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敍事的呢喃.焦土.攪炒.絕望.認知差距

# 三種激進 #

這次香港風暴,鏡頭多在勇武派,而勇武派內部其實有溫和與激進之分,溫和多只是堵路和搞不合作運動。

而激進勇武,其激進行為,可以分為 3 種

.攻擊警察

.分離主義

.焦土策略

其中有 2 種激進在 matters 上不時被討論,分別是攻擊警察,還有就是分離主義,焦土策略則較被提到。

要強調的是,勇武中的激進勇武,上面 3 種思路 / 行為不一定都有,比如激進勇武 A 是攻擊警察,激進勇武 B 是分離主義 + 焦土策略,激進勇武 C 是攻擊警察 + 焦土策略。


# 焦土 #

焦土如其字面意義,就是行動的目的,讓香港變成焦土,這個焦土更多是經濟意義和政治意義上的焦土。

經濟意義上的焦土,是讓香港經濟大倒退,樓巿崩潰、股巿崩潰、物流崩潰,美國收回香港特別關稅區地位等等。

而政治意義上的焦土,是讓提前一國兩制結束,香港戒嚴,或進入軍管。

焦土派有一句口號,就是 if you burn, you burn with us。就是指已有最壞的打算,將所有人拖下水,這就是廣東話俗稱的「攪炒」。


# 認知差距 # 

我起初聽到「焦土」時,我的第一個反應是,

這樣不好吧?
焦土派應該只是用來威嚇的吧?

但後來,我發現,焦土派,是認真的,非常認真的那種認真,他們是真的有這個決心。

這令我感到非常驚悚,一方面,是我自己低估了激進勇武中的焦土派的絕望程度,在我自己看來,局勢其實還不算太壞,雖然已經越來越壞,仇恨,死結,每天都在增加。

但在焦土派的視角,其實他們已經絕望到不惜真的要玉石俱焚的程度

他們有些,是生活沒有希望,認為社會上升無望的人們。

他們有些,是認為官商勾結,地產霸權將吸盡所有人的血,還不滿足的人們。

他們有些,是無法移民,但又無法忍受下一代要生活在更槽糕的環境的人。

我得承認,我自己的認知,基於我自己的經驗,和這些焦土派的支持者,相差非常遠。

我自己無法體會到這些群體的絕望,所以我對焦土的第一個反應是,

他們應該只是說說看的吧?

但他們就是認真的。

我自己的情緒脈絡,和他們的情緒脈絡是很不同的。

在香港風暴中,這種情緒脈絡的錯開,處處可見,在不同群體身上,也在自己身上。

在一些群體眼中是不可思議的事,在另一些群體眼中,是理所當然的。

這種認知差距,彼彼皆是,多不勝數。

甚至港府高層一些有多年從政經驗的高官,都可以講出一些「非常沒有常識」的話。因為一些群體的常識,對另一些群體來說,並不是常識。

整個思路,情緒走勢,是不同的。這在以前,被稱為意識形態不同,但我認為實際程況比 ideology 一詞能涵蓋的東西,更為複雜,也更為令人無奈。


# 絕望化 #

我自己並不認同激進勇武的行動,不認同打人打警察,也不認同堵路堵地鐵的,我自己不支持這些。我一直不認為極端化的手段能治本。

很多朋友會問,既然你不支持,那為甚麼不公開割席?

這有許多原因,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你一旦看到整個運動中,有這麼一股絕望的情緒存在,若果大規模的公開割席出現,會發生甚麼?

會讓激進更激進,會讓原來還在想要不要把焦土實行到底的人,在被「孤立」的那一刻,就去焦土。而且是付上自己生命的那種覺悟。

這或許對很多香港風暴的觀察者來說,是無法想像的。

因為他們不在情緒力場之中。


# 激進與強硬共舞,極端與極端惺惺相惜 #

激進勇武,一直有烈士化死士化的傾向,在輿論戰仇恨戰的旋螺中,這個傾向越來越嚴重,一端是越來越激進的反對者,一端是越來越強硬的建制。這樣繼續下去,真的會「攪炒」,會焦土,會世界大爆炸。

有些強硬的建制,一直叫嚷著「解放軍入城平亂」,這可是立法會議員,就每天在那裏嚷嚷,是的,就是說何君堯先生

但或者這些強硬建制不知道的是,激進勇武的焦土派,有一個方針,就正是讓解放軍入城,那就會提前一國一制,然後讓整個中國局勢陷入國際被動...

