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盜先生

寫字和畫圖的人。 歡迎戳我 myfragile2016@gmail.com

無法成為未來的那個清晨 #28

發布於


又是一棟旅館大樓,我邊抽菸邊看,但這棟似乎才剛裝修不久,可以看得到招牌正誇張的寫著旅館,非常高調的寫法。外表塗上顏色鮮豔的油漆,奶黃色,藍綠色這樣的交錯,附近有專屬停車場,cecilia開進去之後,我還在想,要我付錢住這種旅館,寧願睡公園還比較好。

『接下來怎麼辦?』我問cecilia說。

「似乎已經完全不一樣了啊,在我的記憶中,是更破舊,更廉價的旅館。」她說。

門口擺著兩隻不知道甚麼動物的動物雕像,旁邊有椅子,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想坐的意思,覺得坐了,就被吸進去甚麼東西裡面。

『要進去問嗎?』我問說。

「呃...要怎麼問?請問10幾年前有沒有XXX這個人住過這裡嗎?好像哪裡怪怪的。你不覺得嗎?」她說。

『正確來說是幾年前?必須先搞清楚這個才可以進行啊。』我說。

「13年前。」她說。

『那就直接去最近的警察局問看看吧。既然這地方已經變了,你想不起來也沒有辦法。』我說。

「這地方真的有人住嗎?」說著她往櫃檯的地方走。我並沒有跟著走進去,說實在不想踏進去這種地方。只是瞄了一眼裡面,看得到兩女一男提著大包小包正準備入住的樣子,還真的有人住啊。

看得到她跟櫃台的年輕小姐說了幾句話,似乎還有制服的樣子,不過以她的年齡來說,13年前肯定還是小孩,根本不會知道以前這裡有人跳樓自殺吧。再者,有旅館會刻意說出這裡曾經有人跳樓自殺這件事嗎?不可能,在怎麼樣生意上都要避免,至少我是這麼想。

cecilia走出來。她搖搖頭。「這種旅館完全沒有人情味可言。」

『你好歹也裝作一下要入住的樣子吧。』我說。

「我就沒有帶甚麼東西啊,她一看到連聲問候都不問,我上去說想請問一些以前的事情,那個人只是說我才剛就職,以前的事情我不知道喔。對話就結束了,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她說。

『這也是沒辦法的,對這家旅館來說可能正努力的塑造甚麼新的形象吧。以前的事能忘就忘。走吧,去警察局。』我說。

「這世界持續在變。」她說。

我們上車,她用GPS找著警察局的位置,這附近有兩個,總之先去近的那個吧。

「只要5分鐘,很快的路程。」她說。

『連我抽一根菸都不夠的時間。』我說。

引擎發動之後,車子舒服的往沒辦法只能有目的地的地方前進。我並沒有選甚麼歌,時間太短了畢竟,但不聽甚麼,好像有點不習慣。

「關於家的問題。」她說。

『你說。』我說。

「至今仍然沒有一個地方是我可以說出我回來了這四個字的地方,我一直在尋找,不知道是要對的人,還是對的房間。我不喜歡布置,覺得反正都差不多,也不喜歡打掃,乾淨又怎麼樣?不過浴室沒有辦法,還是要維持乾淨。沒有冰箱,洗衣服都用投幣的,就直接在天花板掛一條可以曬衣服的鍊子,就這樣曬衣服,每天窗戶都閉的緊緊的,開著吵死人的冷氣。我寧願每個月多工作一天,也要這一個月每天都有冷氣吹,我是抱持著這樣心情開冷氣的。喝完的飲料罐跟手搖杯就堆在電腦桌旁,大概只是一個月清一次,很可怕的人生吧。但就是沒辦法,這個房間我完全不想維持甚麼家的感覺,只是求便利且暫時的停留地。被單跟床罩都至少一季才拿去洗衣店洗一次,枕頭套買了一堆不相干的顏色,只是便宜的兩個禮拜換一個,有的時候在房間裡會突然想,這裡是哪裡?我在這裡做甚麼?那個106號房也是,看起來只是誰的房間而已,我不讓人進去,都是我去別人那裏,不管怎麼樣有人說要來我房間就用任何方式推掉。賺來的錢只是買著飲料跟早晚餐這樣,剩下的就存進去,懶得買甚麼香氛甚麼的啊,還是甚麼覺得美觀的擺飾,隨便啦,這種事情。我連化妝品都是便宜貨,那種百貨大樓的根本連逛都不想逛,說到底百貨大樓只是奢侈品的堆集地而已吧?海盜先生逛嗎?一樓就是各種香味混雜的樓層,穿著昂貴衣服美麗的小姐總是在跟比自己年紀大上許多的人講些甚麼,很膩喔。二樓就是些床啊枕頭啊,衣服之類的....,好像扯遠了。我想說的是,我沒有真正的一個家這件事。至少到目前還沒有。」她說。

