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nxi

代码输入员

git checkout -b miner: 码农的一年矿工生涯

九年前的一月三号, Bitcoin Genesis Block 被挖出,中本聪在创世区块的 coinbase 里写下对金融体系的不满,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用下面几步得到他写下的的原话:

  1. 打开终端 (Mac 自带的叫 Terminal 的 App)
  2. 复制粘贴这句命令然后按回车: curl https://blockchain.info/rawtx/4a5e1e4baab89f3a32518a88c31bc87f618f76673e2cc77ab2127b7afdeda33b
  3. 返回的结果里找到 inputs 里的 script,是十六进制编码的信息: 04ffff001d0104455468652054696d65732030332f4a616e2f32303039204368616e63656c6c6f72206f6e206272696e6b206f66207365636f6e64206261696c6f757420666f722062616e6b73
  4. 最后我们复制粘贴去一个 hex decode 工具里http://www.convertstring.com/EncodeDecode/HexDecode 进行 decode

我们便得到了 “The Times 03/Jan/2009 Chancellor on brink of second bailout for banks”,这是 2009 年 1 月 3 日发表在 《The Times》 上一篇文章的标题,主要描述英国总理正在考虑第二次对银行进行援助而避免破产,一句没有上下文的标题放在了刚刚经过金融海啸的 2009 年,可以明显读出中本聪对当下金融体系的失望,而这句话会永远存在在比特币的链上,不可篡改。

对区块链的原理有了解的朋友会知道,这个不可篡改性是为了保证比特币不能一块钱花两次(双重支付)而衍生出来的的,而为了保证这一特性,引入了挖矿的概念,矿工在这里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因为挖矿节点的趋利性所产生的最长链法则,保证了分布式账本的一致性。所以理论上来说,算力越大,越分布的币种更安全。矿工也为链的安全性出了一份力。

我开始当矿工完全是误打误撞,去年4月香港电影节面基了一位豆瓣友邻,上海飞过来的码农 Lambda 桑,大家喝茶瞎扯时便扯到年初突然暴火的 ETH,他提到他在学校实验室自己搭矿机挖矿,还忽悠他的导师是用来跑深度学习的英勇事迹,大家哈哈大笑后他说:“朋友在湖北某处有个小水电站的资源,要不要一起挖矿玩玩”。一拍即合,接着我就花了两个周末把华强北跑了一遍。

本科学电子的我对华强北一点都不陌生,朋友创业时也经常陪着一起瞎逛,但去年这个时候的华强北,绝对不是你平常见到的景象,攒矿机的商家,找显卡的矿工,人声鼎沸。首先,去年年初 BTC 刚刚走出门头沟的阴影,小众的 ETH 突然暴涨十几倍,矿工们蜂拥华强北咨询矿机和显卡,但当时整个华强北倒腾整机矿机的店家不多,大都还是组装电脑的小门店突然发现可以做矿机生意,便自己开始攒多显卡矿机,所以整机质量和稳定性都不太能保证,质量上更不能和 BTC 的专业 ASIC 矿机相比。但是和 BTC 不同的是 ETH 的 Ethash 算法专门加入了 Anti-ASIC 的参数,导致现阶段很难造出 ASIC 矿机(然而有钱的比特大陆今年似乎已经造出来了),所以 ETH 矿机也只能像传统主机一样堆显卡。这就给我们勤劳的华强北装机门店老板们带来了巨大的商机,平常只有中小公司配公司用电脑才能拿的一个大单,现在随便一个矿工就超过这个量。一个六卡矿机主要有一个普通 CPU,一个 40G 的 SSD,两条 8G 内存,一个多卡主板和最重要的显卡,但显卡往往一卡难求。我跑了十几家门店,问显卡的时候总是相似的有趣对话:

“请问,有 A 卡的 RX470 么,没有的话 N 卡的 1060 也行”

“有是有,你要多少,一张两张就有,多了不卖”

大家去年可能也从各个社交媒体上看到了游戏玩家求矿工放过他们,留他们一块显卡。京东上的 AMD 的470,480, 英伟达的 1060,甚至 1080 都被矿工给买断货了。后来找到的一个相熟的老板承诺留给我的 470 突然没了,“太疯狂了,一个有关系的人直接去华硕代工厂堵大门口把上个月的 4000 片给拉走了”。如此这般,只能退而求其次用英伟达的卡,甚至从他的库存里面翻出上一代的显卡,先攒起来再说。

