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撕裂仇恨之音,勇武燎原之怒

以下純粹是個人帶著強烈的無奈寫下的見解。

# 撕裂仇恨之音 #

無論這次香港的風暴如何走向,各方的撕裂已經無可避免,反修例者 VS 支持修例者,示威者 VS 警察,黃絲 VS 藍絲,巿民 VS 政府,深圳河以南 VS 深圳河以北。各方的混戰越加劇烈,對罵與分岐變成新常態,理解協商與和解,在激進化與強硬化的夾擊下,越來越少的生存空間。

撕裂的聲音,在黑夜中尤其刺耳。

# 這都是林鄭月娥的錯 #

8 月 5 日,溫和和理非發起大罷工,企图用政治性罷工來向政府施壓,同時將局勢冷卻一點,不那麼熱,不那麼激進。在那一天,溫和派建議跨行業的自發性罷工,不同的行業間都在溝通。這沒有強迫性,只是倡議,罷不罷工全看個人的自願。

同時,勇武派則逹到一個共識,各勇武群組分散到香港各區,進行堵路、堵地鐵、破壞交通燈、破壞巴士站,用來令其他香港人,也陷入罷工的大流。命名為不合作運動。

8 月 5 日,有一個司機被勇武派的封路堵在路上,一個蒙著路的年輕人上前和這位司機說

「別怪我們,這都是林鄭月娥的錯。」

司機哦了一聲,他是一個支持反修例的人,司機閉著嘴,看著蒙著面的年輕人,再沒有說甚麼。

# 因為 #

因為林鄭月娥是錯的,特區政府是錯的,警察是錯的,所以我阻礙其他人,是可以被容忍的,這是為了更大的善,為了自由,為了理想,為了反抗暴政。

這是激進勇武行動者的常見思路。

勇武是值得巿民容忍和同情的,因為勇武是為了香港好。帶來的少少不便又算甚麼?這是政治改革的必經陣痛!要怪誰?我們為你們好。要怪怪林鄭月娥和港府的強硬。這是為了更大的善,為了自由,為了理想,為了反抗暴政。

這亦是激進勇武行動者的另一個常見思路。

# 勇武燎原之怒 #

理解勇武的憤怒。

  1. 勇武憤怒,因為警察過度使用武力,站在前線的他們是首要沖擊者,他們吃催淚彈,吃橡樛彈,被警棍打。若被拘捕後,一旦定罪,有可能刑期會上到 10 年,年青盡耗獄中
  2. 勇武憤怒,因為律政司以暴動罪這個重罪亂捉人,連路人也捉,都造成錯案了,司法都開始不公正了!就為了打壓他們!
  3. 勇武憤怒,因為官方黨體正在對他們進行抹黑,亂扣帽子!不是港獨的說成港獨!叫他們暴徒還是暴徒!
  4. 勇武憤怒,因為他們還有幾十年的人生,卻被一群快要退休的政客所左右
  5. 勇武憤怒,因為沒有人理解他們,沒有人理解他們的需求,沒有人理解他們的憤怒,社會上的話語權都在別人的手裏,社會上的資源也在別人的手裏,社會上的權力全部都在別人的手裏!他們投了多少票都改變不了現狀,向政府投訴了多少次,都是無用之言。

但勇武之中,有一部份的人,好像已經過份的憤怒,憤怒到一直待在憤怒和自我抱團的同溫層並將同溫層的共識誤認為民心,憤怒到眼中只有黑警與腐敗的政府,憤怒到連普通巿民的不滿都聽不見。

憤怒到只要路過的巿民與他們有一點點意見不同,就有部份控制不住自己的人,上前去追打普通巿民。這些激進勇武抗爭者,好像忘記了元朗黑夜,白衣人也是無差別攻擊

早在 8 月 5 日之前,就有許多溫和抗爭者在勸勇武抗爭者,用詞非常委婉。而勇武抗爭的先行者 梁天琦 在獄中有一封信,其中有一段

隨著被捕和送院的數字不斷遞增,我想到你們要面對的將來,和那些難以癒合的傷口,我很想知道,究竟有誰能夠撫平這個社會的創傷。
我與社會隔絕了已經一年半有多,接收的資訊極其有限,我在這個位置寫這封信,妄加評論,未免過於廉價。
雖然如此,我仍希望你們能夠明白:本著對香港的熱愛,你們已展現了無比的勇氣,改寫了香港的歷史。當然,真正的公義還未來臨,你們或許因而心中充滿憤怒,這乃是人之常情。但我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梁天琦獄中公開信:真正公義還未來臨 莫被仇恨支配

https://www.hk01.com/政情/357595/梁天琦獄中公開信-真正公義還未來臨-莫被仇恨支配

你們或許因而心中充滿憤怒,這乃是人之常情。但我懇請你們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在危難中,仍要時刻保持警覺與思考。

