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u Jiajun

Drupal 社群成員,自由軟體愛好者,新住民的老公兼新二代的爸。

同為天涯邊緣人

一位媒觀志工時代的夥伴結婚了,昨天去參加她的婚禮,遇見另外三位當年在媒觀工作的老朋友。很強烈的感覺是,我們這一小撮人跟那場合有夠格格不入的 XD

例如跟新人合照,別人都開心擺 pose,我們是表情僵硬、勉強比出個 ya;離開時,要跟新人打個招呼說再見,也因為存在感太稀薄,一直被擠到人牆外面…等等。


剛剛看到 Readmoo po了一篇〈僅是因為身體周圍有滿滿的人,都會消耗內向者大量的精力〉 :

大多數社交聚會上的交談方式是為性格外向者安排的。談話音量很高、節奏很快,彼此隨意打斷左右的發言,並問大量很個人隱私的問題。
活動上的各種刺激:喧鬧聲、燈光、音樂、各式各樣的氣味——所有的一切都使性格內向者的大腦超負荷運轉。

讓我想起,在我屁孩時代,有次參加某左翼團體的某晚會,原本我很興奮,希望在活動中認識很多社運先進等等,沒想到到了會場,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跟其他人講話,這讓我非常焦慮,後來乾脆一個人去外面街上,邊走邊哭了一兩個小時。嗯,其實那時就應該認清,我根本就沒有搞運動的資質,可惜當時中二病矇了眼。


不過話說回來,在婚禮上見見老朋友也是很好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