到这是多么可怕的消息。

而另一边是国内将数字稳住的巨大压力。当然还有个人的恐惧,还有偏见,还有恶意,但老实说在我看来这一切的核心真不是每一片雪花,而仍然是房间里的那个克苏鲁。

好在直接熟识的朋友都就地安稳地自闭,尚没有被直接打击的,他们还有外卖点呢!倒是我这儿,新西兰的lockdown干脆关掉了所有的餐馆,禁止外送,连面包房都关了。

说来,要说公民在外意图返回的量,新西兰自然和中国差出好几个数量级,但占人口的比例恐怕绝不低。很多新西兰人恐怕情况也十分堪忧,尽管绝无限制他们回来的意思,却毕竟旅行本身有困难,而太平洋小岛也实在国力有限。新西兰政府甚至在请求澳大利亚给移民那边却因疫情失业的新公民发给补助。

澳:不行,但是我们可以商量一下把他们塞上飞机送回给你们,昨天一架特别来回运侨航班已经飞了一趟。

可我看这些做什么?我是中国公民,贵新的safety net也没我事。

且苟过这一遭。

唉。

国内疫情两个月,令我家三个长辈都变成了面点大师,昨天我终于也开始试图踩雷烘焙,然而果断地发面失败,最后发了一夜也没起来。算了算了,放弃,揉面这个工作实在是太艰辛了,能买和面机的店也通通关门了。

下午经朋友提醒,开始听古典音乐,安抚心灵效果真的拔群。直到听到一首熟悉的曲子,我满脑子里开始播放起了猫和老鼠。猫和老鼠是个好作品,但它永久性毁掉了我欣赏某些古典音乐的能力。而且还暴露了年龄。

新西兰这边发起了一个民间活动,把泰迪熊摆在窗台上,给路过的小孩看着开心。本来刷新闻看到时没当回事,然而今天出去放风的时候,一抬头就见邻居窗口放着一只熊。绕着小小的区民区走了一圈,一路上居然数到23家窗里放了泰迪熊和其它毛绒玩具。

图片来源Stuff,新西兰媒体

人口密度低,阳台音乐会大概是比较困难,但却享有了可以出门散步的优待,那这样也很可爱了。回家发现自己真的没有任何玩具公仔,只好把一个绣着眼睛长得比较萌的猫玩具摆在了窗口。

然后得知了新西兰第一例死亡。

希望一切能尽快好起来吧,这里真的值得更好的。

巴黎的疫情记录(2):疫情爆发,究竟谁之过?

封国!28日起禁止外国人入境,大幅削减国际航班!中国出手严防疫情“倒灌”

【我的寫作空間】萬水千山,只求能平安回到這裡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