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特

马特是真名,历史文化探访者,个人网站www.tiexiuyugudao.com,微信公号:斗量之海。

天上刮着唐土,地上走进唐朝,沉浸式的正定之旅

發布於
唐朝的国号源头唐县就在正定的东北方,沙尘就是从那边吹过来的,一句好大的唐土,既指空间也指时间,我们来到正定这座小城里要找寻的正是唐朝的遗迹。

写在前面:2020年,我的历史文化探访旅行项目由于疫情中断了一年,前些日子总结,之前3年里我策划完成了8条路线,涉及超过50座城镇,产出超过40万字作品,这些经验应该被更好地利用。我决定把这门手艺重新捡起来,之前做的内容往往过于偏远,时间成本很高。这次我决定做一些更容易日常操作的路线,为社会做出更务实的贡献。之前已经做了3个城市,定州之旅蓟州之旅保定之旅

正文开始:

在正定正好赶上沙尘天气,身边走过一个大叔说了一句“天上都是唐土呀”,我突然心里触动一下,“唐土”好像是河北中南部的方言,我在甘肃也听过这种说法。

唐朝的“唐”是怎么来的?在上古黄帝时期有一位伊祁放勋,他的父亲是黄帝的曾孙子,他的封地是古唐国,位置是今天的河北保定唐县,后来迁到山西太原。古代称帝一般用本地曾经有过的国号,隋末从太原起家的李家就用了本地曾有过的唐国国号,称为唐朝。

唐县就在正定的东北方,沙尘就是从那边吹过来的,一句天上都是唐土,既指空间也指时间,我们来到正定这座小城里要找寻的正是唐朝的遗迹。

在河北省范围内,正定大概是最被推崇的文旅古城,这里距离省会石家庄非常近,算是全省的文旅门面,正定自身非常丰富的文旅资源也是坚实的开发基础,这座古城包含了隋唐宋元明清各个时期的历史遗迹,不止一处古建筑被冠以“现存罕见”、“全国唯一”这样的名头。

我很好奇的是,在全国文旅古城普遍开发比较糟糕的大环境下,正定是否能配得上自身璀璨的历史遗迹?在大众的印象里,河北省似乎并不以旅游名胜著称,而正定作为文旅门面是否能有超越性的表现?

为什么要去正定?

1.文旅资源极其丰富:正定作为一个县城,有国家级保护单位10处,隋朝楷书碑刻,唐朝的钟楼,宋朝的铜铸菩萨和建筑孤品摩尼殿,还有被成为东方美神的悬山菩萨,这座小城被梁思成先生认为是古建筑宝库。

2.古建筑外形完整美观,欣赏成本不高:欣赏古建筑本身需要一定学习成本,对于不感兴趣或者没时间了解的游客来说不太友好,这也是部分地区文旅资源的尴尬,历史价值很高但不够美,游客看不出所以然。但正定的古建筑样式丰富、修复完整,外观视觉震感强烈,即使不了解历史建筑的游客也能直观欣赏美感。

3.离石家庄非常近:去正定基本都要先到石家庄,石家庄是重要的铁路枢纽,各地来往车次非常多,如果是2日游可以搭配参观河北省博物馆。

4.文旅设施开发完备:作为河北省文旅门面,正定的旅游开发水平相对较高,古建筑修复也勉强过得去,公共卫生间、旅游指示牌、景区摆渡车这些旅游硬件比较完善,而且正定县城本身商业比较繁荣,餐饮消费充足,适合休闲旅游。

必要开销:北京往返高铁257元,6处景点120元,市内交通12元,共计389元。

我们就开始这一天的旅程吧。顺便提一嘴,正定的古建筑很复杂,我也不能全说清楚来由究竟,只是给大家提示这一趟重点看什么,如果真正有深度文旅需求,最好找懂行的人一同前往讲解。

到达正定

首先必须要说,和我这个项目中前3个目的地(定州、蓟州、保定)相比,正定在交通上确实有点麻烦。因为北京没有高铁列车直达正定,K字头普通车最少要3个小时,每天只有3趟,所以北京到正定一般要先乘坐高铁到石家庄,1小时20分钟,然后换乘市内交通过去。