我對何君堯先生被推成愛國愛港議員,感到非常的不解,因為他的思路,和焦土派,是走在一起的。他要走的路線到逹的目的地,就是對國家最有害,對香港最有害的。

大家都說極左理解極右,只有極端者能理解極端者。

激進與強硬共舞,極端與極端惺惺相惜。


# 冷卻 #

就是這種崎形又高壓的局勢下,有一些溫和派 (各種溫和派, 建制 + 非建制) 逹成了一些共識,要冷卻局勢,8.11 令整個香港情緒極端化,8.13 令整個大陸情緒極端化,很多人都在那段時間心驚膽顫,在害怕死亡事件的發生。

萬一今天示威者有人死了呢?
萬一今天警察裏有人死了呢?

不論死的是誰,只要死了人,局勢又更多的死結,更加難解。

8.18 的和平集會,是在這種背景下出現的,讓激進勇武感到,他們的聲音,還是有人聽到的,還是有人會理解的,局勢沒有他們所想像中的絕望,不用玉石俱焚,不用以極端手段去逹成自己的理想宣告。

8.18 那天,也是多天以來,唯一一個沒有催淚彈的周末,它有一個降溫冷卻的效果,同時給港府一個窗口期,去做一些港府說他們會做的事。

當然,不同的媒體對 8.18 的解讀,是很不同的。


# 風暴的根源?#

香港風暴的根源到底是甚麼?

不同的群體,按其不同的視角,都去給出他們各自認為,對這個問題最貼切的問題。這麼有茫茫多的論述,各種立場,各種角度都有。

這些論述之間五顏六色,從中就可以看到同一個社會之內,認知差距可以有多大。

這是理性上的論述。

但政治憤怒,還需要感性上的敍事,去平和之。

感性上要敍事,重的不是講故事,重的是聆聽

若果沒有聆聽,又如何去在感性上回應之?

若果沒有聆聽,又如何知道雙方的認知差距,世界觀到底那些色調不同?

理性上,風暴的根源,可能是固定的。但理性上的論述,並不完全能平息群體的憤怒,這是無效的。這需要去看,感性上,這個群體的向光性在那裏?那些是痛點,那些是治療點,那些是平復點。

# 幾十年從未見過的大撕裂 #

2019 年前的香港,和 2019 年後的香港,會有差天共地的不同。其中群體間的撕裂,亦是幾十年來從未見過。

抗爭者和建制,已經越來越多的敵我意識。

大陸和香港,也越來越多的仇恨意識。

在爭奪正義的途中,不同端的人,都往正義女神的方向狂奔。而狂奔的路上,是會推倒人的,人非完人,就算是以正義之名,也無法 88.9% 正義。

曾俊華先生最近有一個訊息,其中不止是講耶穌,其中一個重要訊息,就是不要禍及無辜的人,雖然已經禍及了那就要做傷害控制。

例如現在有民間組織在做的  和與解校園

# 教育問題 # 

有政府高層,說香港年輕人所為,要搞焦土,是教育出了問題。要搞分裂,是教育出了問題。要把教育系統清洗一遍雲雲。

希望這些高層自問,自己管治下,是怎教出這些焦土政策的年輕人?自問一下,高層自己有沒有用過焦土?有沒有用過群眾斗群眾這類奇招妙計?令到人人都學三國,今天焚城,明天破江?

曾俊華先生最近有一個訊息,說他在政壇離開後,就希望讓下一代有一個更有希望的環境,讓他們感到被關心,感到愛。

高層有關愛,高層稱之為廢青。

好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