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巳

我们绝不倒下! (文章长期在此发表,请追踪本账号)

革命、暴力与不合理暴力

發布於

首先,明确一点,本人坚决反对烧平民、斩人一类的行为,即使在报复的角度上来讲,斩一个警察的城果也比把一个手无寸铁的平民烧伤大得多,暴力是合理的,但暴力要明确对谁

现在,我们再来谈一谈革命和暴力的关系,有人是认为革命可以不使用暴力,并用印度甘地的例子来证明,我认为这是完全不具有说服力的,原因如下:

印度民族革命的后期,英国的世界霸权已经衰落,前期的暴力革命(火烧警察局等)已经严重打击了英殖民的力量,这一时期的革命是在前期很长时间的暴力之后成功的,本质上也依赖与暴力革命,只不过是依赖于别人的暴力罢了。

其次,恰恰是因为没有暴力,引渡的社会矛盾遗存比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很少有国家在革命以后还遗留着如此严重的等级问题,种姓制度几乎是不可改变地扎根在印度社会(此外这也可以论证一件事,改良的道路往往很难行得通,因为有既得利益者坚决反对)

因为以上二点,我们认为这次非暴力革命,既不非暴力,也没有彻底的完成革命。

现在,我们再来论述非暴力的问题,我认为,全世界的任何一次革命都不可能非暴力,作为大陆人的我们,更应当意识到,“革命不是请客吃饭”、“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如果有人认为徒手请愿可以取代游行,那么这个人理应活在中世纪,因为自中世纪依赖的一切革命几乎都需要暴力,英国开始,是议会军与王军的暴力战争,法国则是全面性的暴动和暴力内战,俄国十月革命则把沙皇全家屠杀,旧贵族勒死、绞死者数千。

这些革命里有无不合理的暴力?有,一定有,但不合理的暴力与合理的暴力组成了革命,如果你要求十月革命善待旧的贵族和富人、要求法国大革命不把整个反革命的守旧集团扼杀、要求议会和王军和平谈判,那么革命显然无从发起,这里有无冤死者?有,我也为冤死者感到惋惜,并且对错误的消灭这些人认为非常的不合理,因此对待这单个事例里面的错误暴力,我们绝对反对,并且要求将这里面的暴力者遏制起来,加以严惩,但同时我们也要明确一点,那就是这种不合理的暴力必然伴随着合理的暴力,我们可以像减少误差一样减少它,但却不可能消灭误差,因此绝不应因为这少数的不合理暴力,而否定整场革命,暴力莫过于法国大革命,然而欧洲没有法国大革命,制度进步不知到合适才能成功,暴力莫过于十月革命,然而俄国没有十月革命,恐怕在酒馆里也不敢反对沙皇的恐怖状态还要持续几十年,暴力又无过于印度革命火烧警察局了,但是我们难道因此就说反对当时的印度“英伪政府”是错误的吗?

合理的暴力应当保护和支持,不合理的暴力应当反对并压制,但无论如何,不能因为一小群人的不合理的暴力行为,就全盘否定,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两件事:

将不合理的、为革命抹黑的不合理暴力纠正遏制

继续发扬合理的暴力革命,坚持诉求










同时,我个人为前段时间的不了解实际情况而发布的文章向各位读者致以诚挚的歉意,今后一定在了解事实情况的基础下发布文章谢谢大家!也向某几位希望解放军暴力收复的人表示,不要为一时的情况冲昏头脑,警察暴力尚且是警察国家,军队一旦干预,大陆就无异于北洋军阀、蒋家王朝的军警统治了



刘水巳  2019年11月19日

3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