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巳

我们绝不倒下! 文章长期在此发表,请追踪此账户

从SARS到武汉肺炎——我们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SARS过去十七年,其实在SARS里,感染八千人,死亡八百人,的的确确可以称作是是一场大规模的瘟疫,然而时至今日,可能有许多人已经不能清晰地记住SARS结束时的统计数据,却依旧对政府瞒报疫情的“黑历史”记忆犹新,令许多人感到恐惧的,不单单是瘟疫"天灾",更是在隐瞒、谎报中产生的“人祸”。

曾经在心理学著作中读到这样一段话:

人类为什么怕黑?不是因为黑色本身有多么可怕,看到黑色并不能使人恐惧,真正使人类恐惧的是黑暗象征着的未知,我们永远不知道黑暗里有什么,所以我们永远恐惧。

放在瘟疫中,其实也是同理,二零零三年,中国有十三亿人口,八千人感染,可以使人担忧,也绝没有到达让人惊慌失措的程度,那么,为什么我们依旧对“非典”心有余悸?

因为这是我们中国人(或者至少是一整代中国人)第一次意识到,隐瞒和“伪和谐”可以让问题发展到什么程度,自那以后,许多人认识到,这样一种“伪和谐”,只有两种可能性——维持下去,逐步崩溃,或是被戳破,认清现实,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对策,永远都逃不脱对未知的恐惧。

如果过去说“可防可控”,现在承认是“持续人传人”,我们就可以确切的说,轻慢应对,强行安宁的“可防可控“就是谎言,然而谁又能保证当下这一句”武汉有应对能力"就不是另一句谎话呢?

一个谎言需要用无数个谎言来弥补,实非虚言,而当”安宁和平“的表象和在瘟疫中办”万家宴“的好大喜功并存时,对未知的恐惧就会被完全的激发出来,真相可能使人恐惧,但至少不是一种”怀疑链”式的赌博宣传。

纵观新中国历史,在每一场灾难里,中国人似乎都有信心克服困难,但往往真正从心理上打倒我们的,是虚假和未知,因为真相或许严酷,但清晰可见,而谎言看似和平,但永远没有人知道,谎言背后可以有多么严重的问题存在着,我们只能有信心解决一件我们清楚情况的问题,如果问题始终被藏在诸如瞒报、美化的一层层黑幕之下,将没有任何人可以保持信心。

这可能就是我们真正害怕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