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輿論大混戰.地產霸權

幾天前,李超人在親政府的建制媒體上登廣告

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對此,@Kuigang 君發表了一篇長文拆解當今香港局勢,認為主線是香港大商家對戰西環。@Kuigang 君的切入角度在 matters 上是非常珍稀的,文中指這次風暴,大背景其實是權錢地產霸權路線與西環愛民建房路線的斗爭,希望香港的年輕人睜開雙眼,去看到壓迫他們的其實是地產霸權,泛民自決港獨等的政治光譜其實也是為地產霸權所用,文章在後端,稱中央必需回收香港立法權財政權,讓 2047 年越快來到越好。

# 民建聯 #

民建聯建議,在住屋及交通方面著手,減輕基層巿民的租金及交通費壓力。

# 工聯會.麥美娟 #

工聯會麥美娟今日也在發房屋政策的文章。

【施政報告|工聯會建議 — 土地及房屋供應篇】近月以來,政治上的紛爭造成了極大內耗,很多重要的民生議題仍待解決,例如處理重中之重的房屋問題更是刻不容緩。面對土地持續短缺,公屋輪候時間不斷延長,政府必須提出具體措施增加土地及公營房屋供應,因此就最新一份《施政報告》,我們工聯會建議政府應引用《土地收回條例》,收回私人閒置的農地以興建公營房屋。據估計,現時新界有逾1000公頃的私人農地,當中不少屬閒置土地,故我們建議政府引用有關機制,以合理賠償收回該些荒廢農地,用作公營房屋或社區配套,以從土地解決房屋問題的徵結。
而面對樓價遠遠超出打工仔女的負擔能力,並產生資產泡沫,所以我們建議政府持續限制境外人士購買住宅物業,壓抑炒風,當中包括將買家印花稅(BSD)調升至30至50%,減少非香港居民或以公司名義購買住宅;同時,加強稅務抽查,以堵塞非香港居民透過公司股權交易逃避印花稅的漏洞。
再者,在住屋供應短缺下,基層家庭往往面對租金貴、環境擠、生活差的問題,加上公屋輪候時間不斷延長,令基層市民的居住狀況更為惡劣。故工聯會多年來一直要求推行三管齊下措施保障基層的住屋權益,包括:為已輪候公屋三年以上的基層家庭提供租金津貼、對劏房等基層居住單位作租務管制,並考慮把物業空置稅擴展至部份二手物業,增加租務市場流通。


# 屈穎妍女仕 #

屈穎妍女仕,見到李超人登廣告,不甘寂寞,作為林鄭建制的忠實支持者,最近發表了一篇向李首富開炮的文章。

【屈穎妍@HKG報首發】

https://hkgpao.com/articles/1004771?fbclid=IwAR1JoBXqUvid-S4w-ihvgfSTWWl-qnnlZO5y3GxpHLHmevF29t2i-RXWv6c