『我的觀點是這樣。我也沒有家的實感,但我會讓自己像是在生活。例如家裡清掃的隨時誰進來都可以,煮熱騰騰的白飯,我不會煮所以就是配罐頭,抽菸所以要有陽台,就順便放洗衣機這樣,其實我也只是想讓自己像一般人一樣而已啊。一般論的房間,一般論的家。這是我對於房間的概念。』我說。

「嘿,到囉。」她說。這個警察局也有專屬的停車場,不用找停車位對於開車的人可以說是相當友善。車子駛進停車格之後,我突然想到現金袋的事情,好險沒有人動過我的外套,依然躺在內側的口袋裡面,忘了或被拿走就糟了。

cecilia下車之後看了我ㄧ眼。我則示意不用抽菸沒關係,兩個人就這樣走進警察局,這次可說是警察局而不像是派出所了。

這個建築有兩樓,一樓我們一進去可以看到一張大桌子有一個警察正坐在前面,從白髮的程度看不出幾歲,有些微的白髮但沒有很多,可能40到50之間吧。後面就被隔起來了,完全看不到是甚麼情形,看來是講究私人空間的一個建築啊,就算是警察也是需要點私人空間的。

「不好意思,我想詢問一下關於13年前的案件。」cecilia直接說。

坐在面前的警察好像驚覺了甚麼一樣瞬間挺直背脊。「是,你說。」

「這附近不是有一棟剛裝修的旅館嗎?關於那邊的案件。」cecilia說。

「甚麼樣的案件呢?」警察說。

「跳樓自殺的案件,但那時候我才國中而已,很多事情沒有人跟我說,我自己也忘記了。所以想弄清楚整個案件的流程,雖然說自殺可能不會有甚麼調查,但我想盡可能的了解事情。」cecilia說。

「請問你跟那個人的關係是...?」警察有點防備心的說。

「我是他的女兒。」cecilia說。

「嗯...有點難辦耶。」警察說。我知道到我出場的時機了,我ㄧ樣招呼了一聲把警察帶出門口,從外套口袋拿出現金袋。『不好意思,無論如何都還請您幫這個忙。』警察先是拒絕一直揮手往後退了幾步,我則上前把現金袋塞到她上衣的內側。他這才ㄧ副勉為其難接受的樣子。沒辦法,這世界就是這樣。

我跟警察再度回到了這個大桌子來,cecilia不知道有沒有看到,不過總之,她並沒有甚麼表情的變化,只是等待著警察開口。

「身分證借我看一下,我盡量幫忙,雖說可能不是我們這邊負責的,但電腦資料是相通的。」警察說。似乎是個比較誠實的警察。

cecilia拿出來放在大桌子上,警察一樣翻到背面看。「你變了很多啊,這照片都看不出來是妳了,很久以前拍的吧?」警察說。

「呃...對,至少快7還是8年前拍的了吧?」cecilia充滿疑問的說。我也搞不清楚。

「父母親都過世了,想必很難受吧。怎麼樣,要不要順便調查一下你母親?」警察說。

「沒事母親之前已經調查過了,那時候還沒有電腦資料這件事。再麻煩您查一下我父親。」cecilia說。

「喔。」警察好像很無趣的說。「你們兩個坐在這邊等我一下,我去資料室查一查。」

我跟cecilia異口同聲的說謝謝,然後兩個人彼此沒有說話。我環視目前看得到的內部,右邊的牆上是公佈欄,貼滿了看不清楚的宣導海報,左邊則有一隻穿著警服站立的警犬應該不是雕像,雕像的感覺更重,這應該只是塑膠做的而已。會不會每個警察局都有一樣的吉祥物警犬呢?我試著想像了一下。

大概過了10分鐘,警察還是沒有出現。倒是有一位警察剛從外面回來的樣子,看到我們兩個坐在這邊問我們要不要泡杯茶給我們喝。不用麻煩了,謝謝。我們說。我倒是蠻想抽菸的。

「不會有甚麼問題吧?只是單純的自殺事件沒錯吧?」大概等到15分的時候cecilia問我。

『沒事啦,畢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說不定只是不好找而已。』我沒甚麼自信的說。

到了20分鐘我實在忍不住了,就先走出來抽根菸。心裡只是想著不是已經都用電腦建檔了嗎?只要搜尋一下就可以查到啊,然後把全部的資料列印出來,我們問問題這樣不就好了,只要照著資料回答,雖說不至於逃跑,這裡好歹也是警察局,但不知道為什麼有點擔心他就不會再出現了。還是說,事情沒那麼單純?各種疑問在我腦裡徘徊,但我想不出個所以然,並沒有甚麼可以讓我接受的想法,搞不懂。

我看著cecilia的神情越來越慌張,我把菸擰熄之後進去拍拍她的肩。『也許是個比較笨拙的警察啊。』這時候我想不到,也許事情不會在更糟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無法成為未來的那個清晨 #29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