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鸦子

最难听的话是真话,最难放下的是立场。让乌合之众团结在一起最快的办法不是爱,而是仇恨

大陸人的投誠書,今天設身處地的成為一個“自由民主”的香港人

來到matters社區后,閑來無聊翻看香港同胞的政治觀大作亦然成為了我這個“又蠢又壞,又被政府洗腦”的大陸人的一些樂趣。這種樂趣可以理解為一個大人看待孩童的天真世界,又可以理解為《我的團長我的團》裏最經典的一句話:不是他們太年輕,而是我們太老了。

但是,既然虛心作為了一個“又蠢又壞,又被政府洗腦”的大陸人了,也是為了求各位“有價值觀,嚮往民主”的“大好人”(反正只要是黃絲就一定都是好人嘛)請教,什麼大陸政府隱瞞疫情啦,諸如解放軍血洗武漢患者啦,又比如解放軍都被感染奄奄一息啦,我姑且還是當作是“血淋淋的真相”。

但既然是真相了,那就忽而又覺得有趣了,我覺得香港的民運活動也根本沒必要了,對付大陸這樣一個“專制,腐敗,且十年到二十年之內必然內鬥瓦解”的政權,實在不用太過上心。畢竟現在疫情就是個好機會麽,大陸隱瞞疫情,造成人口大規模銳減,軍隊毫无战斗力,偉大的台灣省應該努力站起來,揭竿而起,反攻大陸才是,相信“腐敗的,貪生怕死的精致利己主義”的大陸軍隊一定不“民主,自由”的台灣省軍隊的對手,相信不到一年內,便可了結戰事,屆時台灣便可以光明正大加入世衛組織,也不必再和世衛組織傷和氣了。而香港,也不必受大陸的“壓迫”,可以光明正大迎來“自決”了。

又或者,即便台灣省現在不出兵,也無妨,現在疫情都怪罪于大陸,等待疫情一過,以美英為首的國家必然向中國追討債務,而且按照比FBI,CIA強上百倍的香港黃絲們已然發覺到了病毒必然是來自武漢實驗室,只要等待明年或者後年,各國組建聯軍攻伐大陸,或者對大陸施行經濟禁令,大陸政權必然也會在四到五年內滅亡。

又或者,美英諸國聯軍于蔡省長延誤戰機,也不必沮喪,因為大陸政權的最長壽命也不過十年到二十年,這還不排除有其他“變故”,但即便有“变故”,那也必然大陸是最大的輸家,這說明大陸政權的壽命必然比十年二十年短,而斷然不會超過這個數字。

推理到這兒,我也心滿意足了,畢竟大陸政權只有如此之短的壽命可存在,而相信在座各位都是正當壯年,不會有誰會認為自己活不過這“十年二十年”的時間,看不到大陸政權倒臺。但如此一來,又索然無味了,為何大陸這樣一個“腐敗,貪婪,專制,愚蠢,壽命短”的政權,會讓聰明努力的香港人大搞民運,明明什麼都不做,大陸政權也要倒臺。又或者香港人為何要擔心“愚蠢,邪惡,被洗腦”的大陸人來到香港,既然都又愚昧又蠢了,又有誰擔心他們能做出什麼大事?

又又或者,這些只是香港人,不願意看到另一個,所謂的“血淋淋”的真象?

为什么说“为什么说中国的数字完全不可信”这篇文章完全不可信

与 MischievousPhysicist谈《为什么说中国的数字完全不可信》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