我乘坐的是北京西站7:43分发车的高铁列车,到达石家庄站是9:02,到达正定县城是10:30,这个路上时间就比较久了。推荐路线是从石家庄站坐地铁到“北宋站”,那里有“观光1路”公交车直达正定县城,但车次好像有点少,也可以下地铁叫网约车,从“北宋站”滴滴过去不到20元。

广惠寺·华塔

从地理位置上讲,游览正定一般是从南向北再向西,把南城门作为起点,但因为南城门被开发成登高散步场所,比较适合临离开的时候逛一逛歇歇脚欣赏夕阳,所以我们把第一站放在广惠寺,“观光1路”也有广惠寺这一站。

到广惠寺其实就是看华塔,因为几乎没有别的东西,原本的寺院清朝时候毁掉了。这可能是正定最小的景点,但却是全城旅游的开端,停车场和摆渡车也设在这里,有一个重要原因——这座塔太美了,就是很单纯视觉上的美。

即使完全不懂历史和建筑的游客也会被这座塔的华丽所震撼,事实上这种塔确实非常少见,这种塔被称为“花塔”,名字就能看出来样式特征华丽如花束一样,这种塔主要是宋辽金时代多见,之后几乎没有了,现在全国也就十几座,而正定的广惠寺华塔是这十几座里面造型最美最华丽的一座。

这座华塔最初建于唐代,但我们都知道唐塔比较朴实,所以这座塔是金代翻修重建的,下面的部分大体是唐代的构建,上面花的那部分是金代的。主塔四边有四座小塔,在民国的时候已经基本毁掉,是1999年重建的。

仿木结构特性转拼接是值得欣赏的部分,简单地说,斗拱、栏杆、柱枋这些看起来正常是木结构建筑的部件,用木头相对容易制作,但这砖仿木建筑是用砖仿制出木结构的样式,因为砖烧制好之后就很难再修改,所以整个制作拼接过程非常细腻复杂。

广惠寺华塔门票是15元,按理说就这一座塔不该收门票,外面看就行,但为什么收费呢?因为这是正定唯一一座可以登上塔顶的塔。考虑到现在很多地方的佛塔都不允许登顶,甚至压根无法进入,广惠寺华塔这个门票花的很值。

登顶的时候大家要注意安全,因为里面是石头楼梯,比较陡还有点滑,上塔过程中留意看残存的壁画痕迹。到了塔最上层可以走到塔外平座,到这儿是为了近距离欣赏塔的“花顶”部分,都是石雕,狮子、大象、力士、菩萨等等。

到了塔外平座上大家一定要小心,外圈围栏比较低,上面风也比较大,尤其是站在边上仰头看塔尖石雕的时候,手一定要把住围栏。

临济寺

(不开放)

临济寺里面正在装修不开放,但临济寺澄灵塔我们倒是可以从外面看一下,其实欣赏塔的话,如果不是为了欣赏细节雕刻,那么近景不如远景,远景看的是塔的整体形态,包括和其他建筑搭配的位置。

因为不开放,我们就简单介绍一下,临济寺是临济宗的祖庭,临济宗是禅宗的一个流派,宋朝之后成为主流,最大的特点是主张“当头棒喝”,也就是用警示的方式刺激人顿悟,不太强调苦修,而是运用禅智机锋断除执念与烦恼(当然实际上是很复杂的)。

值得一提的是,临济宗在日本得到发扬光大,著名的金阁寺就是临济宗相国寺派的寺院,而京都相国寺的修建者就是著名的征夷大将军足利义满。

临济寺的创始者叫义玄,唐懿宗时代义玄圆寂,他的舍利被分在两座塔里,其中一座已经没了,临济寺澄灵塔就是剩下的一座,但原来的塔在宋金战争时期毁坏,现在的这座塔是金代重建的,后来又经过多次重修。

开元寺

门票15元

开元寺是正定文旅的一个小高潮,有意思的地方非常多。

我们在前面的定州之旅已经介绍过一个历史常识,就是唐玄宗时期把很多佛寺都改名为开元寺,所以寺院的历史往往比唐玄宗时期要早。这座正定开元寺一般认为建于东魏时期,但主要建筑是唐朝重建的。

进入开元寺首先能看到一个巨大的赑屃,它的特点就是巨大,特别巨大,超过100吨,这是中国目前最大的一个赑屃,因为巨大所以看起来有点憨乎乎的,正面看鼻孔特别傲人。这个巨大的赑屃是2000年在正定出土的,当时是建居民楼挖地基,结果把它挖出来了,在旁边的介绍里有详细的挖掘过程说明,可费老劲了。

这个赑屃为什么会这么大?又为什么被埋在地下?

