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

马特是真名,历史文化探访者,个人网站www.tiexiuyugudao.com,微信公号:斗量之海。

他们的灵魂从此在平面中不朽——我在旅行中收集的老照片

在我的旅行途中,我问父亲有没有关注我在朋友圈发的照片,父亲说没关注,因为我的照片里根本没有人。我不喜欢拍人,但喜欢收集老照片,照片有一种魔法,尽管照片上的影像是静止的,却不是僵死的,照片最神奇的效果在于使已经不在场的人或者物继续存在,而无需借助于艺术家的主观性,人自身以这种形式化为了不朽。 

照相的时候我们会微笑,这一瞬间的情绪会被真实地刻画在照片上,我们与之后欣赏照片的人之间存在着一种延长的交流。当我们给朋友们看自己家人的照片,我们会说“这是我的母亲”或者“这是我的孩子”,那一刻我们又一次体验到了家人的重逢。去世的祖先在镜框中如同守护神一样庇护着家族,照片取代了雕像和牌位用来祭祀亡灵,人们更能够体会到已故亲属的主观意识,照片使得家族崇拜得以复苏,满足了家族崇拜中对于逝者真实表象的需求。

人们在旅行的时候不断地拍照,异地被视为潜在的威胁,有自己不熟悉的神灵与怪物,游客们把照相机如同护身符一样跨在身上,把异地的影像留在自己的相机里带回家,就如同狩猎一般。爱情更是把一种神秘的寄托赋予了照片上,得到对方的照片成为了爱慕和拥有的象征,送出的照片也成为了崇拜的对象。

在摄影术诞生之前,巫师们用小雕像施展法术,上面写下被施法者的名字生日或者附加上他们的头发指甲。在摄影术诞生之后,巫师们可以对着照片施法,进行治疗或祛病,用照片来寻找失踪的孩子或者丈夫。照片就是人物的真实存在,人们可以在其中解读他的灵魂、疾病和命运,甚至可以通过或针对照片来实施法术。

在一些传统社会,照相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一种禁忌,人们往往不愿意拍照,认为照相会摄走人灵魂的一部分,有一个因素是早期照相术镁光灯夸张的声光效果,但也反映人们对于形象与灵魂联系的概念。照片的这种特性显然不是来自湿胶棉、溴化银乳剂和氧化纤维素,而是来自人类的精神、灵魂和情感介入了照片当中,物质化的图像媒介有了精神化的含义。

人们期待着不朽,期待着被纪念,照片满足了人们这个需求,可以在照片中塑造一个看起来更加戏剧性的场景,创造一个更加强大的自我形象。在摄影术诞生前,人们需要靠绘画和雕塑完成这一切,比如把人画得更加高大或者雕塑成多手多眼的形象,都是为了满足心中的自我崇拜。到了照相术诞生之后,这种自我崇拜更加大众化,人们可以通过更加简单快捷的方式完成对自我的崇拜。

下面这些就是我在旅行途中收集的一些老照片,大部分来自土耳其和乌兹别克斯坦。

点击这里是我自己拍的纪录片《琥珀里的书与我》,记录了我的旅行写作、我和钱赓的联合创作项目“斗量之海”,以及我的朋友们对我创作的评论。如果想了解更多内容,或者获取我的作品,也欢迎点击这里。目前两本文字作品《铁锈与孤岛》和《盲目流动》还可以获得纪念碗已经没有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把书和自己封存在了琥珀里——“斗量之海”个人纪录片《琥珀里的书与我》发布

我在阴郁的夏天向往明媚的寒冬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