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敍事的呢喃.心路脈絡的生命

這篇文章是受 @goodwill 君的這幾篇文章所啟發,

香港羅生門 (2)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

香港羅生門 (1) - 從「牆」和「心牆」說起

還有 @來福 君的

流动中的“香港人”身份认同

其實 matters 上還有許多作者君和文章都是這篇文章的啟發點,但要找出來太多,不一一列舉。

有「抽水」「塞私貨」的機會了,哈哈。


# 逃犯條例的多面性 #

@goodwill 君的 香港羅生門 (2)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 介紹了香港政治這 10 多年來的地形流變與心路脈絡,@goodwill 君在文章中稱自己的背景描述是「大幅簡化」,所描繪的「莫比烏斯馬蹄鐵」是「扁平化、不準確、不嚴謹」,然而對於不太熟悉香港政治的朋友,@goodwill 的背景論述其實也是足夠複雜的了。

我引用 @goodwill 在文章開頭所寫的

我考慮了很久,到底應不應該用這樣一張扁平化、不準確、不嚴謹的圖片來描述香港的政治環境。因為正反雙方的權力對比狀況遠不對稱,一不小心,任何過度簡化的呈現就會落入所謂「和稀泥」、「各打五十大板」的窠臼中。

整個「逃犯條例事件」有背景與過程是多面性的,很難用幾句就把它的前因後果、來龍去脈、形勢變化說清楚。

即使是在香港生活但又不太關心政治的人們,也不一定能清楚這個 @goodwill 君所寫的背景論述 (即使 goodwill 君已經說了是簡化),這和學識和人生經歷沒有關係,純粹是並非每一個人都有興趣了解政治,或者是,利益權勢之下,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興趣了解「非己方利益」的政治敍事。


# 微觀化細分化 #

要了解香港的問題的來龍去脈,我認為必需要「微觀化」「細分化」,因為「建制派」「反對派」內部並不是鐵版一塊的,他們的聯合、對立、恩怨情仇都有故事可講,並不是「你們這些建制派」「你們這些反對派」就能解構出目前政治力量角力的方程式。

沒有「你們這些」,也沒有「我們這些」。因為這並不是非黑即白的故事,這是一個光譜,這個光譜甚至不是線性二維的,而是三維立體的政治星圖。

你們這些 - 我們這些
支持政府 - 不支持政治
建制派 - 泛民
藍絲 - 黃絲
你們這些 - 我們這些
香港 - 大陸

這些是過度簡化的描述,二元化而不是立體化。

政治光譜不是「只有兩端」「不是扁平」的,而是立體的,所以要認識香港問題,需要從多個視角去「感受」。

這是一樣很花時間,也很花心力的事。相對而言,「勇者」「惡龍」「公主」這些古老元素,放在後現代舞台上重現,更能抓住人們的心念與注意力,情緒隨之波動起落,起承轉合,構成敍事閉環。


# 心路脈絡 #

# 心路脈絡的呼吸

大陸的朋友大概有這麼一個心路脈絡,以下是簡化敍述。

曾在人類歷史長河的中華民族,百多年來外憂內患,政府無能,受列強欺侮,領土被英美列強割地,鴉片戰爭,香港被割,甲午戰爭敗給了東洋小國日本,台灣被割;辛亥革命,帝制成共和,軍閥內戰,聯俄容共,國民黨清黨清洗共產黨人;秋收起義,江西瑞金,長征,延安;西安事變,共同抗日,國民黨退而不戰,抗日戰爭勝利,內戰,打敗腐敗無能的國民黨,建國。

建國後與加入蘇聯陣營;抗美援朝,建國不久,對手卻是世界最強美軍。

國內多次政治運動,與蘇聯決裂;文化大革命;改革開放,家產聯產承包制,對越自衛反擊戰,蘇聯東歐劇變,外國滲透六四事件。

鄧小平南巡,香港回歸,澳門回歸,2001 加入 WTO,2005 中國崛起,2008 北京奧運,同時美國金融風暴,暴露了美國政治經濟結構的弱點。

中國人們的生活 20 年間越來越好,收入提高,中產階級擴大,出國留學人數增大。城巿建設力度比已發逹國家還要強,經濟實力躍居第二位,為世界工廠,有完整的上中下遊產業。世界 500 強不乏中國企業 (銀行、能源、通訊等);科研力量快速後來追上,華為中興為代表互聯網有阿里騰訊百度等

政治文化中心北京,金融物流中心上海,科技金融中心深圳,還有其他富有活力的一線城巿如杭州、武漢。

僅僅是 20 多年,中國的建設就成能如此。3 年一小變,5 年一大變,10 年面目全非,並帶領這麼多人脫困脫貧,小康富裕。

國際地位日益上升,外交部發言人有底氣,國際影響力越來越大,一帶一路深入俄羅斯以往的地緣政治影響圈,東南亞各國歡迎中國投資,第三世界非洲援助建設交換能源;在這個國際政治大背景下,美國感受到中國威脅,軍事上以島鏈圍堵,經濟上展開貿易戰,科技上禁止輸出,政治上不停挑起事端。