这个赑屃上面背的石碑也出土了,就摆在旁边,这个碑是五代时期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的纪功碑。从种种痕迹能看出,这么大的碑和碑首龙的样式是有称帝的野心,而被砸碎埋葬说明野心没得逞。

安重荣是谁呢?了解一点宋辽历史的朋友可能更熟悉一个人——石敬瑭,他是五代十国时期后晋的皇帝,为了向契丹求援,把幽云十六州割让给了契丹,后来北宋与辽国的矛盾都是围绕这个事情开始的。安重荣是石敬瑭手下的成德军节度使,因为石敬瑭本身就是从节度使起家称帝,所以安重荣也有了称帝的野心,他后来真的反叛但是大败,所以这个碑可能就是在他兵败之后,被砸毁的。

在赑屃对面有一堆石柱子,其实游客进入的门是侧门,正门应该面向南面,我们走到寺院最南边,会发现那一堆石柱子应该是整个寺院的迎面第一座建筑,叫三门楼。但这座建筑已经被毁掉了,现在只剩下这些石柱,仔细观察上面能看到一些花纹和刻字。

从这一堆石柱往后看,左边是塔,右边是钟楼,中间是天王殿,最里面其实原本还有一座主殿建筑但是毁掉了,这就是整个寺院的结构布局。佛寺早期以塔为中心,之后以殿为中心,塔在殿的后面,这座寺院里塔在边上和钟楼对应而主殿在后,可能是一种过渡阶段,也有学者认为现在钟楼的位置原本也应该是一座塔。

我们先去看塔,这座塔叫须弥塔,最初建于唐代,外表看非常简洁朴实,是唐代佛塔的特点,但是也有考据这座塔在清代重建过,塔层比例与唐塔有所差异,有可能是清代仿制的唐塔。梁思成先生认为这是正定四座塔里面形制最古老,但其实最新的。

塔的正门门楣上一块石额“须弥峭立”,门框上的雕刻花纹可以欣赏一下,四个角有8个力士的浮雕,好像在托着这座塔,每一个表情都不一样,非常有意思。

塔对面就是传说中我国现存唯一的一座唐代钟楼,也是梁思成先生发现的第一座唐代木构建筑,其实只有下面半座是唐代的,上面半座是明清时候重建的,后来又再次进行了修复。进入钟楼里面往上看,能看到木结构非常简洁有力,但因为不让上楼,我们看不到那个钟。

也有一些文物研究人士认为,在梁思成留下的照片中看出,这座建筑上半部分也有一些唐代的构造,可惜修复的时候拆除了。

县文庙·府文庙

门票15+10

这两座文庙我放在一起讲,为什么会有两座文庙,简单理解就是省会城市里的市政府和省政府的关系。

说句老实话,如果不是古建筑爱好者,这两座文庙不是很值得一看,因为两座文庙里都各只有一座建筑价值很高,但这个价值是历史文物价值,可能需要有一定研究深度的爱好者才能了解。

整个县文庙的建筑是明代的,但梁思成先生判断其中的大成殿为五代时期的建筑,他怀疑这是一座佛寺的遗留建筑。

府文庙中的戟门是元代的建筑遗存,也是正定唯一的元代建筑。

这两座建筑的细节问题太复杂了,我是完全搞不懂,就随便看看了。

天宁寺·凌霄塔

门票15

大家有没有听过一个成语“偷梁换柱”,就跟这座凌霄寺有关系。

北宋时期正定本地有个和尚,叫怀丙,当时这座凌霄塔的中心柱朽坏,塔身发生了倾斜,怀丙和尚叫人打造了新的中心柱带入塔内,然后让众人离开,过了许久,怀丙带着旧的中心柱从塔内出来,柱子已经换好了,这就是偷梁换柱。认真地说,中国古代建筑技术中的确有偷梁换柱的办法,其实就是不动建筑主体的情况下更换重要部件。

