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2016 年曾鈺成與余若薇的對談

預祝 matters 的朋友 2020 年新年快樂~


2016 年曾鈺成接受公民黨余若薇邀請訪談,其時是曾鈺成在立法會生涯的最後一年,還有幾個月就離任立法會主席一職。2016 年初香港發生旺角魚蛋衝突,示威者將警察稱為「黑警」,警察將示威者稱為「暴動」,是香港政治激進化的一個標誌,本土民主前線與勇武派的領袖梁天琦也因此事被控「暴動」與「襲警」,其後罪成入獄,本民前的 黃台仰 則棄保僭逃,現居德國。

曾鈺成作為民建聯的創黨元老,談及一國兩制、建制派與非建制派分岐、佔中、普選、本土意識掘起、香港政治激進化、中聯辦界入香港政治、中央全國管治權等議題。

曾鈺成說怕香港陷入惡性循環,中央對香港人不信任,所以收緊控制,而香港人將此舉視為共產黨背信,從而又有更大的反抗。曾鈺成提及北京對香港政策有幾個關鍵轉折點,這幾個轉折點在曾鈺成佔中 2014 年時的訪談的有提及 (訪問者是張潔平女仕),原文為

回歸以來經過了幾個階段。1997年到2003年是非常放手,當時我是民建聯的主席(註:民建聯是香港親建制派第一大黨),中央政府告訴我,你們不要來北京,有什麼事,你向董先生提,向特區政府提。當時北京對香港完全放手,政策只有三個字:不干預。
2003年,發生了23條立法不成功,50萬人上街,反對特區政府。中央政府一看,我們過去這幾年完全放手不對,於是03年年底成立了港澳工作協調小組,非常高層次,曾慶紅是召集人。他馬上邀請民建聯去北京,當著香港的傳媒,在「不干預」之後加了三個字:「有所為」。一直到05年,換了行政長官。
從05年到07年,整個社會氣氛是比較活躍的,第一是CEPA(Closer Economic Partnership Arrangement,即《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發揮作用了,香港經濟好轉,都知道是中央的支持;第二是曾蔭權上台,解決了一些董先生不能解決的問題,他跟泛民關係也比較好。一段時間之內,好像強政勵治成功了,有效管治成功了,巔峰就是2007年曾蔭權競選連任,民意支持度也遠遠超過了當時和他競爭的泛民主派的梁家傑。當時有種說法是,就算是普選,曾蔭權也會當選。這麼一個氣氛下,2007年底,人大常委會決定了2017年香港可以實行普選。這個時間表是這樣出來的。當時定這個時間表,很多人,包括泛民主派的很多人,都很意外。大家本來不相信中央願意拿出一個具體的時間表,就是因為05到07年,整個社會氣氛比較穩定,管治比較順利。08年開始,局勢逆轉了。市政上,本來應該做的事,的確是沒有做。正如當時溫總理提醒,需要解決「深層次矛盾」。加上問責制發展不太順利,出現了民望逆轉。一直到2012年,年初的行政長官選舉,出現了很多中央意想不到的狀況,然後梁振英先生一上台,就遇到很大很大的阻力。當年夏季,就是反國教運動。
反國教是很重要的一個事件。從中英聯合聲明開始一直到回歸之初,中央政府講的,做的,都是要盡量去增加香港人對一國兩制的信心,但是好像過了這十多年,能給的好處都給了,還是不行。不但不行,回歸了15年,還會出現2012年的情況,發展到學生帶頭出來反對國民教育。而且,結果真的是特區政府要把國民教育撤了。聽說這一點,北京當時是很不高興。
真是很可惜,我們已經走到普選的最後一步時,就出現了這麼一個形勢逆轉的情況。我擔心的是……唉……我們走進了一個惡性循環。一國兩制裡面是有很多兩制之間的矛盾,需要雙方以最大的善意、互信,用務實的態度來解決。這方面現在很缺乏。中央不放心,覺得要收緊,然後中央收緊,香港人更大的不信任要抗爭,一邊抗爭越來越激烈,另外一邊收得越來越緊。當然我們也明白,同一個時間,我們迎來了一國兩制啟動以來,最嚴峻、最重大的考驗,就是普選的問題,到了一個攤牌的時候。
問:所以才有了今年6月的白皮書,對「一國兩制」做了一個與以前很不一樣的闡述?
答:6月發表的白皮書,強調中央對香港有全面管治權,列出了很多條。當年,基本法立法的時候,不是這樣說的,當時的中央官員跟我們說:不能說除了國防、外交都是香港人自己管,你看看基本法,裡面還有其它權是中央政府一定要管的,但是,是很少數。我記得有一個中央官員跟我說明,只列出七條,包括國防、外交、任命行政長官和主要官員、涉台事務、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等等。當時的官員說,就是這七條,沒其它了,其它都是你們自己管了。現在的白皮書說什麼?給你多少,就是多少。所謂高度自治的意思,我說你多高,就是多高。當然這也是事實。但你看得到這個表述的變化。所以是回歸17年,香港發生的變化,讓中央覺得,以前我強調一國兩制寬鬆的一面,現在要強調限制的一面。

曾鈺成提到建制內有一股思潮,認為只要將香港反對派清除掉,香港就能平靜地建設,曾鈺成稱這為建制中的「vote them out」的路線,即強硬建制的路線。曾鈺成的看法則是「vote them out」不現實,泛民在香港有民意基础,泛民並不只是幾十個政治人物的集合,而是幾百萬的一個代理人。

曾鈺成在訪問末提及議會近年論戰「侮辱性的言論」增多,小批評一下余若薇所在公民黨明明都是社會有識之仕,在議會辯論應該更溫和點,攻擊別人不一定要用「侮辱性」的詞。

訪談完整列表在這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曾鈺成: 你不搞政治,政治搞死你

曾鈺成︰不怨勝己者,反求諸己而已矣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