西方政治衰落,先有 2008 年華爾街造成的金融海嘯,其後歐洲各國極右冀抬頭,英國脫歐,美國誕生了 Donald Trump,西方勢力內憂內患;中國卻是走出了新的道路,能越來越在國際上掌握話語權,有了制度自信;外國利用中國的邊緣地區的認同議題,想分裂而削弱中國,如新疆、西藏、台灣、香港等。

# 心路脈絡的意動

在上面這個極度簡化的「心路脈絡」下,香港是一個對以往因經濟差距而來的優越感念念不忘的頑子,自命為「高等華人」,對大陸同胞稱為「蝗虫」甚至「支那」。

過往殖民地經歷帶來了對西方莫名的信任,而香港的「恐共」卻被反對派用心不良的軍師跨大,令香港人民接受到的都是對祖國的抹黑,看不到祖國近年極速的發展,以及在國際上越來越強的話語權。

祖國有對香港有眾多優惠的政策,但反對派的阻礙下,這些政策都不能貫砌,讓香港白白錯過了 20 年的發展機會。香港本地的權貴,打造出能左右香港政府的「地產霸權」,影響香港各行各業的發展,這次逃犯條例,被外國利用煽動學生上街,暴力破壞香港法治,並且想動搖中央威信,讓 Donald Trump 在中美貿易戰中得佔上風,外國要在香港搞港獨。

祖國中央有信心,也有實力和美國人周旋,少部份的暴力份子不會得到沈默大多數的支持,香港警察在前線承受極大的壓力,擔任著制暴止亂,讓香港回歸平靜的重任。

# 心路脈絡的生命

上面將第一段稱為「心路脈絡的呼吸」,內容多是中國現代史,以及一些近年的國際政治變化。稱之為「呼吸」,是因為這就是日常「一呼一吸」,溫養整個「認同 (identity)」的精氣神。

將第二段稱為「心路脈絡的意動」,因為在「呼吸」的「背景」下,會自然「延伸」出第二段「香港問題」所描寫的視角,這也可稱為「認同的推導」,或「認同在行動」。

心路脈絡的呼吸,是溫養,心路脈絡的意動,是行動。兩者組成「心路脈絡的生命」。「呼吸」是冰山根植於深海的意識,「意動」是龐大冰海「自發性」的回應。

心路脈絡 (psycho-context) 這詞,在大概也是 psychographics / political psychological profile / identity 的意思。

若果將以上的脈絡投射在政見,就是可見的立體化政治光譜;而少有受過政治學、社會學、歷史學浸沈的人們,或沒有一定人生經歷的人們,這個立體化政治光譜是自己對自己也意識不到的,在描述自己的「政見」時,只能用有限詞語,去述說「你們 / 我們」,「左 / 右」,「藍 / 黃」,只能用有限的詞語去描述一個偏平化的二元世界。

在迷宮中,只會見到「敵方心牆」,而看不到繞過「敵方心牆」的道路。


# 走一躺心路迷宮 #

心路脈絡是立體的,不同立場的人們,受其個人經歷、群體所屬、階級所屬所影響,各自走出不同的心路迷宮 (psycho-labyrinth)

若果政治星圖上不同的心路脈絡要有效對話,有需要先在「心路」上走過「對方的心路迷宮」,不然只會淪為吵架與爭執,越來越激化,最後不得不用暴力手段,在物理上制服對方,從而得到勝利。

物理上制服了,然而「敵方」的心路脈絡,仍在的,而且「被制服」的一方只會更加極端化,滑向更激進的未知心路疆域。

「心牆」只會越建越高。

溫和者的搭橋空間將越來越少,溫和政治步入黃昏,極端政治在「敵方」未死前,都不會停止。


# 認同的諸神 #

從古至今,人類會對「比自己更高」的東西產生認同,這些認同是人們在心中的諸神,神位放在人們的心路迷宮之中;若果心中所敬諸神被全盤否認,只會引來你死我活的史詩戰爭。

是羅生門,是修羅場,是心牆。

在「資源存量 (?)」的世界,有血有肉的人們能否溫養淡如水的善意?神性引起的天空殺戮沖動,能否被「文藝復興敍事」拉回地面?

期待吟遊詩人有新的田園人文故事,樂觀地對人性投注信任,是當下作為個體僅能做到的事。


# 參考 #

https://matters.news/@laifu/流动中的-香港人-身份认同-zdpuAo6ef5A4pTiivN3LBtZEPhDqQKrKS6QNYmVsq6f3aZYAn

https://matters.news/@goodwill/香港羅生門-1-從-牆-和-心牆-說起-zdpuAv5Kmv3Cr5kzm9pCjqT7YDrak8jXefYo94rrTdNR4rF75

https://matters.news/@goodwill/香港羅生門-2-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zdpuAmuL6vd9Y54CYJjoNwpe3sEaMoC3k92LJu8TC59Upvb1m

香港羅生門 (1) - 從「牆」和「心牆」說起

香港羅生門 (2) - 日漸成真的「莫比烏斯馬蹄鐵」式政治光譜(上)

流动中的“香港人”身份认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