凌霄塔的中心柱设计的确很有意思,不是从塔基开始贯通上下,而是从第四层开始,然后每层用梁连接把重量分担在下面三层。这种设计一个是因为巨大的木材越来越稀少,再一个是工匠们发现不需要上下贯通的柱子也能承担塔身负荷,甚至抗风减震效果更好。

天宁寺最初建于唐代,宋代的时候重修,现在寺院已经不存在,就剩下这座塔了。这座凌霄塔被称为“木塔”,其实下层是砖结构,中层是砖木混合,上层是木结构,但因为每一层比较矮,木檐突出密集,远处看起来就像全木结构一样。

除了凌霄塔之外,门口的石狮子可以看看,这对造型比较独特的狮子被认为是元代的东西,看起来确实和明清那种规范不太一样,有点乐趣。我感觉这个狮子是比较正常的,因为真正的狮子并不胖,但后来的狮子雕得像熊一样敦实,我感觉可能是元代东西方交流密切,人们对狮子可能有真实的观感,后来又开始封闭了,人们就忘了真的狮子长啥样。

隆兴寺

门票50

隆兴寺是正定之旅最期待的大热门,也是正定文旅开发最主推的景点,内部空间很大,可看的细节非常多,建议多留一些时间。

隆兴寺最早初创是在隋朝,最初叫龙藏寺,所以著名的那块隋碑叫龙藏寺碑。现在这座寺是北宋时期修建的,马路对面的影壁上有琉璃龙纹,这是一座皇家敕建寺院。

从外面看,第一座建筑应该是山门,上面写着敕建隆兴寺,康熙皇帝的手书,这座山门其实是天王殿,里面有一座弥勒佛,金代的木雕。

走进寺院里,迎面的是一座遗址,原本叫大觉六师殿,现在只能看到一些基座。大觉六师殿是什么意思?六师殿有的地方也叫七佛殿,是释迦牟尼佛和六位老师,释迦牟尼就是离我们最近的佛,这种殿现存的很少,有名的就是义县奉国寺、交城玄中寺、徐州宝莲寺等等,所以这座大觉六师殿仅剩遗址很可惜。

最有意思的是,上面摆了一长排佛像和菩萨像,我估计是游客们自己带来供的。

从这处遗址往里走是隆兴寺的瑰宝之一:摩尼殿

这个建筑实在是太漂亮了,平面是个十字正方形,每一面各有一个山花向前凸出的歇山式抱夏,这样的建筑现存就这一座。我们先不进殿,门口有一个石香炉,这是宋代的遗迹,香炉正面雕刻的是药师佛,周围是神将。

在摩尼殿里面主要欣赏的是四周的壁画,不过这个室内光线也太暗了,应该是为了保护壁画。能看清楚的是左右两边扇面墙外壁壁画,一面是东方净琉璃世界,一面是西方极乐世界,留意东面南墙正中所画的一对母子,这就是鬼子母,曾经是吃小孩的恶神,佛祖把她的一个孩子藏了起来,她心急如焚,从此被感化,成为儿童的保护神。


绕到殿后,就是这座殿里最美的存在:五彩悬山倒坐观音,被鲁迅誉为东方美神,但鲁迅并不是看到真的实物,而是买到一张这个观音的照片,“倒坐”我们前面发的文章也讲过了,不是倒着坐,而是在大殿后壁坐着。

这个场景是观音说法的普陀洛伽山道场,悬山是雕塑与绘画的结合,虽然后世不断修改涂抹,但原本的神态依然清晰。而且因为大殿内很暗,走到殿后就一下亮起来了,光线正好洒在观音身上,低头慈眉,四周彩色悬雕,仙人、罗汉、鸟兽。如果仔细看,会发现这个观音好像不够端庄雍容,这是宋代观音像世俗化的美感,而且这尊观音你要说长得像美男子也可以,因为观音原本就是男相。

走出摩尼殿回头看,就发现建筑的奥秒了,十字正方形,前后是一样的,不知道是进还是出,空间一下有了恍惚的感觉。

在摩尼殿后面有一座牌楼,1986年重建的,上面写着妙庄严域,背面写的是通津宝筏,这就是脱离苦海的意思,旁边有一块康熙时代的石碑,上面刻着“从此须登彼岸”,脱离苦海到达彼岸,结合起来有意境了。

