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時料理小P

書時料理是一個Podcast讀書會 每週兩小時,幫你養成閱讀習慣。 如果你願意跟我一起 讀書 or 討論 的話, 就趕快收聽吧! (ゝ∀・)b 聯絡小P:[email protected]

開放警覺性 你以為人類好騙嗎?

開放警覺性 你以為人類好騙嗎?


哈囉哈囉~大家好,我是主揪小P


上一集我們說了 大花園鳥是如何傳送 免費的高成本訊息的。

白話來說就是,不用讓在每次傳訊息都要向上帝發誓,別人才能相信,我們只要讓傳送錯誤訊息的人受到懲罰就好了。


只要有這個懲罰機制,那麼人類就能夠信任彼此。


但這個機制也有個先決條件,那就是,我們得要能判斷,哪些是錯誤的訊息。




人類在剛出現時,就有著嘴巴 喉嚨 聲帶 耳朵這些用來 溝通的器官了。


在哈拉瑞的人類大歷史中 說過,人類勝過尼安德塔人的優勢,在於能夠想像不存在的東西。


為此,我們才能一聲令下,就讓幾十人向前衝鋒。


而對方還在試圖向旁邊的同伴解釋,敵人來了!



想像力,是哈拉瑞強調的重點。


但是,溝通,是小P我自己覺得另一個重點,否則怎麼能讓幾十人都理解你在說什麼呢?



而如果人類在很早期就靠著溝通獲得好處。


那麼,演化思維就能發揮作用了。


小P我提過了不少次 演化思維了。


演化思維是個很強的工具,最簡單的用法就是,如果一個方法缺點大於優點,那只要時間一長,他就會被淘汰。


既然溝通存在了這麼久,那勢必人們就會遇到 濫用溝通 的問題。


也就是說謊拉~


因為人類的溝通能力強大,所以我們更容易被誤導和操弄。


所以,我們勢必會有應對的工具。


否則,這個溝通能力,肯定會失效。


因為懂的濫用溝通的人,一定會濫用。


而不懂得人,也不會再信任他人,那這個溝通既受無效的了。


所以,我們的應對工具是什麼呢?


是 警覺性。




還記得我們在解密陌生人,有跟大家分享一下我觀察到的奇怪現象。


我周圍的人,會覺得說,人類整體來說,是容易受騙上當,超容易被操弄的。

但是,他本人就不那麼容易。


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這樣想的,只是未必會想承認第二點,因為我們都想稍微裝個謙虛。


我覺得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為大家的想法是這樣的。


在我們小時候,還懞懂無知的時候,我們是非常容易受騙的。

接著經過慢慢的學習,我們從容易受騙,慢慢變得不容易受騙,我們越來越有警覺心。

但是!不是每個人都願意不斷學習的,所以當想騙人的人,一直發明新的騙法的時候,那些警覺心不夠的人,就會上當。


以前的主流學派把這樣的警覺心,比喻成 騙人與被騙的軍備競賽。

說話的人手段越來越高,廣告商、媒體、政客,不斷想出新的話術,來騙人。

而聽話的人,也得越來越精明才行,我們讀各種心理學 行為學,還有包括思考偏誤啊,思維方式啊,就是為了讓自己不容易受騙,提高我們警覺心!


在 快思慢想 中,提到的 系統1 系統2理論,也可以說是這個主流學說的一種。

系統1是直覺快思維,系統2則是,理性慢思考。


既然我們是經過學習,是經過理性思考才能避免被騙。

那麼,藉由一些方法,關掉別人的系統2,他是不是就很容易信任別人呢?


這個結論,蠻符合我們的直覺的。

受騙上當是愚昧的,是愚蠢,是不經過思考的。

如果你讓別人放棄思考,他就會像個魁儡一樣乖乖聽你的話。


那我們再延伸一點說,那些潛意識訊息,偷偷溜過你的前額葉皮質(好久沒提到這個名詞了),你是不是就會全然相信了呢?


還有人發明了洗腦這種技巧,先把人的大腦摧殘一遍,像是美國隊長得好雞友 酷寒戰士 一樣,先把你的理性刷掉,喪失思考能力,就能說啥信啥了!


講到著,是不是感覺有點奇怪了呢?


前面好像是對的,但後面的延伸,就怪怪的了。


我們看過行為,知道潛意識訊息是存在的,但說到要用潛意識影響人,目前的實驗,都還蠻有爭議性的。


更別說洗腦術了,洗腦這個詞是來自 上世紀,韓戰的時候,一群美國軍人被中國俘虜,接受共產主意思想改造,接著被獲救後,拒絕回到美國。

於是,Brainwash 就被媒體拿來形容了。

聽起來是中國研發了某種非常厲害的技術,來操控對方的士兵,原來是阿茲特克的僧侶啊。

但是,他的成功率,非常低,在四千四百名戰俘中,只有0.5%的人改變陣營。

而且,這些士兵與其說是真心誠意的歸順,不如說是,為了在營區中獲得好處,而投降。

至於獲救後,仍然支持中國政府,不肯回國?

