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青

酷兒,鱗翅目,寫一些愛與性。

致倖存者__

她的生命我理解不能,亦無從應答,只能掉淚,更厭惡自己被她的荒蕪殘垣所吸引

不是因為有趣才笑的,而是把自己試圖活絡氣氛的傻勁,錯信為釋出善意的表現,為此感到可笑難堪。

她的生命我理解不能,亦無從應答,只能掉淚,更厭惡自己被她的荒蕪殘垣所吸引,這裡的「作者已死」並不只是詮釋學上的幾個字,而是作者真的死了,但體肉官能正常運轉著,屍水漫到我腳底,我竟覺得美。

要知道敵意是傷痛疊成的,善意也是傷痛疊成的,有人愛得骨感、有人無法再愛、有人七竅出血還試著愛人。

她跳舞。作詩。解離。

偶爾會跑回無能為力的懊喪裡待著,過一夜。

「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望儒學愛好者別再喊這種屁話了,留給自己用就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