穿过牌楼就是戒坛,戒坛内是一座明代铜铸双面佛,面朝南边也就是正面的是阿弥陀佛,背面是药师佛,这种形态很少见,阿弥陀佛引导修成正果,药师佛点化救助众生,应该是这个意思。

戒坛是什么呢?就是佛教弟子受戒的地方,受戒之后才能成为正式的僧尼,只有比较大的寺院才有戒坛,北京门头沟有一个戒台寺里面就有。这座戒坛的位置原本是一座舍利塔,后来元末塔倒塌了,明代才修的戒坛。

戒坛上有一块匾“金绳觉路”,李白有一句诗“金绳开觉路,宝筏度迷川”,是不是和前面牌楼上的“通津宝筏”对应上了。

戒坛后面应该有一座韦陀殿,但已经没有了,可以看到一个地基遗址,在后面正对着的就是大悲阁,左边是转轮藏阁,右边是慈氏阁,我们先去两边看看。

大家不要把转轮藏和转经筒混淆了,后者是藏传佛教的。转轮藏简单地说就是一个旋转书架,这是宋代的遗物,遗留下来的极少。这个书架是八角形,中心有一个轴,就可以转动了,直径有7米,高度超过10米,非常巨大。这是象征佛法如车轮一样生生不息,理念和转经筒差不多。这个奥妙在哪呢,这么巨大的物体全部重量在底座上,装满书得几吨重,还是木制的,但是却可以转动。

慈氏阁供奉是站立说法的弥勒菩萨,最早也是北宋的雕刻,据说是一根独木雕出来的,但现在的是90年代重新着色修复的。我们平时常见的大肚弥勒是弥勒佛,明清之后常见的形象,而这个弥勒就是弥勒菩萨,也就是还没成佛之前的弥勒,因为弥勒是未来佛,现在还没成佛。

两座偏殿中间正面就是大悲阁,也是隆兴寺的最主体建筑,原本是一座宋代的建筑,90年代末复建的。大悲阁两边是御书楼和集庆阁,在上面都有小桥连接,可惜不让上楼。

重点看里面的42臂铜铸观音,宋代的作品,也是现存最大的铜铸观音像,不过这尊观音只有合十的两只手是真的铜铸原件,其他的早已被毁掉,后来修复的木头手臂。

站在观音下方往上看,突然觉得不让上楼也是对的,这种体量的观感就是要仰望。

关于这座菩萨像的铸造有个故事,唐朝的时候这座寺院里就有一座铜铸菩萨像,但是战火当中毁掉了一半,五代的时候是半铜半泥的,后周世宗柴荣皇帝灭佛,亲自来到这里把泥塑砸碎,把铜像拿去融化铸造铜钱。到了宋太祖时期,他偶然来到这座寺院,和尚们给他讲了这个故事,宋太祖决定重新铸造一座更加巨大的铜菩萨像,就有了现在这个。

观音下面的须弥座也是北宋的遗留,上面的雕刻十分精美,飞天、力士等等。只是很遗憾的是,这座殿里原本也有大量的壁画雕塑,民国修复的时候毁坏了。

从大悲阁绕到后面是弥陀殿,这是民间筹款修建的,再往后一座就有意思了,毗卢殿。这座建筑原本不在这里,而是正定的另一座寺庙崇因寺的主殿,1959年的时候被迁移到过来的,里面有一尊四面毗卢佛,是明朝万历皇帝为母亲铸造的青铜佛像。毗卢佛全称叫毗卢遮那佛,就是密宗当中的大日如来佛。

隆兴寺的后院很多人会忽略掉,但一定要去逛逛,有一些不属于隆兴寺的文物也都摆放在这里,很多的石碑都在侧面的长廊里,还有正定本地出土的佛像,还有金代广惠大师的舍利塔。


