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uyunLo

愛人、愛蟲、愛植物、愛礦物、愛月亮、愛天上的星體。工作雜食者、詩文創作者,也畫圖、寫書法、做手作。獨立出版口袋詩集《我不像月亮一樣強壯》。

蒙特婁,2020年3月底

發布於
疫情之下的蒙特婁

三月底,蒙特婁還有殘雪,跟往年一樣。但不一樣的是,街上卻沒有什麼人,只剩下海鷗了。

疫情之前,蒙特婁的老城區就算下大雪、冷到零下20度,都還是有遊客。但現在,在這部影片裡,老城區空了,舊港口旁邊最古老的商店街聖保羅街(Rue Sanit-Paul)空了。城市另一端的文青雅痞區Le Plateau Mont-royal 也空了。

而令我感到最驚心的,是用來舉行各種音樂節、晚會、活動的節慶廣場(Place des Festivals)。

那裡本來一年到頭都可用「遊客如織」來形容,「Place des Festivals今天有什麼?一起去吧!」是人們無聊想找樂子時的問候語。就算去那邊什麼事都不做,坐在表演藝術中心(Place des Arts)旁的階梯,遠望節慶廣場上人群,也是一種打發時間的方式。

就算寒冬沒有節慶,每年年底也會放上最新的互動藝術裝置,讓市民在漫漫冬日也有個出門調劑身心的理由—雖然全身包得緊緊只露出臉頰,臉頰露在空氣中五分鐘以上就會有凍傷的感覺,但還是要出門,因為這裡冬天太長了,不出門關在家會生病的。

離開蒙特婁前,我最後一次在節慶廣場上玩到的東西,是一項取名為「聲音療法」的互動裝置:廣場上設有有幾個讓人大聲吼叫的擂台,你的吼聲越大,前面的氣球娃娃就會跳得越高,還會投影在廣場另一端的建築物上。可惜那天一起去的Laurence喉嚨痛叫不出聲,只能看著我大吼大叫(因為前兩天她下班後跟我一起去老港口摩天輪的溜冰場溜冰,那天零下十六度,她忘了穿上厚圍巾)。

而現在,再也沒有人在這裡玩耍了。廣場上搭起一個個帳篷,但不是園遊會擺攤用,而是用來做普篩的,旁邊的車道也變成普篩得來速通道。每天早上八點到晚上八點,所有出現症狀的人、從國外回來的人、有接觸過確診者的人,可以過來篩檢。

「Place des Festivals今天有什麼?一起去吧!」
啊,現在,在蒙特婁的人,無法輕鬆說出這句話了。

蒙特婁的雪就要融了,但什麼時候春天才會來呢?

2019年夏天,蒙特樓節慶廣場(Place des Festivals)附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