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dle

Matter是用来戳疼自由主义者的.尤其是现在.

劝香港左派同胞书

假如愿意听一下不同的意见和愿意思考一下现状的青年。可以尝试用这篇文章的角度去了解一下。

假如还认为香港运动的暴力性还是因为警方和北京被迫造成的。大陆人民还是因为ccp的洗脑造成的。那这篇文章就很不适合你们。


前提:我们为什么重视历史

对于一个中国默认的观点是谁能正确的解释过去谁就能正确的预测未来。对历史的解释权在国内一直都是话语权争夺的重点。

不能解释历史的政治理论在中国是完全无法入流的。更何况基于偏见和虚假的历史理论。同样即使对历史正确解释但是对未来预错误的理论同样也是不合格的。在大陆所有政治流派中。我们第一件事情就是查询这些流派的代表作在过去对于未来预测的部分。假如预测和现实差距太大。这个流派会慢慢失去对中国的影响力。

这个事情是事实发生的。传统意识形态化的马克思只能解释建国和西方历史。能解释产业资本造成的经济危机。却无法预测西方走入金融资本时代。产业资本可以转成金融资本。金融资本时代是什么样子。怎么获利。普通人受到的影响。都没有预测到。这就是传统意识形态的马克思势弱的原因。

同样对于某个自由主义市场主义流派。即使也被大陆官方意识形态化后,其信徒活跃于各个金融机构和大部分中产和大资本中间。但是自由主义者没有预测08年危机。也没有提出解决办法。直到最近也没有预测到逆全球化。以至于当真的出现逆全球化的时候。自由主义者根本无法适应。甚至连思想准备都没准备好。贸易战可是集体让自由主义者别边缘的原因。

毕竟当现实和理论不一致的时候。你要么选择事实选择改变。要么选择绝望选择偏激。这也是某地同样极端化的原因。

至于香港的主流意识形态。即不承认殖民化的历史。也不承认中国这些年的努力。以至于当主体思想根本无法预测大陆的政治举动。同理。大陆也是来着不合时宜的马克思主义理论来解释香港问题而忽略香港实质问题。直到这一次问题完完整整的暴露出来。才意识到意识形态化(归结于经济问题和殖民化来)看香港问题是完全错误的。

工具化还是价值化的政治理论价值。

在香港人看来。民主是一个价值的东西。只有普选才能给予政权的合法性。同样其他的任何形式的民主都是对这一合法性的背叛。这是典型的价值判断而不是依赖实际情况的判断。

当这种价值判断是真的贯彻一生的价值判断吗。我看未必吧。真能够为了这个价值判断走下去?至少对香港上一代人(基于实业工作的老人)的割裂都已经出来了。

当现实证明香港的民主和自由民主的承认的部分都是因为北方的原因?是没有个普选造成的?我就想问。有考虑过实际情况吗?那中国人民没有普选它有崩溃吗?伊拉克有“民主”。他没有示威吗?假如你坚信自由民主对现代中国好(人民获得感和人民安居乐业过得很好)而不是价值判断(自由民主好)的好。那请举出一列跟中国类似原住民很多,只经历过殖民或者半殖民的社会。我相信中国人民也会主动学习。

我举出这么多。只是证明香港对于民主和自由的坚持实际上是价值化的坚持。而且还是脱离世纪社会价值化的坚持。

这种全民狂热的意识形态价值化指导社会规则的时候也存在于中国的文革时期。那时候没有保障部分人的权益是某种意义上的黑点。但是又能如何说中共的文革是错误的不尊重人权的。而现在在香港的黑小将们是为了支持民主"被迫"做的放火堵街。是没有错的。不能双标啊。



香港:

风能进。雨能进。美国英国也能进。就是大陆不能进。

我先强调一个事实。法制基础是法制能被强制执行而不是法制是人的信仰。

我们提一国两制的时候。要明白。基本法是香港政府和北京政府签立的,不是和英国政府签订的。法理权都在北京政府。以至于北京政府是有实际权力可以撕毁这份协议改成一国一制。那这份法律的实际保障是什么。是驻港部队以及背后的解放军。而不是与英国的共识。与美国的共识。

以至于希望大陆尊重你们认为的"基本法"的时候。也至少考虑一点。北京政府到底想要什么。你们用什么来交换。用美帝对香港的金融行业的制裁来交换大陆对于基本法的"尊重"?

同样第二点。当你们想要美国英国能合法合理的参与到你们的自由民主运动的时候。那你有什么能力拒绝中国用基本法和加强行政权来行使中国的影响?靠全民的反中狂热?还是靠金融资本和律师协会在那里偷偷支持的自由主义者?

一国两制不是一国两治。制度不同不代表不服从中央政府的治理。你们想要的东西真得到了北京是可以翻桌子的。当北京不给你们想要的五大诉求的时候。你们也可以选择翻桌子。也确实在翻桌子。但是谁更疼了。这是真的考虑价值判断的时候到了。(真愿意为了一个民主的香港而接受一个攬炒的香港?)


