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pan

Let It Be

生命作为生命去展现

意志作为意志去斗争

这两句在今早跨入公司大门前得以成型。代表了我对热切生活的向往和理想缺失的痛苦。也许我们不需要虚假的仪式去设定、去追逐,个体的目的就存在于当下的每时每刻。存在即展现了完整的自我,每一刻都是真实的。而想象构建了另一种世界,是想象去体验的世界。

世界和时间,语言含义上被设定为不同的维度,但这两者是否在一刻度上代表同样的意义?(某时刻点的世界——世界的某时刻点)

但是,生活或者说理想映射下的现实是怎样的行为?怎样的情感?怎样的表现?想到过去某人说的“你开心就好”(特别伤人),也许在“开心”和“满足”之间会有一个选项。而烦恼也多半是因为期望去匹配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