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aC
dedaC

寫點聖經的故事,也偶爾發一下牢騷……慢慢地走完廢青之路 | 行きあたりばったり

LXX.030 在地上站起來 (約伯記19:1-29)

約伯已意會得到發生在他身上的災難不是終局,三友卻看不清也不明白,最終在上主真正怒氣發出之時,他們才會恍然大悟,自己竟是點燃上主忿怒的柴枝。

試譯(LXX-約伯記19:1–29)

1 約伯接著說: 2 「你們要使我魂厭倦到怎樣的地步?就是一直透過言語壓迫我? 3 讓你們只知上主使我如此吧!你們不斷說話攻擊我,不是你們一直羞辱我,你們會被我追迫嗎? 4 對!按著真相,我實在是被騙了, 冒牌貨一直與我度過晚上, 4a 說著一些話,就是我不想要的。我的言辭卻迷失,也不是合時機的。 5 啊!因為你們要在我之上自顯為大,你們也以責備在我身上跳舞。 6 因此,你們當知道上主是攪局者,祂高舉祂的堡壘反對我, 7 看!我嘲笑(你們的)指責,不再說話。我將要大聲喊盡,但審判必無處所在。 8 我被四周築牆圍堵,我就絕不能穿越;祂已使黑暗投在我的臉面上。 9 祂從我剝去尊榮,也從我頭上取去冠冕。 10 祂把我全方位撕碎,我就被毁了;祂砍下我的盼望如同樹木。 11 祂可怕地把弄我的忿怒,祂引導我如同敵人。 12 祂的一眾試煉一致地臨到我,埋伏等候的它們在我的道路上四面圍繞我。

13 我的兄弟們從我(的生命)秤一秤,相比我,他們寧願認識陌生人;我的朋友們都已成毫無憐憫之心的。 14 那些與我親近的不以我為親屬,那些認識我名字的忘卻我。15 說白點,(我的)居所旁的都是我的婢女,我在她們面前竟開始變成陌生人。 16 我呼叫我的僕人,但他們不理睬,縱使我開口請求; 17 或是我反覆哀求我的妻子,甚至不斷討好我那些妾所生的兒子們,好邀請(他們)前來。 18 他們卻拒絕我直到永遠。每當我起來,他們就說話反對我。 19 那些認識我的也憎厭我,他們都是我曾經真心愛著的人,都已起來對抗我。 20 我的肉體各處在皮下朽爛,我的骨頭在牙齒間裂開。 21可憐我、可憐我吧,朋友啊!因為上主的手就是那個抓住我的。 22 為甚麼你們卻要甚至如同上主一般,追迫我,不從我的肉體各處(的情況)得到滿足呢?

23 因為有誰會容許我的言辭被寫下,置於書中直到永遠,24(就是)透過鐵筆和鉛,或是刻在石上? 25 因為我知道,那位正在要釋放我是永恆的, 26 使我這忍受這些事的皮肉在地上站起來。因為這些從上主而來的事要在我身上完成, 27 就是那些我自己一直注意的、我眼目已然看見,並不是其他。所有事情都在我內心已然完成。 28 但當你們要說:「我們要在祂面前說甚麼?我們要在祂裏查出道理的根本。」 29 你們實在要因(你們所)掩飾的戒懼,因為怒氣將要臨到不法之徒,那時他們將要明白他們的質材是怎麼一回事。


約伯再次被無理指責,比勒達要約伯默然接受上主的懲罰。然而,約伯認為不是他想要滔滔不絕地說個不停,而是因為這三個所謂朋友其實是「真理」代言人的冒牌貨,不斷以言辭詆毁、欺侮他,所以他才要自辯反擊。

但是,約伯要指出一個核心問題,就是既然是上主一手搞出來的事情,為何這班「朋友」會認為自己可以站在上主的地位,再三追迫他?

另一方面,他陳說他的悲慘處境,特別強調人際關係上的崩潰,成為一個眾叛親離的人,難道他們真的一丁點的憐憫都沒有嗎?看見上主「如此」對待約伯,就可以不分青紅皂白地摻一腳,彷彿上主也如同他們一樣不滿足於約伯「肉身」上的痛苦?

然而,最重要的是,約伯認為即使一切都出於上主,將要釋放他的仍是上主。唯有上主是永恆,祂不會沒完沒了地「折磨」約伯,或者換個說法是,上主的最終目的不是「折磨」約伯,相反,祂最終會為他平反——這是約伯的信念(伯十三16)。皮肉的痛苦必然會過去,他要在地上站起來。這個「在地上站起來」並不是單純的站起來,似乎是暗指對「死亡」的逆轉,因為按創世記三章19節的記載,人的終點是大地(因為你是地,所以你將要往地裏進發;ὅτι γῆ εἶ καὶ εἰς γῆν ἀπελεύσῃ)。這也是反擊比勒達咒詛約伯,要使他的記念在天地間滅絕。

總結而言,約伯已意會得到發生在他身上的災難不是終局,三友卻看不清也不明白,最終在上主真正怒氣發出之時,他們才會恍然大悟,自己竟是點燃上主忿怒的柴枝。

XT2,2017。

LXX經文(Job19:1-29)傳送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XX.029 天地不容 (約伯記十八章1-21)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