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8126 
刘水巳
置頂作品

郭沫若的人民文学(一)

“这就是你崇拜的大偶像,装饰这个社会最大的文化屏风。”过去的要谈谁?要谈郭沫若。谈文人,要从作品开口,郭老的作品可讲得上一波三折,不是说情节,而是看他的创作轨迹,前后起伏,险象环生。亲爱的江青同志,你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 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

刘水巳

从方方、许可馨与艾米布罗姆奎斯特说起

立了这个题目,则先从这三位是何许人也说起,或许有人已经相当了解了,不过为严谨所需,还是加以介绍。方方,是自从相当一段时间以前就在网络上广为传播的一个名字了,其人、其事当然不需我来介绍。许可馨,何人也?她本人信息我当然不会加以“人肉”,不过这是一位留学生,且对中国大有意见,在公众媒体上用词相当激烈,这是的确的了。

刘水巳

且进且退看"问责"——兼悼念李文亮医生

李先生,和十三位与他相似的人,成为了烈士,在我看,这不但但是对抗瘟疫的烈士,更是对抗言论压制的烈士。李先生被承认为烈士,这是巨大的进步,这是难得的、甚至堪称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绝无仅有的,一个与中国政府发生了激烈的思想矛盾、言论对抗的个体,可以被政府承认为光辉的形象,从这一形式上来讲,这是巨大的进步。

刘水巳

摊派出来的感恩

纪念“感恩总书记,感恩共产党”奇文发布与撤回 瘟疫是一件恐怖的事情,这是毫无疑问的,中国挺过了这场瘟疫,这一点是伟大的,也是值得铭记的。是谁帮助大家听过了这场瘟疫?我数不清,谁也数不清,是那位敢于指明疫情的医生,是那位往返于隔离医院间的司机,是那位在疫情时继续坚持送餐的外卖员,...

刘水巳

稳定何以大于天?

“臣皆亡国之臣” 一月二十五日,武汉肺炎人数已经是千人有余,看了这条新闻,心中突然就冒出这几个字,那么,怎么一个“亡国”之论呢。不久前还有位王专家,宣传讲“可防可控可治”,如今自己也是成了肺炎患者,且不说到底是否可防、可控、可治,单来看看这个逻辑问:武汉肺炎有无特效药?

刘水巳

从SARS到武汉肺炎——我们真正害怕的是什么

SARS过去十七年,其实在SARS里,感染八千人,死亡八百人,的的确确可以称作是是一场大规模的瘟疫,然而时至今日,可能有许多人已经不能清晰地记住SARS结束时的统计数据,却依旧对政府瞒报疫情的“黑历史”记忆犹新,令许多人感到恐惧的,不单单是瘟疫"天灾",更是在隐瞒、谎报中产生的“人祸”。

刘水巳

余观武汉“谣言”

谣言,遍地谣言,又抓了四个“谣言”,治病救人不见成效,谣言清理倒是干净。在尚且是“可防可控”的阶段,疫情没能控制住,谣言倒是控制得一干二净。无怪乎有人讲,因言不能获的罪,大可以因谣而获,不过这里要明白一点,最大的谣言不是人民传出的,而是政府造出的既然只有四十一人感染时,整个疫情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