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

马特是真名,历史文化探访者,个人网站www.tiexiuyugudao.com,微信公号:斗量之海。

吃人还是吃素?这值得认真思考 | 《肉罢不能》

發布於
食欲恰恰是所有欲望中相对容易满足的,因此很多人的注意力会集中在食欲上,满足性欲就要困难一些,满足成就感、伟大欲、自我实现就更困难,因此人们选择专注于食欲并非对欲望的放纵,而是大部分欲望被禁锢束缚,只能在少数容易满足的欲望中释放而已

刚看了一部2021年的法国电影《肉罢不能》,是一部关于素食主义的黑色幽默电影。

剧情非常简单,一对中年夫妻的肉铺生意惨淡还经常被极端素食主义者骚扰,有一天他们误杀了一个素食主义者,分尸之后阴差阳错把他的肉卖了出去,结果顾客说味道很好,食人也让他们寡淡的夫妻关系重回热情,这让他们走上了狩猎素食主义者的食人之路。

有意思的是,这让我想起最近关于素食的两个经历。一个是上海封禁之后民众购买蔬菜困难,我通过朋友圈得知原来真的有很多人每天都要吃蔬菜,而且特指绿叶菜,因为我自己几乎不怎么吃蔬菜,在我印象里蔬菜只是为了给肉食搭配味道和颜色,或者用清爽口感下酒或解腻,少量食用即可,我意识到对一些人可有可无的配料对另一些人是基础生活物资。

第二点是我的好友-百子湾台球骑士团长、后现代城元宇宙领袖、食素的艺术家·熙,我最近心血来潮每周约他吃一餐纯素食,顺便聊聊创作。我们吃的第一顿是素火锅,味道比较清淡,特色是用茶作为火锅汤底;第二顿是中式仿膳,口感有点油腻,重在制作工艺精湛;第三顿是新式素食融合菜,是我最欣赏的,口感层次非常丰富。

有意思的是,这三顿素食中我们都没有吃到太多真正的绿叶菜,可能是利润空间不大或者不能体现烹饪水平,大部分素食菜肴是豆制品、菌菇类和谷物搭配制作的,所以为了更好的口感添加了很多油,吃起来有点肥腻,我倒是希望体验一下真正植物的纤维感。

在这部电影包括其他同类食人内容的恐怖或犯罪电影中,都会表现人肉非常美味,不知情的人食用人肉非常享受,用来反差他们得知自己吃的是人肉之后,感到无比恶心,也表现人类本来就有对同类肉体的潜在食欲,“每个人都是潜在的犯罪者”也是此类电影的主题之一。

有观点从科学角度解释食人行为会导致某些严重的病毒感染,这也是一些丧尸题材电影的背景依据,食用人肉导致他们发疯失去意识,但主流对于禁止食用人肉还是从道德伦理角度出发。

从历史上看,除了少数变态犯罪者的食人行为之外,绝大多数关于食人的记录都发生在饥荒或围困时期,这些记录往往不忍心追究食人者的“恶”,而更多的是突出“惨”,是外部大环境的极端恶劣造成人们选择食人这种违背道德伦理的行为,尤其是一些战争中宁可食人也绝不投降的情况,还会被视为忠勇的典型。

而对于个别原始部落狩猎外来人食用,往往理解为他们远离教化生活方式接近动物。不过对于食人部落来说,食人的目的却可能来自某种精神因素,有食人是为了获得被食用者的力量,通常是食用被俘获的敌对部落的勇士,而外来者会被认为带有未知的神秘力量,因此也会被食用。这也衍生出现代文艺表达中的一种心理表态行为,即“吃掉一个人的身体是因为爱这个人,要把他融入自己的血肉中”。

还有一种较为少见的情况,食人是出于仇恨或者是一种表演,这一点常见于民间传闻和戏文小说里,比如某个人被凌迟处死,民众争抢他的肉食用解恨,或者表现山贼草寇凶恶强悍,用人的心肝做醒酒汤。

总体来说,传统上人们认为正常人是不会食用人肉的,食用人肉要么因为环境过于恶劣,要么因为文明程度太低或者主动背弃文明社会,如果一个人在正常环境中接受文明,他就不会食用人肉,但如果真的处于极端情况,食用人肉求生也是勉强可以接受的事情。

人肉是否好吃?由于绝大多数食人行为发生在极端饥饿情况下,食用者显然不能客观评价,饿急了的人吃什么都香,食用同类的负疚感又会让他们自我欺骗,而极少数心理变态食人者的描述又不能作为普遍观点采信。