重複一下這句,不要被仇恨支配自己。

仇恨下的憤怒,會燎原,會燒到站在對立面的人,也會燒到旁邊親近的人,亦會燒到自己,燒掉自己發誓保護的一切。

# 朝著正義女神的聖光在狂奔 #

勇武在狂奔,勇武不得不奔,因為勇武的同袍被拘捕,正在面對刑期甚重的檢控。勇武認為若果一旦停止下來,就是背棄這些同袍兄弟,背棄他們的犧牲,背棄他們違法就義,放棄大好前途,以至無視生命危險帶來的成果。

這是道義,亦是正義。

勇武正狂奔向正義女神,他們受到聖光所感召。

能理解他們狂奔的理由。

但在狂奔的路上,能不能不要把路上的人粗暴地推倒?

這世界上不只有激進勇武派。

還有不那麼激進的勇武派,有不關心政治的巿民,有中立的人,有溫和的人,還有許多許多的人。

有些原來同情勇武的人們,現在他們開始對勇武生出越來越多的疑問。是不是勇武做甚麼都可以被容忍?拍死一隻蚊子可以容忍,那放核彈能不能容忍?

有支持勇武的人甚至出大意是這樣的句子

「假設一個極端的例子,若果現在有人 (勇武) 不小心打死了一個警察。那你會不會支持警察?你會不會支持政府?我覺得根本不會,起碼我覺得我自己不會。」

出自以下影片的 1:40 開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Iq6KkK3xNk

# 沒有高純度的正義 #

勇武能看到正義女神在前方,但路上的人也看到,勇武並不是路上唯一以正義為由的人。

這個世界沒有人可以 100% 正義,無論你的對手是誰,你要推動的是甚麼,都沒有可能做到 100% 正義。

每當別人有一點小提議時,向前狂奔者應該稍為停下來,自問一下,自己到底有沒有偏離目標?還是以正義為名,將不認同自己的聲音都鎮壓?

我的路是完全正義的,因而也是完全正確的,因而不同意我者,都是有問題的。

若果,狂奔者不是完全正義的呢?受視野、受慣性所限,不是完全正確的呢?或者這世界從來就沒有高純度的正義?

若果是這樣,激進勇武能否稍為停一停,想想他們飛奔途中,其他人對他們的叫喊?聽聽他們到底想說甚麼?

# 同溫層的抱團 #

人們抱團在同溫層,彼此之間的見解是相似的,彼此之間有著默契一般的共識,他們生活在同溫層,行動在同溫層。

漸漸的,同層溫內部群體的共識被他們理解為常識。然後用他們的共識視角向外看,認為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都有著他們的常識

有這些常識的人,是我等族類,沒有這些常識的人,是非我族類。

無可懷疑。

# 因為敵人過份,所以我們必需更過份 #

敵人不擇手段了,所以我們也要不擇手段,敵人不講道理了,那我們講道理甚麼?

那你講道理的對象,不應該是普通的巿民,而是你所認為的敵人。為何有時這些巿民路過質疑你,你也將之視為敵人?

有人說梁天琦的信,被投降派騎劫了。

但看到路人也被打,這到底是梁天琦的信被騎劫,還是有人被滿肚子的仇恨和憤怒所騎劫呢?

這一切都是林鄭月娥的錯?

be water? 還是 be fire?


# 分化、內鬼、間諜、叛徒、人心鬼魅 #

或者有人說,你看,這些人一直在動搖我們的信念,他們的意志不堅定,想投降,想讓我們放棄為我們理想犧牲的兄弟!他們是外部打進來的內鬼,是間諜,是來搞分化的。不能相信。

叛徒已經出現了,他們有些被敵方所收買,有些被敵人所恐嚇而退縮。這些人說的話,都不能信!