香港运动为什么没有引起大陆人民的共鸣?对香港运动的性质探讨

香港一直在内地很多派系看来。属于大陆政治的阴面。当大陆政治出现问题的时候。香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能进行规劝。

中国是一个经济上还是割裂的地方。有些已经进入金融剥削阶段。有的还停留在人情社会。有的农村还退化成黑社会。但是这个阳面太大,阴面太小。小小的城市长期接受大陆的负面影响。

以至于当和大陆进行剧烈的意识形态对抗的时候出现了各说各话的情况。

一个提政治激进理论构建的遇到了中国的保守意识形态。双方接受的事实自然造成了鸡同鸭讲。以至于相同的事情:新疆问题。香港人只看到了压制。极权。和对于民族文化的毁灭。而中国人看到的是一种对于历史的恐慌。无法控制和消灭的宗教就会有人群的恐怖和屠杀。那这样基于割裂的认知怎么可能动员大陆的保守主义者。动员大陆的保守主义者。必须要告诉保守主义者。用你的意识形态和制度。我们可以更富裕。活的更好。有更多的相对自由。

而同样。作为大陆的左翼。虽然能理解很多观点。但是也在反复告诫的是。制度和意识形态本生本来是经济派生出来的产物。而不能脱离经济环境和社会环境尝试做理想国。我们追求平等和经济自由。 不能在讨论问题时候按意识形态去讨论。更不能按西方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来回答。这样的意识形态讨论变成了"做不到西方那么自由和富裕"="学习西方制度不到位"。这无解于问题的解答。

最后回答一句。

香港的这次运动。对于大陆民族主义者。香港运动公开反对国家治理。这是典型的政权分裂行为。等同于港独。无法获取民族主义者的共鸣。

对于大陆保守主义者。香港这次运动纯粹是政治暴动。反而有害于社会秩序和经济发展。非常典型。无法获得中国保守主义者的共鸣。(逃离大陆来香港的很多就是无法接受大陆激进的政治运动的)

对于大陆左翼来说。香港运动用西方自由主义来取代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并没有任何先进性可言。中国怎么可能放弃一个对资本还能压制的体制转而去寻找一个对资本友好的体制。香港运动有提出新的经济关系和自己组织新的经济关系吗?带有退后性质的运动怎么可能被大陆左派所支持。

最后对于大陆的自由主义者。不好意思。他们的话语权已经被剥夺了。因为他们解释不了中国的腾飞也解释不了贸易战。更加回答不出来:现阶段选择更加自由的自由主义对普通人有什么好处。倒是能回答对金融资本的好处。


规劝香港左翼

对于左翼:香港不存在任何事实的革命基础。北京政府也不是被革命的对象。金融资本越完善,产业资本越弱。真正的敌人应该是过度追求资本收益率的资本社会和意识形态。造成了黄金时期的香港工业流向了中国。香港已经没有产业工人自然没有左派革命的条件。

革命从来不是要去证明暴力能拯救一个社会。而是要证明没有现有制度我能创建更好的政治制度。然后才有其暴力的正当性。显然香港的这次运动没有主动的讨论这个问题。也没有回答没有北京政府没有大陆经济,香港活的更好的问题。

当然同理。在全球化的世界中连中国都没法证明没有美国能活的更好。

我们应该追求的是资本主义的改良。把大部分的市民转成同志。是直接的提出经济上的政治要求,宣传其被香港金融资本剥夺造成的产业奔溃和工人阶级下降的事实,而不是先联合各方别有居心的势力把北京踢出去。(至于追求政党的独立性那是后话了)从历史上看:一个弱政府+民主体制更不利于其香港在经济和制度上的进步。只会变成一个表演型民主社会。正如台湾走下去的路一样

大陆部分

到底怎么去理解大陆的问题。

相信也接收了那么多关于大陆的问题。包括理性的也包括造谣的。这些不多说。中国是个巨大的国家。地方发展不均。各个思潮此起彼伏。不是简单的一个共产党+极权就能说清楚的。相比某个小小的城市。就已经有这么多派别了。相对这一点。大家应该还是能理解的。

中国有很多言论上的限制和获取信息的限制。其实主要是二共的合法性理论问题。和官僚主义问题。官方理论薄弱。官僚害怕社会影响而采取的一刀切。但这个问题其实不是只有中国存在。全世界都一样。扎克伯格不也上了美国国会吗。然而我作为左派是强烈反对的。必须与世界开放交流。才能发现其西方主义的虚伪。开放也不会造成现在国际话语极其其薄弱。要对中国有理论自信文化自信。

至于大陆不支持女权,不支持LGBT,不支持#MeeTo等西方的运动,明显这些运动不适合国情的。脱离经济基础而争取权力迟早会让问题无法解决而无法解决的问题会让政治变得极端化。黑命贵问题就是因为表面上言论自由的尊重而实际上经济的隔离和教育的不肯投入造成的。这样的社会迟早还会继续割裂。族群政治的选票可比做经济的选票容易的多。相比之下,新疆的做法就好多了。不是有维吾尔族自己都承认"继续教育营"的工业化培训是现阶段最好的办法吗?

