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莉

現居舊金山的台灣人,水彩、旅行和繪本愛好者。在匆匆的日常中練習慢慢生活。

練習生活|Week77 想像在開隧道 看不見前方只是因為還在通過

因為看到室友在洗太陽能板,因此很好奇的也爬上屋頂去看,加州大部分的住宅區房子都只有一層樓,從屋頂上看出去覺得這裡像個玩具小鎮,似乎世界也沒有想像中的複雜,都小小的又很簡單的樣子。

吃的喝的



練習用自己的咖啡機拉花是2021年想完成的目標之一,不過因為不是很想每天喝太多咖啡或牛奶,所以一天也只練習了一次,把奶泡打成對的濃稠度有點憑感覺,這週不小心弄的稍微接近了點,好像覺得有點能夠感覺什麼時候該拿起來,但也還是蠻抽象的就是了。



某天下班後給自己做了馬鈴薯餅來吃,原料很簡單的只使用馬鈴薯、牛絞肉、花椰菜和乳酪絲。本來在美國就不太常外食,疫情爆發之後更是幾乎都沒有外食了,經常吃自己做的料理都覺得口味很簡單,我也不太擅長調味,久而久之便習慣了簡單口感的食物。

看的書



因為近期在生活上累積的壓力一直讓自己很焦躁不安,於是又把劉定騫的《我終於捨得讓雪落下》拿出來翻了翻。在看到其中一篇描述他帶著一盆受傷的蘭花回家時,突然就被很簡短的幾個短句觸動,猛然的很想放聲大哭。

在簽證不知所云的現在,和對未來另一半是不是能順利在這裡生活的焦躁像兩條湍急紊亂的溪流匯聚到一起,不斷沖刷著自己內心只剩下一點點的勇敢。這幾天翻開他的書,覺得很多小段落都非常巧合的符合自己近期的心,也許是過多情緒的累積,在看到其中一個段落寫到「烏雲密佈時,如果想看見陽光,雨要懂得下。」因此而很想讓自己大聲的哭一晚。

讀完之後想了想才意識到,自己好像這麼樣的生活好一陣子卻都沒有哭,還記得上一次哭到睡著好像是2020的春末夏初,也是因為遲遲沒有消息的NIW和不知道留不留得下來的心理壓力,當時一直告訴自己Whatever happends here, it is temporary. 哭到累了洗洗臉後還是頭腦非常清楚的又坐回待辦清單前繼續做事。

前幾天跟茜聊到,生活就是那麼難啊,啊不然怎麼辦。說到「啊不然怎麼辦」這句,我們彼此都覺得很好笑,這是一句我們的共同好友,也是我們稱呼為老師的友人很常說的一句話。不過年少時的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並沒有真的打從心底,以前的「啊不然怎麼辦」還是會伴隨著很多自責跟後悔,現在想起來過往的問題其實都是有解的,以前煩惱很多來自於鑰匙被反鎖了但又急著要去上班、去到高鐵站才發現預購的車票沒帶、給客戶的檔案存錯格式了…這時候的「啊不然怎麼辦」可以說成「啊只能這樣解決了啊,不然怎麼辦」只能花錢消災找鎖匠、只能當場再買一張車票了、只能把對的檔案存好去跟客戶道歉了,不然怎麼辦。

長大之後的「啊不然怎麼辦」隨著生活在某天突然自己就明白了這句話最核心的意義。人生就是會有很多到不了的遠方,不論多努力都是。當自己能打從心底說出「啊不然怎麼辦」時,這些問題都已經太大了,是真的也不能怎麼辦了。除了帶在身上繼續往前走,也真的沒有怎麼辦。

因為自己還在路上的關係,只能背著那些問題繼續負重前行,不知道什麼時候天會亮,不知道還要走多遠的前行,沒有走到之前都不會知道。也沒有辦法,時間沒有辦法讓人停留在原地,除了繼續走,不然怎麼辦。

看過一些哲學家的書籍,不論是阿德勒、尼采還是比較當代的心靈文學,都沒有哪個能真正的讓自己內心平靜,唯獨這句「啊不然怎麼辦」,大概是太真實又太貼近生活,反而讓內心就安靜的接受了與未知的恐懼生活著。

有機會應該要鼓勵老師用這樣的生活態度寫本書來分享他獨特的哲學的。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