有一個人,幾十年來在香港叱咤風雲,他的動向,是香港人的寒暑表;
他說的話,比最高權力的特首更舉足輕重,只要他開腔,記者都隆而重之,一字不漏引述,還要放在頭條新聞,怕你看漏。
這個人,叫李嘉誠,香港首富。
一個國家、一個地區,有什麼樣的首富,就注定你有什麼樣的命運。
2018年的中國首富是馬雲,他說,他退休後會當教師、四出演講。
聽過馬雲演說的人都會認同,他是一個出色的演講家,看他多次在外國為中美關係拆彈解說,言簡意賅,英語地道流暢,你就明白,馬雲如果真的當上民間外交家,對中國搶回國際話語權絕對百利而無一害。
富豪悍衛自己國家,是正常不過的事,沒有國家這平台、沒有國民掏錢包,就不會有所謂的首富二富三富。然而,香港的富豪,卻做著不一樣的事,今日香港烽煙處處,但有權有勢有錢的人卻選擇不作聲甚至不作為。
試想想,如果香港所有大財團一同將反暴力付諸行動,譬如把所有參與暴動的員工解僱,表明有暴動紀錄的大學畢業生永不錄用,不嚴懲暴動學生的大學就撤掉捐款……黑衣人還敢這麼放肆嗎?
可惜,香港的財閥都各為其主,集體在報上登段聲明就算反過暴力了。
我們的首富更有趣,那天李嘉誠在全港各大報章賣了全版廣告,分別有兩個版本:一個寫了「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另一款寫的是「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中間再交义一個「暴」字。
「黃台瓜」是出自一個唐代典故。
話說武則天與唐高宗有兩個兒子,哥哥叫李弘,弟弟是李賢。唐高宗死後,武則天一直想稱帝,不惜逼害自己的兒子,先害死李弘,再逼李賢自盡。
李賢死前曾寫下著名的《黃台瓜辭》:
「種瓜黃台下,瓜熟子離離。一摘使瓜好,再摘令瓜稀。三摘尚自可,摘絕抱蔓歸。」
意思是以黃台之瓜比喻唐代宗室,也告誡母親武則天,不要再逼害自己家人,把子女趕盡殺絕。
李嘉誠這則「黃台之瓜」廣告登在大公報,寓意何在?摘瓜者誰?逼害者誰?
如果你的對象是指反對派、指暴徒、指破壞者,這「黃台瓜」聲明,不該是登到蘋果日報嗎?
登在大公報,難道你想說逼害者是中央?
另一則廣告「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明言了,李氏覺得暴徒的初衷是對的,最好的因,道出了他支持反修例的心。
至於那個「暴」字,沒說明是誰的暴力,不過兩則廣告沒一句支持香港警察嚴正執法,證明李氏口中的暴力,是各取所需,難怪反對派把廣告雀躍轉載時,稱許這是「最強黃絲出手」。
香港人的幼稚無知真讓人悲哀,當大家都在怨儲不到錢、買不到樓時,有沒有想過這是誰之過?
圍機場圍警署會讓你買到樓嗎?
為什麼兩個多月來沒有人去圍長江中心圍山頂富豪大宅?
誰是「地產霸權」的罪魁你們搞清楚沒有?
幾則轉彎抹角藏頭露尾的廣告,證明這些表態,都是心不甘情不願。
長江一號其實已經天下無敵了,說句「反對暴徒破壞社會秩序」真有這麼難嗎?

#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 #

前立法會主席,溫和建制曾鈺成先生也趕上了潮流,今天 ( 2019 / 8 / 19) 發了一篇關於房地產的文章


2019年8月19日 香港仔《從心所欲》
最近聽到一個意見,不約而同地來自不同方面,包括商界:政府現在就要採取大膽措施,真正解決市民的住屋問題。
怎樣覓地建屋,其實沒有甚麼方案是去年「土地大辯論」裏沒有討論過的;不過有些建議,政府當時不願採納。在目前的非常時期,這些建議都重新提出來了。例如政府在大嶼山竹篙灣預留了一幅供迪士尼樂園發展第二期的土地,至今一直閒置。不少人曾經提出把這幅地收回興建房屋,但政府表示地契限制了該地不能作住宅用途。又如曾經引起激烈爭論的粉嶺高爾夫球場,政府最後接納了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建議,收回一小部分作發展用,其餘大部分保留作球場。現在,如果政府同意覓地建屋是最重大、最迫切的任務,是否要改變過去的想法,把這些現成的土地拿出來建屋呢?
有一條更猛烈的處方,是政府運用《收回土地條例》(下稱「條例」),收回私人擁有的新界農地,大量興建公營房屋。條例規定,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可以決定「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而「公共用途」包括「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為公共用途的任何類別用途」。可見條例是一把「尚方寶劍」,賦予行政長官幾乎是絕對的收地權力。
發展商在新界擁有的可發展土地,超過1000公頃。「土地大辯論」期間,有人認為政府應運用尚方寶劍把這些土地收回,統一規劃及發展。可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多次表示,《收回土地條例》不可以隨意運用,政府不能隨意侵犯私有產權,必須有足夠證明,收回土地是為了公共用途,否則會引起曠日持久的訴訟,拖延土地發展。結果,政府決定採取與發展商合作的「土地共享計劃」;計劃本應早已推出,但眼見「社會氣氛繃緊」,政府大概擔心計劃又要引起爭議,不敢如期公布。這樣,又可否先收回新界土地的一部分,全部用來興建公屋呢?這肯定是為了公共用途,不怕受到法律挑戰了吧?
林鄭月娥上星期說,10月出台的施政報告會加強處理房屋問題;又說,為應對嚴峻的經濟形勢,會推出一些「大膽措施」。但有不少人認為,社會等不及兩個月後的施政報告了;政府有甚麼大膽措施,現在就應該出台了。(完)