南城门

走完这一趟旅途,咱们最后上南城门,因为停车场公交站都在这边,南城门是正定古建筑重点修复的项目,可以登上去散步,眺望整座县城。

南城门修复比较完善,能看出古代城市防御工事的结构,有三层,最里面是内城,外面是瓮城,再外面是月城,月城和瓮城的门不在同一个方向。这种设计就是为了让攻城的一方被迫移动暴露侧面,不能直接攻破城门长驱直入。

很多古装电视剧里直接攻破一道城门就能冲进城,在现实中是比较少见的,一般的大城城门都有铁铸的关闸,一旦有军队攻城就砸下来,很难直接撞开,而且城门的设计都是一层套一层,不会出现一道城门就破城的情况。即使进攻的一方占优势,攻城也是非常艰难的事情,一般都是围而不攻,等待城内粮食耗尽孤立无援最后无力防守,或者包围四面佯攻分散守军兵力,然后在一处城墙突击攻入。

所以孙子兵法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直接进攻有防守的城池是最迫不得已的选择。

最后再说几个景点,大家可自行考虑,荣国府、赵云庙、城隍庙都是现代仿古建筑,我是觉得没什么可看的,而且我也没读完过红楼梦,有兴趣的可以看看网上的其他游记先了解一下有什么;正定博物馆在隆兴寺旁边,馆藏不多,主要展出的是瓷器、佛像和正定城市绘画,顺便逛逛也行;阳和楼本来是非常棒的建筑,不过现在这个是重建的,面前能看到一个台子,以前那个位置是关帝庙。

“大唐清河郡王纪功载政之颂”碑是好东西,在几个景点之间,可以顺路看看,不过这座碑被包在一个1953年修建的建筑里面,不能进去看,所以意思不大。这座碑也叫风动碑,因为传说有风会摇动,我怀疑外面包一层建筑就是怕风吹到它。

这座碑记录的是唐朝成德军节度使李宝臣,他是安禄山的义子,原本叫张忠志,安禄山叛乱之后他先是跟随安禄山一起,结果后来投降唐军了,不久之后又投靠史思明,史思明死后他又投降唐军了。安史之乱平息之后对他既往不咎,还赐他国姓李,改名李宝臣,让他做了成德节度使,这块碑就是纪念他担任成德节度使的时候治理洪水重修城墙。

说到成德军节度使,我们前面在一个地方提到某个人也担任过这个职位,就是开元寺里那个巨大赑屃的主人安重荣。

返回北京

正定是一座文旅开发完善的县城,所以餐饮店铺都很多,就不用多介绍了,特色的话有个王家烧麦还不错,有点东北烧麦的影子,因为在北京能吃到的多是内蒙烧麦,这种烧麦还比较少见,可以试试,味道反正说得过去吧。

至于说文旅消费,正定的一个问题在于体量有点太大了,前面去的三个城仿古商业区也就几条小步行街,正定则是几乎把半个城都是打造仿古商业区,里面还包着城市主干道,这就对客流量要求很大,如果游客不够的话,就呈现出中国古城文旅商业最尴尬的一面:冷清。

所谓古城文旅,最重要的是热闹的氛围,有氛围游客才能沉浸进去,摆脱日常糟糕的生活,在这儿逛的几个小时里享受乐趣。简单地说,就要足够紧凑,不能让游客闲下来。但如果体量太大,景点和商业街之间衔接不上比较空荡,或者因为人少只能赚几个节假日固定时间的钱,就会有点尴尬。

正定本身资源非常丰富,对于喜欢人少的古建筑爱好者来说很不错,而且公平地说,建设效果已经超过国内大部分地方的文旅开发水平,何况我还是在工作日白天去的,也许节假日就会热闹很多了。

离开正定返回石家庄火车站的路上,沙尘依然在刮着,泛黄的天空让城市蒙上了一层古旧的滤镜,这一层唐土吹来好像真的有点梦回大唐的意思。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铁锈与孤岛

马特

多数人愿意跟随时代,甚至期待自己能引领时代,但总要有人负责落后于时代,成为人群中最无趣的那个人,郁郁寡欢地跟在时代后面捡拾被碾过的碎片。有的人就是永远都高兴不起来,总会在狂欢中嗅出苦难的味道,在歌舞升平里挖掘那些希望被永远遗忘的过往,那些令一小部分人感觉尴尬,同时令大部分人感觉扫兴的记忆。

082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