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aC
dedaC

寫點聖經的故事,也偶爾發一下牢騷……慢慢地走完廢青之路 | 行きあたりばったり

LXX.027 呼天搶地以表清白 (約伯記十六1-22)

七十士譯本的約伯記有明顯的傾向,把上主降禍約伯的解讀作出「修正」。在這一章裏,約伯間接承認他曾經認為上主就是那一位降禍給他的神明,但他明白這是一個謬誤的結論(τὸ ψεῦδός)。反映他確實地脫離單純的「賞善罰惡」世界觀。然而,如何證明上主抓住他不等於上主要懲罰他呢?約伯只能呼天搶地以表清白。

試譯(LXX-約伯記16:1-22)

1 約伯接著說: 2 「這一類的說話我已聽了很多,全都是惡毒的安慰。 3 為何呢?難道按屬靈的言語而,就是如此等次?或是,有甚麼將要攪擾你,使你現在如此回答? 4 按你們(所說的),我也可以說。如果祂真的置你們的魂於我的處境中,那我必會以你們的言語來跳舞戲弄,也會對你們搖頭。 5 但願大能在我口中,我就不顧惜嘴唇的移動。 6 因為假如我要說,我不會感到傷口的痛楚?即使我緘默,有甚麼會被我傷害得最小? 7 但現在,祂已然使我變得疲憊、白痴、全然朽爛。 8 而祢抓住我不放, 已成為一個見證。我的謬誤結論也要在我裏面起來,當著我的臉面指責我。 9 受忿怒所驅使的(祂),摔倒了我;祂在我身上咬牙切齒;祂那悍匪的箭已擊中了我 ── 10 尖刺已插中我的雙目,利刃往我的膝蓋斬傷我,它們都是一同追捕我。 14 因為上主已把我交在不正直之徒的手中,祂把我丟在不敬神的人中。 12 祂粉碎了我一直以來保持的平和;祂抓住我後,就拔去我的頭髮;祂擺弄我如同一個靶子。 13 那些不顧惜地要以標槍向我的腎臟拋擲的人,四面圍繞我,他們往地裏傾倒我的膽。 14 他們摔倒我,災上加災;他們被賦予能力奔向我。 15 我把粗麻布縫在我的皮上,我的力量在地上被抽乾。 16 我的肚子因哭泣而燃起,影子在我的眼皮上。 17 在我手中,沒有一樣是不正直的,我的禱告也的清潔的。 18 大地啊!不要嘗試遮蓋我肉身的血,或是讓我呼喊的所在之處不再存在。 19 現在,看吧!我的見證是在諸天中,知曉(我一切的)那一位也是在至高的諸處。 20 願我的請求達到上主,也願我的雙眼在祂面前滴下眼淚。 21 但願人所說的反駁都在上主面前,如人的兒子到他的鄰人。22 年日已到了寥寥可數的地步,我卻不會沿(原來的)路回去,我只得走下去。


因著「智者」以利法的失控指責,約伯立即表明,三友的言論(特別指到是以利法的言論)感到厭煩,那些「三幅被」都不是為了安慰約伯,背後帶著惡毒的指控,完全和上主沾不上半點關係。所以,約伯反諷以利法,他所謂的屬靈言語(或譯做「如風的言語」,但筆者認為這是一句反問句,其望聆聽者予以否定,達到反諷的效果)就只得這種等次。另外,約伯認為這種「善意的」惡行他都可以輕易做到,他甚至假設上主把約伯和三友的處境對調,他也毫不猶疑地用相同的言語嘲弄他們。

當然,約伯不會是這樣的人,他沒有祈求處境上的對調。他反而希望獲得強力的辯論能力,從而使他可以在上主(或三友)面前說個明白。三友要約伯收聲,所以約伯就反問,無論他說甚麼或不說甚麼,可以改變得到世界嗎?不能呀,所以三友要約伯收聲就沒有理據了。

既然沒有理由閉口不言,約伯就進一步向上主申訴,祂使他陷在怎麼樣的處境──約伯身心全人都疲憊、如同看不見真相的白痴、只有朽爛的命運。在人看來,上主抓住約伯,就是一個確實的證據,連約伯自己也誤以為這是「真相」,就是上主受忿怒的驅動而攻擊約伯,使他成為一個活靶子。那些看見的這個活靶子,就不放過這個機會,參與打靶的「盛會」。這顯然包括約伯的三友。面對眾叛親離、落井下石,他體無完膚、力量盡失。眼下的證據如此真實,可如何自辯呢?

約伯為自己的清白無辜申訴,滿肚盡是鬱結,眼淚使眼昏花不明。他呼籲大地不要遮蓋他的血,這可能暗引阿當的兩個兒子該隱和亞伯的故事,血能夠從地傳出哀號(創世記4:10)。另一方面,唯一能證明約伯是正直無瑕的是在天上,那一位顯然就是上主。所以,說到底,約伯雖然曾怪責上主攻擊他,使他不明不白地受苦受難,但他深信能為他平反的始終是上主。

最後兩節再一次表達約伯的祈願:他和上主之的關係可以如同人倫般尋常,以及他對往昔的告別和放眼於終局的平反。

iPhone XR,2019。

LXX經文(Job16:1-22)傳送門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XX.026 虛空虛空! (約伯記十五章17-35)

Loading...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