# 中原地產.施永青 #

中原地產施永青最近發文,表示希望和解。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share/185260

反對派如果懂得見好就收,「反送中」運動本應已大獲全勝,可以鳴金收兵;但反對派卻貪勝不知輸,硬在「反送中」之外另加五項訴求,令原來相對單純的,容易為多數人接受的訴求,變成相對複雜,未必所有人大都認同的難題。加上,個別激進分子所採取的手段越來越過分,對普羅大眾的日常生活的干擾越來越大,導致民意開始逆轉,導致反對派的處境變得越來越被動。情況已變得和佔中後期一樣,繼續下去的成本日高,且不知該如何收科。
這次運動顯示反對派有極強的動員能力,但由於缺乏領導,變成在策略上屢犯錯誤。盲衝亂撞的結果,是令大量參與者犯上刑事罪,隨時有機會被政府依法起訴。遍地開花與警方對抗,既消耗力量,又沒法達至具體的成果。隨着被捕的「勇猛」成員越來越多,氣勢已不可能長期維持。最後只能集中力量搞佔領機場。
然而,機場乃香港社會命脈,社會不可能容忍機場連日無法運作,導致政府輕易拿到法庭的禁制令,警方於是出師有名,動武有據,令示威者無法頑抗,非退不可。
經此一役,示威者的士氣難免受挫。當參與者發覺,即使搞到機場完全癱瘓,政府仍是寸步不讓,真不知道將來還有甚麼可做。相信今後示威者要組織大型的抗爭行動會日益困難。
我希望政府不會因初嘗勝果就大舉捕人,因為這只會令政府與年輕人之間的撕裂往後更加難以彌補。政府應趁處於有利位置時釋出善意,尋求和解。等年輕人真的不領情時,才採取較強硬的手段,這樣才能有利於把年輕人之中的溫和派爭取過來。我建議,政府可使用以下的方案去尋求社會和解:
一.政府正式宣布撤回《逃犯條例》的修訂案。這是政府已經做了的事,只是改過字眼宣布一下吧了。其功能是讓示威者有個體面一些的下台階,更加容易與政府妥協。由於這次讓步是政府主動的,並非因為政府受不住壓力才這樣做的,人們不會覺得政府跪低了,反而覺得政府的確有器量,對和解有誠意。
二.政府可認同,「反送中」運動整體而言不算是一場暴動,絕大多數人都是和平、理性與非暴力的;但其中確亦有一部分人參與了激烈的暴動,這是政府必須出手處理的。相信多數市民都會接受政府這樣的判斷。
三.政府可提供一個時段,讓那些擔心自己在行動中觸犯了刑法的人出來自首。只要不是暴動的策劃者,都可以在認錯後不被起訴。至於那些罪行較重的積極參與者,只要肯主動自首,即可以獲得減刑。
四.對過度使用武力的執法人員,以及那些用武力來對付示威者的「白衣人」,政府亦會追究到底;但他們亦享有自首的同等待遇。
五.政府承諾會改組行政會議以及改組主要問責官員的班子,以示政府願意為修例時機的判斷錯誤承擔責任。
我相信,政府若是肯願意這樣做的話,連月來的社會動盪很快就可以平息,而北京亦可以避免把與西方的關係完全鬧僵。

# 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葉劉淑儀 #

葉劉淑儀最近飛了去美國,和美國議員見面。

# 田北辰 #

商家出身的前立法會議員田北辰,還是在搞事。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全香港的年輕人,我們應當有活下去的尊嚴和權利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