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daC

香港人。讀讀書。寫寫文字。

兩年多前,我在一間咖啡室很努力地進行創作。所謂 「進行創作」,其實是一個很誇張的修飾。回想起來,那不過是把抄來的點子進行文字重組罷了。然而,我確實是努力過。那時,耳內不斷迴旋著福山演繹的「青春の影」。一小時的午飯時間,不停地重複。每天每天。

遺憾的是,我錯過了,趕不上截稿日期。 我曾告訴自己:假如錯過了這次的比賽,就老老實實地放棄寫作,拋開不切實際的夢。 但是,我不甘心,硬著頭皮寫下去。「至少也要投稿到任何一個平台,即使不被發表也無妨。」……「脫稿了!」

後來呢,再次打開檔看了看,不禁深嘆了一口哀愁。滑鼠標從某處把檔案拖到某個檔案夾內。千萬的思緒都悄然消隱;咖啡室的那些日子都要沉入被遺忘的深淵。

再過一些日子,我又長一歲了。有時候覺得時間真是令人驚訝,尤其是她的冷酷。在一切都止住的剎那,我看見她,她也許感到被冒犯,一切都止不住了。三十多年的時光,在此岸彼岸的碼頭來來回回,真是苦悶絕頂啊!

今天,大概已然淘空了青春的本錢,依舊一事無成地閒晃著。面對大時代,瞬息萬變,還可以多渡一程嗎?

Χάρων

攝於尖沙咀碼頭 XPro3

「再給我多一些時間,明天、後天,不,好快,真的會有稿⋯⋯至少有草稿給你看看。請你再相信我。」

「那你告訴我該如何去相信你。不要說甚麼草稿,你的腦袋除了草,還有甚麼?」

「這個……不要說得這麼過份吧……你看看那些搖曳的草,總有些甚麼是埋在地裏的罷!」

「少來這一套!看你的模樣就知你有多少斤両。Dumb ass!」

黔驢


兒子:「媽,聽說有人可以看得到你的上一世是甚麼動物。」

母:「那有個屁用!看得到現在才有用!」

兒子:「也對呀,那要等到下一世問問了。哈!大概是人吧?」

母:「畜性!」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