為甚麼叫我們休息?因為我們這樣做有效了,把敵人嚇怕了,所以叛徒叫我們不要做。敵人不叫我們做的,就是唯一需要去做的事!

人心如鬼魅,歷史上發生過的事,又彷佛在自己和自己在呢喃。陽光之下,只有很少很少的新鮮事,在這一點上,人心好像恆久不變。

沒有內鬼,卻到處貼內鬼 tag。

為甚麼要把善意的人,都貼上內鬼 tag?貼上分化 tag?貼上叛徒 tag?然後開始陰謀論這些勸你的人???

這一個投降主義,那一個分化主義,為甚麼這麼多 ism?這麼多 tag?是不是稍為有點不同意見,就是內鬼,是間諜,是叛徒?是 A-ism?是 B-ism?

為何望眼看去,就要必需分敵我?就要非此 tag 即那 tag?為何沒有中間的思路,而必需在極端中,眼神閃爍地擺蕩?

# 新的物理學法則 #

我們這 2 個月來,證明了我們的運動方式,是有效的,以往這麼多年的溫和運動,都不及我們。我們是民主化抗爭的新形式,是現今科學未知的新領域。

我們用這種方式,能解決所有問題,能解決一切問題,能解決到沒有問題。

一條新的物理學法則被宣告,非中心化被視為新的教條,能列入民主化抗爭憲法。這就是 new paradigm,我們用 2 個月的時間,己經搞出了 paradigm shift!下一步就是寫入 wikipedia,然後再列入歷史書。

學者說的都是象牙塔,歷史上寫的教訓不適用於我們,因為我們是新人類,都基因變異到不是碳基生物了。多年民主化抗爭的人說的是啥?他們是失敗者啊,他們的方式沒有用的,為甚麼要聽這些老一輩在碎碎念甚麼?在政府工作過了不起啊?

學運史?民主化抗爭史?那是甚麼玩意?能吃嗎?

這些老一輩的人都可以收皮了。我們才是未來社會的接班人!

我們拿的是甚麼?非中心化!跟我一起念,非中心化!它是必殺技,它是屠龍刀,只要繼續發電供它發光,一招就能把敵人 KO 掉,然後世界就恢復了和平。

就像有些人們說的,解放軍入城平亂就好,OK 了。副作用呢?爽就行了。

一切事情都有適用性範圍,有它適用的 context,有它的副作用。時移易變,為何要刻舟求劍?

be water? 還是 this is an order?

# 敬意 #

對於走在火線上,身體力行,貫徹自己信念,並且付出代價的勇武,很可愛也很可敬。我尊重勇武的信念,尊重勇武不計成本的付出。

在這邊只是希望勇武,能否稍為多一點聆聽,能否稍為多聽一點民心。

人們在背後支持你們,但希望你們不要讓他們漸漸漸漸漸漸的對你們失望。

這些人是有容忍度的,這些在背後的人,才是真正的民心。

# 歷史的迴音 #

法國的黃背心運動,日本的學運,曾經的六四,都有相似之處。歷史場景是變動的,但人心是不變的。

在一邊的抗爭者在不斷的激進化,另一端的在政者者不的強硬化,在中間的人就都會被夾死了。所有人都會被帶過非此即彼的極端戰爭,中間再沒有商量的餘地。只會在激進化和強硬化螺旋上升,直到世界大爆炸。

不是 0% 就是 100%?winner takes all?

大家都承認政府的應對僵硬,死硬,而且不擇手段。

但這不是勇武怒火燎原把所有人都燒著的理由。

政府手上有一把刀,勇武手上也有一把刀。

# 失衡的敍事 #

這一篇文必然是失衡,不公正的,文章中有許多一棒子打死了所有人的敍事,有許多用一兩個詞就否定了所有價值的句子,我知道我這樣寫的是錯的,抹殺了許多細節,抹殺了許多應該被尊重的事。

但在我的眼中,激進勇武 正在开始 變得如此的失衡

失衡到開始缺乏反思己身的動力。

失衡到開始以為自己的行為能代表幾百萬人的人心。

失衡到開始排斥異己,到處貼內鬼 tag 內奸 tag 叛徒 tag。

歷史上不只有激進勇武這樣做,在歷史上這樣的做法並不孤單。

be water

be humble

只是一個無奈的見解。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811 輿論大混戰.建制陣營視角

政治憤怒大爆發.溫和不和勇武公開切割的理由

2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