另一个有趣的点是,其实当时不管数字货币世界涨跌多么疯狂,各类 ICO 多么来势汹汹,当时大部分华强北矿机老板们并不懂也不信数字货币,矿机只是他们的一个衍生商品。就拿我找到的这个矿机老板来说,他卖矿机和卖组装电脑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他至少能分清他装出来的东西挖的叫“以太币” (其实是叫以太坊,我也没纠正他了) 而不是叫“比特币”,但组装过程中还不时凑过来问 “这一个晚上能挖多少个?挖出来之后放哪?”。我们一起在他的店门口组装,不时有围观的人,懂行的人过来问问价钱和显卡货源,不懂的笑呵呵看个热闹,推搡着老板说 “又一个大单啊,TM 发财了”。 装好之后我提出要测试一晚上,但老板并不清楚其实十分简单的挖矿设置,我给他挖矿软件和教他怎么申请钱包,Lambda 桑远程教他如何显卡超频,他如获至宝。今年年初我又拜访他一次,他已经在华强北后面的写字楼里专门租了一个房间做矿机作坊,笑呵呵的对我说现在他在这边办公室放了俩矿机,“最近行情不错,挖一个月电费和房租都有了”,凑近一看用的还是去年那一套软件,深藏功与名。

发往湖北的小水电站后尘埃落定,后面原本准备做一套监控系统,断电断网提醒之类,接上矿池后基本监控还行就没折腾了。现在重新从投资角度来看的话,其实在最疯狂的时候去攒矿机其实不如当时看准的几个靠谱项目 "BUY & HODL",其后经历了几次 ETH 的大涨大跌,还有升级时的难度炸弹,原本计算的 6 个月左右回本拖到近 10 个月。不过在当时看来,身为矿工去参与到这场疯狂中感觉比直接炒币更符合程序员的选择,接着有时带着矿工的身份去想区块链技术本身也挺有代入感的,也不失为一段有趣的经历。

特别是一直关注的各个链普通矿机和 ASIC 矿机之争,最近被广泛讨论的门罗币社区为对抗比特大陆的 ASIC 矿机而分叉,其实矿工和矿霸之间的冲突,从比特币诞生初期就有了,门罗币于 4 月份分叉成功给了比特大陆一记重拳,相信很多矿工还是挺解气的。

但其实 ASIC 矿机绝非像各个人口中乌鸦一般黑,比如 SiaCoin 社区甚至自己开发 ASIC 矿机,去年7月份公开众筹承诺 18 年年中发到社区里的矿工手里,一方面为了社区运营多一份资金来源,一方面也是为了提高链本身的安全性,然而这个故事的结局并不那么美好,矿霸比特大陆偷跑把它用的 Blake2b 算法的 ASIC 芯片研制出来,并在今年一月直接投放市场。这对 SiaCoin 社区的自研 ASIC 矿机和对它的投资者们是毁灭性的打击,社区里有人发公开信呼喊着要分叉升级算法抵制矿霸,经过几轮讨论,Sia 的 Zach Herber 写了一封给 Sia 社区和 Bitmain 的公开信, 说目前 Sia 这个项目还在早期,为了不让社区分化,决定目前并不进行分叉,并将时间投入到去中心化的矿池研发中,来遏制 Bitmain 进场算力中心化的趋势,也呼吁大家用第三方可靠点的矿池,苦口婆心令人感动。

门罗币完成了硬分叉后,我猜想是很多利益牵动,出现了维持原本算法的 Monero-Classic 之类的币种, 不管背后利益如何,大家算力用脚投票,去挖自己继续信任的那条链,社区已经分裂开来了。而社区网站都将这些币种列出,告知 "Always be careful and do your own research before making a decision to support a particular cryptocurrency."

分亦或不分,这两个社区都是区块链社区里值得称赞的,大家面对问题讨论出路,挖矿者用脚投票,持币者用币投票,维护者坚持自己的理念和社区一起做决定,开发者为链的安全和落地做更深层次的尝试,这番景象目前可能只有区块链社区才运行的如此顺利。

究其根本,链本身的激励机制,矿工的趋利性,用户对 Token 交换和使用的需求,再加上 Token 的价格投机,这个环达到了微妙的纳什均衡。链的共识做为基础, Token 流动于其中带动了整个社区的前进,开发者,项目维护者,应用使用者,Token 持有者,大家的利益关系出奇的一致,说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了生产关系确实有些道理。

现在是中本聪元年 009 年 5 月 25日,矿机们还在湖北的某个小水电站旁边枯燥的解着数学题,你们有什么问题要问它的,我帮你们转达。

【今晚十點 在線問答】張晨曦:當一年ETH礦工的體驗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