我覺得與其我們假設洗腦是真的,用他們預期回國後會受到軍法審判,而不肯回國,這樣的假設是更可信的多吧?

而事實上,那些回到美國的戰俘中,有一人被判刑十年,另一人則被求處死刑。


為什麼,前面的論述好像是對的,符合我們的想法,但是延伸到潛意識和洗腦時,就變調了呢?


小P我覺得,或許,問題出在,

我們把容不容易上當,切成一個維度,就是警覺心。


包括, 解密陌生人,這本書也是這麼分類的。

那個 預設為真理論,實際上就是說,人類的警覺心普遍是很低的。

既使是受過專門訓練的人,也好不到哪去。


但是!為什麼只看警覺心呢?

容不容易受騙,只跟警覺有關嗎?


雨果.梅西爾推翻了主流想法,說其實早就有研究表明,用潛意識是很難影響人的,更不用說嚴刑拷打的洗腦術了,在 解密陌生人 那本書中,有一章節,我沒有在節目上提到,而那章,就是在說審訊方法,有沒有用?

而答案是,幾乎沒有。

折磨人的大腦,只會讓人更不合作。


最新的研究指出,如果你要受試者判斷的是他本來就知道的事情,那剝奪他的理性,只會讓他更堅持自己的看法。


並不是越傻的人越容易被騙,而是越傻的人越固執。




在2010年時,雨果和幾個研究者,重新思考了 溝通 得問題。

雨果認為,比警覺更好的比喻,是雜食。


大部分的動物不是像我們一樣是什麼都吃的雜食類動物。

像是吸血蝙蝠,只喝活體的哺乳類的血

熊貓只會吃竹子。

無尾熊,只吃尤加利樹的葉子,甚至,如果那葉子不是長在樹上,而是平放在地上,無尾熊都不會去吃。


只吃一種東西,實際上是一個不錯的生存策略,你不用耗費多餘的能量,去消化各種不同的東西。

你也不用挑食物,不用擔心吃了會拉肚子,因為,反正你也只吃那個。

但是,很明顯,如果今天環境一換,這些動物就糟糕了,沒有尤加利葉,無尾熊要吃啥啊?

這條路走的也許輕鬆,但會越來越窄。


所以,人類的策略,就是 雜食。

中國不是有句話是說,地上跑的除了汽車,水上跑的除了汽艇,天上飛的除了飛機,其他都能吃!

我想這也是為什麼,人類可以遍佈整個地球。


這條路可以變很寬,但並不輕鬆

這個策略也有風險。

我們得要學會判斷,哪些不能吃!

肉類可能會腐壞,植物可能有劇毒,我們對幾乎所有看起來能吃的東西,都保持開放性。

但是,我們也需要警覺性,來做出判斷。

這次吃了拉肚子,下次就會避開這個食物。

看到別人吃了之後中毒,就得記得這東西不能碰。


這對我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但對吸血蝙蝠來說,這是不可能,也沒必要的事。


而把這套想法,套用到 溝通上,就是 開放警覺性。


你不是從 輕信,變成警覺。

而是從保守,變成既開放,又機警。


人類的溝通方式,比起其他靈長類來說,可以說是非常豐富。

對成年的黑猩猩來說,用手指指,這個我們看起來最簡單,最普通,連一歲小孩都能學會的溝通方式,他們卻學不會。

與我們相比,溝通對黑猩猩是不自然的。

他們在溝通上,是單食動物。

但對我們來說,用手指指,用下巴指,用眼神指,哪怕是身體稍微傾斜,都能夠把訊息傳出去。

(這真的很誇張,然後還很容易被批評說,不會讀空氣啊,之類的,我想,人類連呼出來的空氣都能傳訊息吧)

我們對訊息超級開放。


但光是開放,還不行,一定得有機警。

我們能夠信任別人,是因為上一講的 免費高成本訊息,我們可以辨認訊息真假,而且我們可以懲罰人。


再想想,如果我們是從容易受騙,慢慢提升警覺性的話,那麼,原始的人類,應該是容易上當的吧?


但我們看看原始部落的人們,不是容易上當,而是思想保守,只信任自己的族人,看到外人,先殺再說。

這是容易上當嗎? 我覺得,他們是非常不開放,同時,對同族的人不機警,才對。


而看看我們現在,一個陌生人的社會,最重要的就是 信任陌生人,我們變得更開放了。

而同時我們也更機警。


試想看看,那些聰明又愛思考的人,例如 書時料理 的聽眾們,誒嘿~

是不是又愛吸收新東西,又願意去思考這東西的真實性呢?

而我們常說的容易受騙的人,

是不是你非常難說服他正在受騙。

是不是他很難接受新訊息,

尤其是那些跟自己直覺相反的訊息呢?



雨果的思考,說起來,其實也不難,那就是。

容易受騙的人,根本不存在!如果人類容易受騙,那人類早就被淘汰了。

而存活下來的人,不是開放又警覺,就是保守又固執的。

IG . FB . 購書 . 收聽 . :https://linktr.ee/cuisineoffreshbook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