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那個人

Ecce Homo!

愛的秩序

發布於

我爭取把自己從一切社會和他人定下的標準中抽離出來,找到一個真正能讓我超越歷史、時空、政治與社會限制的自由的狀態。


我得到的這個答案是: 愛天主的意願,勝過一切。


有愛天主的意願,信德是在先確實的,即承認天主的存在,隨後望德是希望分有天主的善,也即一顆愛心,愛德就是前兩步的結果。


愛天主是一切善惡價值評判的準繩。不是某種履行義務,也不是某種結果,甚至也非某種信念。人們評價一個人好或壞,一個行為好或壞,一種狀態好或壞,全看人本身是否有愛天主的意願,或是否正在愛天主。在這個意義上,信念倫理和責任倫理通通要丟到火里,這兩者在我看來甚至是曲解了愛天主本身。


愛不是一種義務,而是一種狀態。愛無法通過執行義務而實現。


愛首先基於人的心地是否足夠謙卑、單純,願意放棄除此之外的一切。當人放棄了這一切,並自己向天主敞開後,祈求天主施予愛,愛心便會出現。隨即便是各種行動。


我們評價一件事好壞與否,一個人的狀態,也全憑這個標準。一個人若是把各種義務執行得非常到位,但卻沒有愛心,我們便可以說這仍然是非善的。義務易於執行,愛心卻難得。沒有愛心的義務執行,便成為自我稱義的源泉與法利賽人的酵母。


一個人沈迷電子射擊遊戲,我們說這不好,不是因為這會影響學業,而是說沈迷於不斷地殺戮、即使是一個虛構中的狀態本身會損害人的靈魂,色情片亦然。一個例子已經足夠。


任何其他的實踐哲學在天主設立的價值面前也都顯得可笑了。Konservatismus保守的是傳統和文化,Liberalismus保守的是個體權利,Sozialismus保守的是人人的幸福,這三種思路,沒有一種是在保守愛的。它們通通是不可信的。國家和社會也不應建基於此。我構思的是一種由愛的秩序所建立起的社會。新的秩序是這樣的,凡自高的 ,必降為卑 ;自卑的 ,必升為高。也就是說,社會將有四部分人構成,具有駕馭作用的是最願意虛己的人,最類似救主的人,如聖方濟,而不是狂妄自大的人。這類虛己的人,也即僧侶們,最大的愛者,自己無法構成一個社會,因此需要那些力量充沛的人做外圍的保護,也就是說戰士團體。勞動者的數量通過技術擴張可以縮減,勞動將作為培育人格的職業而非壓榨人的職業而存在,還有一些土豆們,他們想一輩子什麼也不做就安逸的活著,這也沒問題,多樣性將得到充分尊重。知識人負責協調這一切,維護各團體的交流溝通,文化知識的積累……


出於愛我們可以做一切事,但是這無法制度化。我們可以要求一個沈迷濫交的人改過遷善,也可以要求一個冷漠的人悔改,這才是真正為人的益處而行的。個體與個體之間的壁壘將取消,沒有人再可以出於“這是我的權利“的理由做惡事,也包括墮胎、自死、快樂死亡等。這麼做的人將會被迫切關注,而非忽略。


道德上的權威系統將得到重建,懺悔聖事再次推廣。出於隱私保護,沒有人再有權利實施網絡曝光,道德內在性與人格尊嚴將充分由懺悔聖事來保障。


與此相對應的是社會規訓系統的全面解散。義務教育體系、心理學診所、精神病院、濟貧院、勞教所,它們將通通消失。民眾將不再需要“被治理“,人口數目、生育率、房事時長將不再被關注。能夠數目字化的事物將減少。教會法將得以推行。


犯罪的人仍然需要進入監獄受懲罰。現代社會的規訓與懲罰抽離了愛,變得空洞而無指向性,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一個人“能夠適應社會“。這固然是監獄制度的一個職能,但是不可忘記對於犯人們的良心教育。肉體懲罰是否合理?死刑是否需要保留?


一個愛的秩序仍然充滿了出錯的問題。問題即在於人的內心無法由社會規制,社會只能提供給人一個較好的環境有利於人們產生愛心。舒適的環境是這樣的環境嗎?未必。舒適也有可能導致人們的心變得愚蒙,沈淪於物質享受中。但是嚴酷也是不必要的。人人都有逆反心,暴力往往起到反效果。


那些激發仇恨的學問將沒有必要在學校和教堂里出現。類似於種族主義、階級仇恨學說、性別戰爭學說、族群與文化仇恨學說(包括對古典文化的詆毀)等等,它們將會被在一次盛大的儀式中被象徵性的燒毀,然後人們會自發地唾棄它。


異端人士固然會繼續出現,他們也會騙走許多羊群的靈魂,影響個體和群體的得救。那麼怎麼辦呢?裁判所需要重建,對於異端的審理,幾百年來的法制經驗已經足夠充分了,我們不需要探討更多。一個人是否被判刑是次要的,問題在於其學說是否能被收回、其影響是否能得以遏止。出版審核是沒有必要的,大量出版和網絡審核員將失業,他們的工作是無意義的,因為他們沒有能力判斷全局。我們沒有辦法審核動機,我們只可能從結果出發。


家庭將會被重視。結婚和離婚都會變得很難。民政部門將不再被允許認可一幢婚姻。所有的婚姻只能通過教堂舉行。同性戀者的民事結合可以通過民政部門無阻礙的進行,婚姻與其無關。兩套制度并行。社區將得到重建,建立在家庭的單位上。對孩子的教育,不一定要是義務教育式的培訓。高考或許可以被取消。人們不再需要强制被教育成爲一個國家的“公民”或者未來的螺絲釘。農村、大自然本身已經是一所最好的學校,自然之書即是天主的啓示,因此在農村,教育將以自然與勞動作爲主題。另外一方面是基督徒的培育,在兒童教會中,小孩子們最先學會如何互愛。


愛的秩序絕不僅僅是慈眉善目的,絕不會是自由主義式的,這樣的國家早就有了,美國就是。我們知道這一點無法完成愛的秩序之構建。在個人性的愛的行為里,社會因素可以被忽略,人可以全然聖潔。但是考慮到公共秩序,則必然牽扯到很多人所不願意的問題。


君王、資本家、大學教授、主教們、政治家們、軍方領袖、勞動者代表、修會代表、社運環保人士們將被邀請來參與這樣一種秩序的構建工程,我們將盡最大可能爭取最大多數的妥協和理解。除開秩序的破壞者外,沒有誰會被排除出這個秩序。具體參見🇵🇹薩拉查政府的新國家體制。



這樣的秩序不要求建立一個烏托邦,它的任務是推進福音的傳播與社會的公義、人與人的互愛,並等待天主國的來臨。


待完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