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巳

我们绝不倒下! 文章长期在此发表,请追踪此账户

稳定何以大于天?

“臣皆亡国之臣”

一月二十五日,武汉肺炎人数已经是千人有余,看了这条新闻,心中突然就冒出这几个字,那么,怎么一个“亡国”之论呢。

不久前还有位王专家,宣传讲“可防可控可治”,如今自己也是成了肺炎患者,且不说到底是否可防、可控、可治,单来看看这个逻辑

问:武汉肺炎有无特效药?
答:暂时没有
问:是否清楚传染源
答:不清楚
问:物资是否紧缺
答:二十五个口罩一千元
问:有何结论?
答:可防可控可治!!!

当然,宣传是不需要逻辑的,即使你的“可信数据”与费米估算违背、与传染病数学模型违背,甚至与医院护士自身的认知违背,你也大可以说自己是权威的,但问题是,“说”有用吗。

明知道没有特效药可以救治,为什么还好大喜功地办一出惊了全国各地的“万家宴”,为什么还要一众领导出席“团拜”,把“克服肺炎恐慌,坚持演出”当作好事?下到武汉市,上到中央区,“亡国之臣”多有亡国之行,已经不单单是一人两人,而是集体幻觉,上行下效。

十二月末,就已经有国际教授发声,既然是冠状病毒,就首先应当假定人传人,当然,不排除某防火墙拦住了通信,让中央没能看到消息,不过姑且当作中央知道,那么为什么还要摆出一副“没人批示,就没有疫情”的奇怪模样?

好一位习大大,此人不说话,全国一片安宁祥和,此人一发话,全中国立刻爆发疫情,武汉感染者一日猛增三倍。

太平哉中国。

有人问我,中国何时能防住“人祸”?那么我要说,只有当中国有了新闻自由,有了公开政府,有了监督体制,有了自由言论,没了官僚作风,没了极权号召,没了维稳万岁,没了“永远太平”,中国才能走出人祸。

刘水巳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五日 于中国 辽宁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从SARS到武汉肺炎——我们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工作可能已经接近崩溃边缘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