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ro

剛好現在都是0

東京女子圖鑑

如果有人告訴你捷徑,你敢走嗎?

綾在最後說到:
"微小的幸福,那時覺得這樣的幸福太渺小而感到悲哀,於是放手了。現在已經懂得這樣的小幸福多麼得來不易,至今為止所發生的每一件事,大概都是為了重新認知這個道理而繞得遠路吧。"


女主角綾從小的志願是”當個被人羨慕的人”,長大後就迫不急待地來到夢想中的東京準備大展身手,過上fancy的人生,有人人稱羨的工作、帥氣逼人又高薪的伴侶,希望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人生。就跟台灣多數人有的台北夢一樣。

他在東京第一份工作是在國內服飾品牌做倉管,這份工作只是為了讓自己在東京能夠生存,但她知道自己想做的是品牌經理。在這段時間他遇見了三茶屋男,在異地遇見了能支持自己、分享心情的另一伴,當然會是強大的心靈支柱,自然而然成為幸福的小情侶。但某天綾突然發覺這種平凡的幸福並不是他來的東京的目的,這種幸福在他的家鄉到處都看的到。於是提出了分手。

之後在聯誼中遇見了別人口中的高富帥,知名外商加上強力的身世背景,同時綾也真的成為了品牌經理。這時的綾覺得他自己成功了!達到了他小時候的夢想。約會的地點也跟以前不同了,不再是在巷口的章魚燒店或是家裡的下噗下噗。某天,高富帥跟他說我們不會結婚,他覺得結婚只是一張紙,重點是兩人相愛,綾雖然遲疑但也沒提出分手。但在綾生日這天高富帥突然失聯了,後來在其他人口中得知他要結婚了,綾錯愕萬分但更想知道對方是甚麼來頭,但對方只是普通的家庭主婦。

當中綾與另一個外商高傲男的對話讓我震懾不已:

外商高傲男:你們女生都喜歡高富帥、還要家境背景好
綾反問說:那你們這種高富帥的理想伴侶是甚麼?
外商高傲男:「家庭主婦」,沒有任何人生目標及欲望的家庭主婦

我被這個答案小小衝擊到,但想想他講的也沒錯。高富帥需要的是一個打理好家裡的人並不是跟他一樣事業心強大的女人。但在現今女權高漲的社會裡,多數女生的野心並不會小於男性,一樣希望能有好的工作好的待遇。
我自己在職場中看到的女強人真的是單身居多,我想原因應該跟外商高傲男說的一樣吧。但弔詭的是台灣多是雙薪家庭,在男女雙方都要工作的情況下,女生好像就得選擇做做薪水較少但能準時下班的工作,想想是有點悲哀與無奈。

在綾30中半的生日會上,綾興高采烈地想與自己20多歲時一起玩的朋友炫耀自己上雜誌的採訪,但朋友們聊的都是媽媽經,綾發現自己根本插不上話,感受到強烈的排外感。這讓綾落寞的收起雜誌,並懷疑自己的選擇。

這社會給女生的框架太多了,劇中20多歲的OL都忙著下班後到聯誼,希望趕上30歲結婚生子的列車。在生日會上朋友們也說到自己身邊的的同事真的許多女生30歲離職,如果這件事是真實發生的,正常女生畢業是22~24歲,等於讀書只為了6年的工作,接下來就是轉身奉獻家庭。說實在的我無法接受,但如果人生有生小孩的規畫,生理上的限制確實就擺在那裡,我想這也是近幾年"凍卵"非常紅的原因吧。
之前也跟朋友聊到女生的職涯規劃會比男生還要快一些,男生可能會在35歲大抵底定開始深耕,但女生大概30歲就要決定好了。因為女生年紀越大雇主顧慮越多,在就業市場上就越不吃香。

後來綾以結婚為目標而認真約會,後來與一位平凡的上班族結婚了。但在婚姻中綾也面臨身分上的衝擊,同時是Gucci品牌經理卻也是妻子,工作的繁重可能會使它忽略家庭生活。當她加班回家後發現丈夫碗沒洗、要洗的衣服多積如山讓他重新思考要的是甚麼?
某方面看綾是自私的,她與丈夫提出分居,讓自己保有婚姻也有餘裕工作。但夫妻分居久了難免有距離,綾的丈夫外遇有小孩了所以希望離婚。

綾在簽離婚協議書這幕讓我心酸酸的,她卡在她結婚卻沒有小孩,而生為一個女性沒有小孩的遺憾讓她落下眼淚。我覺得她不是不捨跟她丈夫離婚,而是她知道她離婚了可能也就與生小孩的機會說掰掰了(PS.這時綾要40歲了)

綾最後打給媽媽說他考慮是否回家鄉了,因為東京已經沒有他想要卻得不到的東西,也就是沒有目標了。回家鄉後偶然在街上遇到小時候的老師,老師激動地恭喜她真的做到當時寫下的志願了,拿出綾之前的採訪說她的故事激勵了許多懵懂的年輕人,綾突然放聲大哭,我想是因為她終於了解到她在東京20年來並不是一無所獲,她努力地為了自己的事業打拼,進入Gucci工作。可能也明白如果就此回到家鄉等於把自己歸零,也把她在東京的成績單撕毀。於是綾重新回到東京並買了個房子,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情去裝飾它。
而綾最後跟她的男閨密在一起,重新獲得微小而平凡的幸福。

我覺得綾雖然自己是繞了遠路才明白這個道理,但如果沒有這條遠路她不會開闊自己的眼界,為自己設定更高的目標,進了Gucci。她可能還是當時的倉管,然後就此結婚。
如果沒有這個遠路綾也不會深刻體會甚是臣服這微小平凡的幸福。

現在的綾與20年前的綾相比,一樣有平凡的幸福,不同的是心境上的改變,一種她真實走過的踏實,盡可能不留下遺憾地去嘗試,也有了寬裕的經濟生活。

最後綾與男閨密在路上散步,迎面而來的是對看起來貴氣逼人的夫妻,導演把臉換上綾的臉,旁邊勾著牽著小狗的帥氣男子,這曾經是綾的夢想。但誰知道這個貴氣逼人的綾之前過的是甚麼人生呢? 說不定只是一般的家庭主婦,說不定跟劇中其他貴婦一樣帶著小白臉散步。這我們都無從得知,所以重點是要想清楚我們要的是甚麼,我想綾應該不會後悔她的決定。可能沒有生小孩是綾的遺憾,但她一一達成她設定的目標、獲得想要的東西,沒有停歇的往前走。

如果在當倉管時就結婚過著一家三口的生活,代表選擇的是另一種人生,沒有好與壞。只要自己知道想要什麼就好。


劇中有一幕我很喜歡

綾回到家鄉坐在公車站旁,當時的她40歲,對著鏡頭說

:覺得痛苦,看不起這樣的我嗎? 說這不想變成我這個樣子? 那就請你記住現在對我的這份優越感,因為現在的你正是十年前的我,而現在的我正是十年後的你。

可怕的真實…

年輕氣傲的我們一定有類似的想法,但誰不是努力的活著呢?
我想只要明白地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然後努力去獲得就足夠了,不用對他人的人生做評價也不用當成自己人生衡量的標準。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