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鸦子

最难听的话是真话,最难放下的是立场。让乌合之众团结在一起最快的办法不是爱,而是仇恨

(二)反國教風波,中共不懂香港人,香港人不懂政治的死結

發布於

還依稀記得美軍開進巴格達時,伊拉克百姓簞食壺漿,喜迎王師。當時伊拉克人民對美國的好感度達到了頂峰,認為美軍是推翻獨裁的救世主。而作為救世主的美國總統布什先生,也在因此興奮地宣佈,為了打擊獨裁勢力的殘餘力量,凡是在薩達姆執政期間任職的公務員,通通被撤職,永不複用。也是由此開始,美國大兵與伊拉克地方勢力衝突不斷,最終灰溜溜的離開伊拉克。而他們努力扶植起的伊拉克民主政權不僅沒有倒向美國,反而投靠在了伊朗的什葉派長弧之下。

問題出在哪?顯然,所謂的獨裁者只是空名,本質上其無論制度如何變換,伊拉克的實質掌權者,即以部落聯繫的特權階級的權力是不可動搖的。而一旦外部勢力開始干涉,或者毀滅這個國家的政治生態,那必然會遭到強烈的反彈。

而這還是在最開始歡迎美國入駐的伊拉克,而在香港,大陸中共政權所遇到的問題則更加麻煩。首先,香港原先的政治完全是由英國把控,香港多商人,但無政治家。臨時只能以公務員為基礎組建臨時政府。而且更要命的是,這個漏洞百出的臨時政府,打的還是中共授權的名號。

中共到底想要香港什麼?好多香港人聽到這必然又要破口大罵,說“大陸壓迫香港”,“大陸要控制香港”,“大陸迫害香港”云云。中共就是遊戲裏的大反派,所做的一切事都是為了惹人厭,然後等待勇者出現,理所應當的被消滅一樣。

但真的如此麽?

簡單的說,中共根本不在乎的香港的內政,他們在乎的是香港的外交優勢,即外交權。說的更具體些,比如美國隊中國加收關稅,但香港與美國有單邊協議,所以大陸貨依舊可以通過香港出口。又或者,大陸需要國際上得到聲援而香港特首則會附和大陸政權,又或者大陸與香港需要簽署貿易協定,香港這邊也會開綠燈放行。

所以,對於大陸而言,親手干涉香港是毫無必要的,這也是五十年不動的由來。因為中共只需要把握住香港地方任免權的鑰匙,至於香港人希望誰當特首,這在中共看來都是無所謂的。只要這個人發誓忠於中共政權,或者不願意至少不反對,不反抗中共政權,中共都是可以接受。所以在江澤民被詢問董先生是否內定時,江澤民勃然大怒,因為他認為香港記者是懂政治的,這是在羞辱自己。因為中共根本沒有傻到會內定香港特首,董先生不行換掉就是,對大陸而言,特首是誰都無關緊要,只要香港的外交權在自己手上,特首的變更對大陸毫無影響。反而大陸更希望香港人民去抨擊香港政府,那些所謂的親中建制派,因為要對抗親中建制派,最行之有效的辦法就是向大陸效忠,隨後大陸點頭認可,讓他們內部競爭。而作為隔岸觀火的大陸,則會利於不敗之地,因為無論香港出現何种問題,大陸都可以推脫是香港內部問題,由此擺脫責任。

中共之所以做出如此的盤算,基於以下幾點,1.香港人愛國,對迴歸抱有好感。

2.大陸從英國手中將特權奪下後,交于香港人治理,大陸做出如此巨大讓步,香港人會明白大陸對香港內政不感興趣。

3.香港人是懂政治的,即便與大陸有衝突,也會明白,與其成為國外勢力的棋子,不如挺起腰板獨立自主與大陸討價還價,大陸在不損失香港的外交權下,也樂意與香港政客進行交易。

以上三條就是大陸對香港策略的理論基礎,但很遺憾,江澤民錯了,香港的記者或許跑的很快,可他們根本不懂政治,而香港人民也從來不懂政治遊戲。就連他們自己也承認香港人之前是對政治無感的,甚至產生很多謬論。比如最早的,香港人指責大陸文革迫害,所以大陸的官員必須要道歉。這個幼稚的想法在大陸官員看來是極為讓人吃驚的,尤其是說出這話的是“懂政治”的香港人。因為文革時期遭到攻擊的主要是大陸的行政官員,而文革結束后,大部分行政官員結束迫害,重回崗位。所以文革結束後,大部分官員是文革時代的受害者。但如余秋雨所說,如果真的公開文革真相,在當時的情況下,原先的紅衛兵會遭到迫害,毆打。這在當時自詡為文明人的大陆官员认为没必要再将这种痛苦施加在其身上,于是尽力避开这种纷争,算是对红卫兵网开一面。

而这种谬论的结合体开始与中央的政治观发生激烈碰撞,则是发生在反国教风波上。香港特區政府為了迎合大陸,以小學為目標開展了中小學的歷史愛國教育。隨即香港大學激烈反對,認為這是大陸對香港人的壓迫,是政治洗腦。

首先,我是不太懂香港人對洗腦是不是存在某些誤解,到底世界上是不是存在某種方法讓人在讀完六年級就能被洗腦一輩子的。如果真的有這個辦法,我覺得朝鮮實在太冤了,與其閉關鎖國,還不如來大陸取取經。而且大陸則太失敗了,乾脆開放免費教育,讓更多的人被洗腦豈不美哉。

而且一個人的三觀必然是建立在人的成長上,小孩子生活于單純的世界中是很正常的,沒必要非要提前強調政治的複雜性,何況大部分人本身也不懂政治複雜性,更不用說之前從來未討論政治的香港人。

但,為何會遭到這麽大的民怨,首先必然是親建制派不論民情,強制推行。中間甚至有遊圓明園或升國旗必然潸然淚下的主張,實在是讓我這樣根歪苗黑的祖國花朵感到慚愧,畢竟大陸升國旗是,大家也是东扭西歪,沒事看看隔壁又來了哪個班花。

而最重要的,還是因為香港人對大陸蠻夷們的蔑視。呵,大陸可是蠻夷,“又蠢又壞又被洗腦”的存在,沒讓香港的文明之光播撒于大陸已經是大陸人極大的損失了,現在居然反過來要將蠻夷的文化傳播到香港,真是讓人可恨至極。自然而然,這種喪盡天良的國教是要被反對的。

而最緊要的一點,反國教最為致命之處,在於香港反對派將矛頭從建制派身上轉移到中共的頭上。由此開始,所有建制派的執政問題都可以怪罪于中共之上,而中共由此也陷入一敗塗地的境地,因為無論中共做什麼都會被示威者認為是錯誤的。錢流出香港那是掏空香港,錢流入香港那是買斷香港,大陸干預建制政府是干涉香港內政,大陸不管建制派那也是放任爪牙做害。即便大陸有幸做出那麽唯一一件對香港有利的事,那也是中英聲明帶來的好處,于大陸是一點聯繫都沒有的。

也就是從反國教開始,大陸不得不硬著頭皮推行普選制度,但很快,他們發現香港的政治水平著實讓人吃驚。而香港人的所謂的抗爭手法,也確實將成為人類眾多迷惑行為的一種。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感谢香港,给我们90后上了一堂爱国主义教育课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