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i

情感喪失日誌

 (編輯過)
day one - Funeral for my Angel

踏出家門前就感到赤裸。大抵是衣服和包包的搭配不協調,或者那條短裙的尺寸仍舊距離合身有段距離,圈不住腰際下滑的鬆落感讓人躁慮,奶白色系襯得膝腿暗了一階也不修長。還是是因為沒穿外套?自己算不上纖細的身板由側面看來總是較其他女孩粗壯許多,與席安理想中的單薄堅韌搭不上一星半點的瓜葛,若是不找個足以掩起那身圓厚肩背的外衣,一整天她都會非常非常討厭自己。而今天就是那樣的一天。儘管目的地不過是隨便套件除睡衣以外的上衣、短褲和夾角拖也不會有任何人指指點點的便利商店,那段路來回費不到十分鐘,席安只需要走進便利商店,買兩瓶無糖低脂的優酪乳並領回今早通知送達的包裹。這甚至比吃飯簡單十倍。她想。回到住處後的兩個小時席安只將優酪乳放入冰箱,接著攤上床墊和懶骨頭間的地板,忘了帶證件所以沒能拿回包裹,店員在她翻找背包時瞥了她幾眼。現在第三個小時就要結束了,席安仍起不了身,瞪著倦怠酸澀的眼欣賞焦慮和一團無以名狀的黑色形體,啃噬剝落、碎散一地的自己,然後想起今早咖啡的色澤格外的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