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丽娜

年青记者,曾深度参与劳工、性别、剧场议题,想要诚实而狡黠地书写。争取社会人的做梦权。欢迎联络:linalinazhu@protonmail.com

寫作療癒論:在關係中的互助寫作何以實現

晚上就寫作療癒的主題,和幾位夥伴做了近兩個小時的探討,針對每個人的“寫什麼”探討每個人的寫作困惑/互助建議;漫長而療癒的個案討論後,再總結普遍的經驗,去探索“怎麼寫”,找到可以聯結起大家寫作的關係;最後是“如何陪伴大家持續而有能量地寫”,探索不同的寫作支持系統。在主題探討後,大家又花了15分鐘的時間,各自記錄下即時的感受及筆記。

這場討論是關於寫作療癒的,中間發生了許多重要的對話,值得記錄一二,作為練習寫作的紀律呼應。當然,這場討論其實更多解決的是每個人各自的困惑,療癒是在每個人身上尋找能量,而不是新開一個新的療癒主題共寫。大概也是寫作賦權的某種呈現吧。

主題討論的開始,每個人就自己想要發展/完成的寫作在同一個協作文檔中羅列,完畢後每個人開始分享自己想要寫作的東西,同時還有自己在寫作上的困惑。表達時,我們把它們大約分成三個類目——

第一類,拖欠積年的舊稿,過於龐大或歷史悠久而始終無法開始。

第二類,工作上的任務式寫作。

第三類,即時的或是想要保持每日寫作習慣。

後來發現還有一個新的類別,是區別個人寫作和集體的共同寫作。

針對不同種類的困惑,每個不同項目或主題上寫作困惑(比如無法開始/進展緩慢/堅持不了),我們在逐個討論中發展出了一些應對的方法。

拖欠的舊稿始終無法開始,怎麼辦?

大半在場夥伴都有碰到這樣的問題,一個事情做完了,想要記錄下經驗,或是系統地寫作發表。但因為各種原因始終無法開始,最後拖了一年又一年。按其中一位夥伴地話來說,不寫完它,就“好像這件事情一直沒有完成”,如鯁在喉的困擾。

這樣的寫作困擾其實連我自己也有,拖得越久,期待越高,越是寫不完,甚至無法開始。最後那種原本新鮮熱辣的生命感覺隨著時間流逝而漸漸遠去。所以,第一個解法其實應該是在意識到要記錄的當下立刻開始書寫,或者是即時書寫,趁著感覺和記憶熱呼呼的時候,無論啥樣子都給寫下來。

如果晚了,但還留有文本/錄音資料,想要日後有時間整理發表出來。就需要將大任務拆分成小任務,明晰每一個步驟,為這些小小的步驟設定日程,定期推進一點點。比如素材歸類/文本圖片整理/編輯(第一部分/第二部分等),最後審校修改完成,確實一個漫長的線路。

 如果是個人寫作的推進可以找人陪伴著,小組共寫,約定同樣的時間及地點共寫,或是在一個文檔中約定一起共寫。處於陪伴中的寫作關係,將戰勝這條漫長又孤獨的自我寫作。

但假如是共同合作下的集體寫作該如何推進呢?

如果是同一主題,可以大家共同擬定分工/時間/內容,組成編委會,be together在這樣的環節中尤為重要。這樣基於深度聯結產生的集體寫作,依靠各自書寫的其實更少,更多依靠於大家的對話討論和交流,互相碰撞。所以也許大家聚在一起聊上一晚或幾天,再把語音轉文字,是不是更好玩的選擇呢?

 怎樣寫作一個大主題的系列呀?比如指南/教程/經驗性的冊子。

這個類別的關鍵,好像主要在於案例整理和問題導向。大主題一般帶著一個重要的大問題,“如何應對”“如何處理”“怎麼辦”,那就需要先將這個大問題拆分成十幾個小問題啦,比如“這個大問題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討論和寫作這個大問題”,“這個大問題裏還包含了哪些小問題”,隨後每個小問題拆分。問答問答問答,一天寫一點點,就像自我對話那樣寫完啦。

 我們要如何堅持即时或每日的写作?

结束后立即写,不能隔夜,观察记录也要趁热,可以在回程的車上寫,可以在睡前睡眼矇矓寫。就算寫不動了,也可以用语音记录转文字。

當下的感受記錄是尤其寶貴的,哪怕是零碎的,只能擠出幾十個字,只是流水帳還是亂七八糟的想法,記錄下來的支離破碎在回看時也是有價值的。因為時間對事件和你個人感受的串連,就已是最大的歷史感。

逼著自己寫耶實在寫不出來,怎麼辦?

寫作是一個很靠近終端的勞動,你也許要經過經歷,閱讀,對話,思考,反芻,拖延症,才能最終書寫出來。這裡的意思是,身體經驗其實是先於你的筆的。寫作有時機,當你準備好了,自然你就能開始流暢地書寫了。

寫不出來的時候可以去去實地田野踩踩,也可以去跑步選擇自我對話,要是想要寫書評卻遲遲不難開始,也擔心書讀不完,那就先開始做一個讀書會呀。把寫作置於關係中,置於未知的開發狀態,也置於可以討論和對話的不斷補充的場景,寫作的豐富性才可能源源不斷。這樣也是為缺少激情和動力的寫作任務,來創造動力的方法。

當然,寫作並不是表達的唯一媒介。寫不出來可以換一種感官來說,或是畫畫,或是照相,也可以舞蹈,書寫記錄也只是你自我表達的一個出口而已。

最後,我們發現,號稱孤獨的寫作,想要有能量且持續地書寫下去,其實更需要建立一個寫作者的支持網絡,大家在互相的支持中可以一起約定工作,可以互相求助,可以發展和生長。

我們組織了兩個小組:一個叫舊稿喚醒小組,來合作處理未完成的積年舊稿;一個叫15分鐘經驗即時記錄小組(我隨便想的臨時名字),你看到的這一篇,就出自這15分鐘裡簡短筆記的延伸。

我們每個人都好像有一個老長老長的寫作計畫表,但开始前要先分清,which is top issue now?

希望大家都能持續而有能力地寫作下去,有進展請期待下回更新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