我们从理论上推演,最好吃的肉往往要满足两方面要求,一是这种动物本身经过长期人工养殖,人类了解如何饲养出肉质最鲜美的品种,对于饲料、防病、养殖周期和屠宰方式很清楚;二是厨师对这种肉类非常熟悉,包括如何分解,根据不同部位肉质特点确定烹饪方式以及火候、调味、预制,有大量练习和研发机会。

从这两点上讲,最好吃的肉往往是日常物种当中最昂贵的,很多难以获取的山林野味更多的是吃一个稀缺的新鲜感,真要是龙肝凤髓又有哪个厨师敢说自己一定能做好呢?人类尤其是生活在城市中的人类亚健康状况很普遍,平时食用低营养工业食品,生活压力很大也不注意健康,环境污染严重,自然肉不可能好吃。

电影中杀人食人挽救了夫妻俩岌岌可危的婚姻关系,他们原本的婚姻无聊至极几近崩塌,甚至连性生活都已经没有了,但杀人食人让他们重获激情,与其说是人肉的力量,不如说一起做坏事本身就能让关系更亲密,他们体会到了共同突破禁忌的快感。

在这部电影里以戏谑的方式讨论了素食主义,不过在中国未必会引起更多共鸣,因为中国的素食主义还没有和环保恐怖主义挂钩,最多就是联合爱狗人士骚扰一下运狗货车。在我的朋友圈中,我常常以肉食主义者的形象出现,但由于我国民众普遍收入较低而肉类价格较高,大部分肉食主义者只能算是肉食爱好者,根本没有经济能力放开了吃肉,因此与素食主义者相比,中国的肉食主义者最多算杂食主义者。

素食主义内部的观点也是很复杂的,我能接触到的素食主义者有三类代表观点,第一种是从环保角度出发,认为素食可以减少碳排放,减轻地球资源消耗;第二种是动物福利出发,他们提倡素食是认为当下以工业化方式饲养动物集中宰杀的行为是一种虐待;第三种就是从个人修行出发,认为素食有助于人们摒弃感官刺激,更专注于内心世界。此外还有一些人认为素食有益健康,也有观点表示人类对待动物的方式会助长内心的暴力,“欲知世上刀兵劫,且听屠门夜半声”,人在杀生中的残忍是相通的。

回到食人的话题上,事实上大部分饥荒或围困中的食人行为都谈不上残忍,更多的是悲惨,即将饿死的人为了求生吃掉那些本来也要饿死的人。然而人类对待同类本身就是非常残忍的,酷刑、虐俘、性侵、虐待表演等等,仅仅是没有食用而已,那么手段恶毒地慢慢虐待和快速杀死之后食用,哪个更残忍呢?哪个更基于人性中的恶呢?

所谓的“且听屠门夜半声”是一种因果倒置,并非是人类将对待动物的暴力残忍转嫁给人,而是相反的,人类对同类的施虐远远超过对待动物,你见过为牛羊专门准备的水刑电刑吗?有人给猪上老虎凳辣椒水吗?不会有人严刑拷打逼供一头骆驼,或者把一只穿山甲关在地下室当性奴吧。人类对动物并不残忍,而是冷漠无感,人类对人类才真的故意残忍。

关于修行与欲望这一点,食欲恰恰是所有欲望中相对容易满足的,因此很多人的注意力会集中在食欲上,满足性欲就要困难一些,满足成就感、伟大欲、自我实现就更困难,因此人们选择专注于食欲并非对欲望的放纵,而是大部分欲望被禁锢束缚无能为力,只能在少数容易满足的欲望中释放而已,如此想来,贪吃竟然又带着一层悲凉了。

最后这部电影中提到了黄秋生主演的《人肉叉烧包》,在《人肉叉烧包》中黄秋生饰演的角色以一种变态狰狞的形象出现,而在这部影片中,黑色幽默消解了杀人食人的血腥恐怖,而变成了一种轻松愉快的体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铁锈与孤岛

马特

多数人愿意跟随时代,甚至期待自己能引领时代,但总要有人负责落后于时代,成为人群中最无趣的那个人,郁郁寡欢地跟在时代后面捡拾被碾过的碎片。有的人就是永远都高兴不起来,总会在狂欢中嗅出苦难的味道,在歌舞升平里挖掘那些希望被永远遗忘的过往,那些令一小部分人感觉尴尬,同时令大部分人感觉扫兴的记忆。

082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