当我们中国讨论女权问题的时候,几个女权主义者从经济和生活方式上讨论过根源问题?有几个讨论过中国女性地位的历史?有几个讨论过资本主义社会男性的弱势。甚至还有的要强化资本主义和消费文化对男性的剥削。这些不是一个口号能解决的。这是要经济发展。生产模式改变才能造成的。还有还要弱化资本的定价权等操作。而不是一句体制问题和中国对这些政治团体的限制就可以回答所有问题。

大陆有很多问题。我们不能忽略这些问题。我们也在想解决问题。但是我们既要和官僚和现实做斗争。也要和美股和金融资本作斗争。要看到这些斗争的复杂性。也要看到中国在二十多年动荡中改革构建的中国亲资本政治体系在未来下一次进行改革。同样造成的动荡。

最后可以看看这个:https://matters.news/@friddle/自问自答-关于大陆的政治思潮-zdpuB1gBB8ytjAfyPq4Aay3m1M4tq1HFFkPf1LQA3AmsWcfEF



到底是什么是共产党,共产党是什么?

作为半个反贼。我作为半个马克思主义者当年坚持没有入党。我认为入党是投机主义者的一场声势浩大的个人秀。而我反感这个。我甚至直接嘲讽我同学。你作为一个党员。连资本论都没看过。还有意思跟我提共产主义?

有时候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回到一共当初。当你要民族独立自主而国际属于冷战的时候。你就要放弃民生坚持走先军政治。苏联的重工业武器装备在当时的冷战国际条件下。你能不要?不要。又一次被西方殖民化。要。军工业不打战有啥用,卖给谁?农村需要吗?那工厂怎么养活? 

以至于反对一共的人不知道一共的问题是什么。是政治极化造成的人权问题?还是假如不政治极化就无法发展独立的工业化问题?

二共的问题是什么了。摸着石头过河。搞产业经济搞市场经济可以按着西方19世界的历史经验搞下去。但是市场经济出现的问题怎么解决。怎么综合各方面的利益。综合地方与中央的矛盾。怎么综合农村和城市的矛盾。怎么改善农民和工人的弱势地位。都没有理论只能尝试着搞出来。现在问题是金融资本主义怎么搞。怎么平衡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矛盾。都没有主动探索主动预测。而是被动的去解决这些问题的。所以出现了很多很多的社会问题。

说回来:当我们讨论共产党的时候。假如集中于集权和权斗的话。那么失去厚重感。既不知道过去中国过去做的牺牲。也不理解中国为了工业化的付出。而只知道强调中国作为一个文明社会需要向西方一样承当西方的"社会责任".

而且反对者不该把一共的问题二共的问题和三共的问题堆叠在同一个主体上。更不要把亲资本的体制和政策造成的工农阶级问题解释为中国的集权。也不能把独立的工业化采用的剪刀差政策简单解释为人权问题。这无利于看透问题的本质。而只是在沉迷于价值感的判断和来自于北京的负面信息中无法走出。

在大陆。我们更加关注与三座大山。教育。医疗。住房问题。这些问题就是我们关注的重点。这些做不好就是大陆政府的问题。而不是什么压制Metoo和言论自由等问题。

我现在就反对地方甩锅的教育政策。关注南京政策和豫章书院等问题。而不是某主席的几届连任问题。


大陆的未来预测

大陆和美国就是互相去依赖。各自做自己的主导化的全球化。

贸易战是个长期的过程。中国需要自己的农村政策和农业投资(非农业政策)。一带一路等政策。消耗掉自己的过剩产能。也消耗过剩的金融资本。同时加强亲民生和亲生态的经济体制构建。

这个过程是痛苦的也是必须的。去除对西方资本和市场的依赖必然是一个刮骨疗伤的过程。

中国的楼市在会走钢丝的状态下会出现反复。通货膨胀也会出现不停的反复。这也是都会是必然的代价。

至于美国。美国是否能竞争成功。就看美国自己制度的纠错能力了。看到的是作为一个整体的美国还是一个金融资本控制下的傀儡美国。


哪些政治理论有很好的预测和指导了

强推温铁军:youtube上都有讲。去依附。告别百年激进。十次危机。三个都对中国未来有预测。而这些预测都基本准确。

再推马前卒:马前卒关注现代中国的新闻。可以通过他的视频了解现在中国的社会情况。

最后推姬轩亦:以文明为中心对未来的预测和未来的理解。也是预测和解释了很多事情。

自问自答。关于大陆的政治思潮

关于民主和政府,混本论坛的一些观点总结

大陆90后来谈谈为什么大陆人不要“民主自由”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