盯著鏡子的呆子

我盯著鏡子,發現一個呆子在盯著我

信任的破碎.梁振英

北京 - 香港 / 港府 - 民眾的信任破碎是一個一步一步造成的過程,2019 年的逃犯條例是壓倒脆弱的信任的最後一根稻草。

信任的高峰,在 2008 年,而信任的退潮,表現在曾蔭權當特首的後期。

2012 年梁振英上台後,信任就越加的脆弱。其中多方都有責任,泛民有,建制有,本土有,政府有,香港人也有 (心態問題),而理清這些香港政治的一點一滴,難以用短短的文字表現出來。推薦 goodwill 君的 香港羅生門 系列

有觀點是泛民是香港良政善治的阻力,為了反對而反對,我覺得這個觀點是有它的道理,反對派有些事做得不夠圓滑,比較「離地 / 不接地氣」,在一些情況中,把握不好北京的心態和行事方式,反對派內部也有惡性的權力斗爭,而且有時會展現出民粹的一面,這些不好的品質若要找一個代表,我會說黃毓民是一個典型 (個人的看法)。

而建制的問題,則在於在「行政主導」「全面管治」的中央路線下,建制為了己方利益集團的利益 (多個不同界別的利益集團) 就變得「聽話」,政治行為現實,為了利益而政治。同時在 2012 年梁振英主政後,激進建制在香港抬頭,這些激進建制加劇了香港的矛盾。建制內部亦並非鐵塊一塊,它們的整合是靠著西環的「資源分配」。有些建制中的人仕,崛起時「像火箭上升一樣快速」,行事風格極端,令人誹議,若果找一個這些不好的品質的一個代表,我會說是何君堯 (個人的看法)。

泛民、建制外的本土,對於自己的議程過於...理想化 (?) 盲目 (?),看不到政治現實的一面,並且加入了族群認同的問題,將民主化議程和分離主義議程綁在一起。我自己一直認為,基於現實政治,本土路線只會讓香港問題更難解,北京不是倫敦,北京對於本土只會強硬回應,然後北京這種做法,則會反過來令到本土更加壯大,激進建制的話語權也增大,香港內部越發撕裂,香港與大陸也越發撕裂...

特首梁振英,對於香港的種種撕裂也有責任。在香港,梁振英特首「好戰」是很多人的看法,他非常樂於斗爭。

將所有撕裂的責任都推向特首梁振英,是不公道的。然而香港政府「行政主導」,特首的權力是很大的,作為香港第一人,梁振英任內的 5 年搞出這麼多撕裂,特首梁振英的確要負上很大的責任。

在這邊基於個人的傾向,就集中批判一下梁振英特首的是是非非。

建制派議員田北俊在 2016 年講了一段話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GSz4qhYoJcE&

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最近寫了一篇文章,其中說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新聞/你不搞政治,政治搞死你-188004

梁振英任行政長官的5年,香港社會的政治形態發生了明顯的變化。梁振英並不抗拒社會「政治化」,並不害怕「搞政治」;他也重視輿論宣傳,也懂得「心戰室」的作用。他令人們意外地沒有連任;如果這說明中央政府對他管治的評價並不如一般人想像那麼高,這也不會是因為他輕視政治。不過,政客搞政治一般是為了贏取人心;梁振英搞的政治卻不能為他贏得人心,這或許證明他不是政客。

hk01 的文章

https://www.hk01.com/社會新聞/102011/梁振英功過-屢逆民意-用人唯親-撕裂社會難辭其咎

梁振英在任五年,爭議之處除了其強硬處事作風,唯「梁粉」是用更令人驚訝,嚇怕人才。先有邵善波出任政府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之後更由另一「梁粉」高靜芝出任中央政策組全職顧問,掌管政府任命權力,各部門提議的人選均須經她審議。加上,梁振英不理民意,任命在2012年立法會選舉敗選的民建聯劉江華,出任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副局長;再而是2013年12月委任退出民主黨的馮煒光,接任新聞統籌專員。由於馮煒光於2012年曾經站台支持當局推行國民教育,上任後又多次次多爆出公關災難,令人質疑其能力不值得擔任年薪逾300萬元的職位。

梁家傑與田北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3EAyulvo3Q

我自己仍是認為,香港比較好的路,是不同陣營的溫和角色,坐下來找共識。像建制派老人田北俊,和反對派老人劉慧卿有說有笑。

但 2019 年 6 月後發生了太多事情,香港政治進入了新的一章,在這一章中,有許多事情是過往香港人想像不到會發生的。可以說是香港人在一個「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被丟進了一個陌生的新常態。

如特首林鄭月娥在路透社放出中的錄音指的,2019 年逃犯條例引起的,是一個 Havoc。很多人都沒有想到會撕裂到這種程度,香港變成這個樣子。

香港民意研究所數據.對政府信任度

溫和政治的黃昏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