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dark

斯卡羅前四集觀後小感

發布於
果然劇本寫好還是最難的

2021年在台灣逐漸從新冠肺炎疫情解封的當下,公視開播共12集的電視劇「斯卡羅」。該劇透過前瞻基礎建設計畫補助,得以相對高的資金製作,目標是拍出「台灣的大河劇」。

對我來說,台灣歷史背景與演員陣容就已經足夠吸引我了。第一集播出時,開頭畫面就令人喜愛不已。美麗的取景、細緻的畫面、考究的裝扮...乃至於各個強大又敬業的演員。雖然第一集出場角色很多,背景又是我不熟悉的台灣歷史,看的時候很需要配合google服用。但是台劇能提高到這種層次,還是令人滿足。

儘管劇裡仍有一些小破綻,例如梅花鹿群、被砍下的人頭(說破綻的原因是,因為不夠像,身為觀眾,這些東西反而讓我出戲,不如就用鏡頭技巧交代過去就好),但是第一及第二集大致上仍透過角色對話與分鏡順利推動劇情,流暢的程度讓我覺得時間怎麼這麼快。

到了三四集卻開始覺得剪接或是劇本有點不連貫,或說給的細節不夠必須自己腦補。比較明顯有感覺的部分:

李仙得到了社寮看見陳屍美國人,暴怒地要對水仔用刑。蝶妹生氣又難過地說要回台南府,因為李仙得說要來救人卻在殺人,是在騙人

這一段讓我覺得不連貫。李仙得的角色設定大概是「過於正直、強調誠實」那種。然後他跟女主角蝶妹應該會有些情感的牽連(不是男女情愛,而是相牽連的共同感?)。因為正直、因為儘管是主僕身份但仍有情感牽連,蝶妹才會超越僕人身份表露生氣與難過的感受。我想這也是這場戲背後的邏輯。但是我覺得李仙得與蝶妹在前面幾場戲(過問身世、去野外撿石頭、蝶妹拜託李仙得聘她為僕人)都還沒有在我感受上建立「超越一般主僕」的情感牽連,所以這場生氣難過的戲看起來有點怪。

這種不夠連戲的「症頭」並不罕見,我覺得電影裡常能見到。尤其是商業大片,大概已經預設了某些「必備」場景與制式的結局,所以如何把故事說得合理,讓觀眾能成功投射情感,就是「好不好看」的關鍵(當然也有人就只想看大場面)。在我有限的電視劇觀賞經驗裡,反而覺得這種問題較少。我猜大概是因為不只一集,時間壓力較小的狀態下,可以慢慢累積細節吧!

也因此或許是斯卡羅早設定好了12集有哪些劇情要演,所以還鋪陳不夠;或者因為是小說改編,某些心理描述沒辦法順利透過戲劇呈現的關係。我並不清楚。但是比較起來,不夠真實的人頭,與不夠鋪陳的劇情,後者對我來說更決定了戲劇好看的程度。而那需要更多的是才華與經驗,某些砸大錢也不見得能換到的東西。果然,劇本寫好還是最難的啊。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