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aC

寫點聖經的故事,也偶爾發一下牢騷……慢慢地走完廢青之路 | 行きあたりばったり

LXX.018 真理是……上主太屈機1 (約伯記九章13-24)

上主的憤怒太過強大,太屈機,唯有通過天底下的海獸都折服在祂以下才可轉消祂的憤怒。這種從天而來全面的打擊,說明了上主已然把所有人都圈在死亡的陰影底下,以致約伯的內心,就是他靈魂的深處唯一確認的是生命正要面臨被取去。

試譯(LXX-約伯記9:13–24)

13 因為祂已然從憤怒中轉離,那些在天底下的諸海獸都被祂折服在祂以下。
14 假如祂將要聽取我(的申訴),祂必然要判斷我的話語。 15 因為,不管我是正直的,祂不會去傾耳聽我,*我要被祂的審判捆住;‡ 16 還是我要大聲呼求,以致祂可能垂聽──我都不會相信祂已然傾耳聽我。 17 難道祂不是以黑暗蹂躪了我嗎?祂無緣由地已然使我傷患處處。 18 因為祂一直沒有容許我喘息,祂卻以苦澀填滿我。 19 祂實在是以大能,統管著(這件事)。因此,誰可在祂的審判前作對頭呢? 20 因為假如我是正直的,我的口將要變為不敬虔的;假如我是無瑕疪的,我將會變為彎曲的。 21 因為無論我曾否行不敬虔的事,除了我的生命正被取去以外,我在魂中一概不知。 22 這就是為甚麼祂曾說:「憤怒毁滅偉人和有能者, 23就是毫無份量的人都是要在使人驚奇的死亡中。」然而,正直的人卻不斷地被嘲諷。 24 因為他們被交在不敬虔者的手中,*祂全然遮掩它的裁判官的臉面,若不是祂,是誰呢?‡


約伯在前一小段(伯九1-12)中指出凡人向上主申訴是不可行,那麼他自己一直以來的呼寃不都是一樣嗎?

的確,他也是這麼認為,並且上主和人之間不可踰越的鴻溝也是他的個人體驗。約伯覺得無論他有多正直/無瑕疵,他總不能企及上主所處的領域,反倒使他顯出問題和瑕疵。因此,他根本不能確定自己在上主面前有多正直和無瑕疵。

另一方面,上主的憤怒太過強大,太屈機,唯有通過天底下的海獸都折服在祂以下才可轉消祂的憤怒。這種從天而來全面的打擊,說明了上主已然把所有人都圈在死亡的陰影底下,以致約伯的內心,就是他靈魂的深處唯一確認的是生命正要面臨被取去。

雖然如此,那麼所謂正直的人受到嘲諷就沒有好奇怪?!正直不敬虔的兩種生命真的沒有分別?以約伯目前的情況而言,他的朋友尤如蒙了臉的裁判官,是上主遮掩他們的臉面,使他們看不清生命的實相──無論約伯做了甚麼,苦難都是他應得的報應。

XPRO3,2021。

LXX經文(Job9:13–24):傳送門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LXX.017 關於真理,約伯想說的是⋯⋯(約伯記九章1-12)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