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巳

我们绝不倒下! (文章长期在此发表,请追踪本账号)

驳”中国特色“之根基 ——我,一个大陆人,为什么不愿”特色“

    写在前面:文章结构上,前半部分是理论阐述和论述,后半部分着重反驳了不少大陆人拥护大陆政治体制的理由,如果是快速浏览,没有仔细了解理论的实践经历,可以着读一读后半部分,变革一下思想。


    作为一个生在大陆,长在大陆的大陆人,想要不受到些“中国特色”的熏陶是极难的,中国人总是常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特殊性,以此引出它的合理性,说它“符合中国国情”,然而本质上来讲总逃不过一个圈子——之所以实行“中国特色”,是因为它“符合中国国情”,而之所以“符合中国国情”,是因为依照“中国特色”的经济发展了多年而没有受阻,然而,没有受阻的发展就可以代表着一种制度真的合理并符合国情吗?

    对于大陆而言,“中国特色”的唯一意义在于它可以容许每一个领导人或者实际控制人随心所欲的把自己的思想甚至思维方式强行加入国家的管理,甚至违反普世价值观。从这一系列的“特色名单”就大可以看出端倪: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细看就会明白,这不过是每一代领导者(鉴于除了毛与邓二位,几乎没有受民众真正支持者,可能称作元首更加合适)的个人意志强加于国家管理体系的表现罢了,而这种行为竟然被宣扬成某种治国的基本原则,成为一个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的治国方式,也实在哀哉,实际上,从很久以前,邓小平就讲了这句话:

        “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

    大陆从未做到这点,反而越发远离这个追求,从修稿宪法到倒行逆施,连一步之遥都说不上了。

  其次,”中国特色“还自称它促进发展,然而从最基本的层面上来讲,发展并不特指当前大陆政府所宣传到的经济发展,发展本身就应当包括公民平等、政治权利、自由思想等等精神上的发展,我个人不敢说对马列主义的著作深有研究,但至少也通读过马克思的不少著作,其中对于阶级问题,至少有一点是绝对明确的——即阶级平等,这个目标当下不敢说在哪一个国家真正实现,但至少我可以断言在当下的大陆绝对没能实现,在”中国特色的深刻影响下,一个打着“社会主义”旗帜的国家竟有着0.462的基尼系数(简要的解释就是指一个国家的社会收入平均度),大大高于被中国政府指为资本主义的无数国家(基本数据:美国:0.39,韩国:0.355,中华民国-台湾:0.336,不讽刺乎?),这或许也堪称中国特色的功劳之一,我始终认为,在当下,在各个国家的保护工人、限制工时、保障工作环境的法律之下,真正被马克思所反对的、野蛮而残暴的原始资本主义已经不复存在,至少已经仅存在于极少数国家,即使远到欧美等等资本主义的发源地,其平等与均衡也大大高于今日之大陆,至于政治权利,抑或民主思想,我想一个大陆人,也不必多说。

    退一万步讲,即使单论经济发展,”中国特色“也未见得就是良药,近四十年,中国财富固然得到快速增长,但增长的核心受益者完全不像设想中那样属于民众,甚至可以说民众的富裕不过是少数人富裕的“副产物”,在少数人从贫民到“万元户”再到百万巨富的同时,在多数官员从干部到大人再到官吏的过程中,大多人的生活才得以改善,这种“中国速度”实际上的作用者是四十年以来中国的民众,然而可悲的是,中国民众并不真正享有了发展成果,所谓“身着绮罗者,不是养蚕人”,如果有人读过《资本论》或者其他任何一部这样的著作,就会知道这种剥削方式与18世纪、19世纪工厂主剥削工人的方式如出一辙,不同的是工厂主的剥削被民众所反对、被工会、被民众组织所禁止,于是最终消亡,而大陆政府的剥削被政府立法所保护,成为国家存活并取得“发展”的基础......何况,如此迅猛的增长速度不是因为中国制度先进,而恰恰因为中国制度落后,落后到举国困顿,如同一个从零开始学习的孩子,从0分提升到70分永远都极其迅速,而从80分提升到90分则可能花费数十倍的时间,这并不代表着前面那个70分的孩子有更好的学习方法,那只不过是他原来太差,而对于大陆,那只不过是它原来太穷了。

    至此。第一部分完结,社会主义或中国特色,大概就是上述所说的那些东西罢了,理论性的东西就到这里,下面反驳几个大陆人常说的,支持社会主义的内容:

    1    香港资本主义让人住在“胶囊”里,睡在马路上,难道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好吗?

    反问你一句,换做你是香港的管理者,你就觉得社会主义,中国特色救得了香港? 面对着740人/平方千米的蜂窝一样的人口密度,你又有何方法?这种人口压力不但在中国是独一无二,在世界上也是难觅第二,连被大陆人当成反例的印度,其人口密度都不及香港!再放眼上海、北京,那个不是笼罩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里?有哪个不是人人住得与香港一样?其中难道就缺乏连香港也不如的地区吗?北京那20万人民币一平方米的房子,难道就活得了人,救得了人吗?上海北京,甚至还没有面临着香港那样的人口压力,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大陆的制度照搬过去,禁止游行,拒绝普选,天下缄口,就真是改变香港之路?

    2    西方的资本主义多党制、分权制来回竞争,效率底下,难道是优点?

    我承认大陆的一党制,的确具有着高效的速度,然而速度不过是表象罢了,大陆所谓的“效率”,建立在鲁莽与暴躁的基础上,的确,中央一声令下,全国上下全面减员,一时间热闹非凡,动作迅速,那么,然后呢?速度、效率之后呢?几十万的被裁员者劳动十几年,本应是得到国家承诺者,一朝“减员增效”却穷困潦倒,暴躁的“效率”之后,国的目的达到了,人的权利丧失殆尽。一项制度,一项法规,只凭一个政党,一个领导团体一声令下就贯彻,一幢要拆迁的楼房,几个政府领导一纸批文就能强行推倒,“速度”倒是起来了,“效率”也的确上来了,然而合理性、合法性、公正性就荡然无存了,反倒是多党民主,监督制衡,固然十项法案仅有一项可以通过,却免受冲动决策与强制压迫之害,舍弃伪“效率”,拿到真“合理”,不是优点乎?

    上面两个例子,不过是两个最典型的,不久之后我会专门写文章来驳斥一些这样的论调,其实写了这么多,核心思想只有一个,大陆的“中国特色”,既不姓“资本”,也不姓“社会”,而是姓“压迫”、姓“独裁”、姓“法西斯”!

本人一切观点接受讨论与反驳,本人愿意与更多人交流,总结观点,得到更趋近于正确的政治思想


2019.11.20 刘水巳 于中国大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