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飞

金融业。关注美国政治。

明尼苏达种族暴动中“趁火打劫抢超市”现象的伦理思考

最近美国曝光了一系列针对黑人的种族主义事件,包括:佐治亚州黑人青年Ahmaud Arbery被几名白人私刑处死,肯塔基州急诊室工作人员,黑人Breonna Taylor在自己家里被闯入且未声明自己身份及目的的便衣警察(误以为其家中有违禁品)射杀,纽约市中央公园内白人女性金融高管Amy Cooper因一名黑人提醒其按规则拴狗后打电话向警察诬告黑人威胁其性命,明尼苏达州黑人George Floyd在被戴上手铐未做任何反抗的情况下,被白人警察用膝盖压住脖子长达8分钟致死。

这些事件的曝光引起了极为广泛的愤怒,最终导致昨天明州明尼阿波利斯市以及美国各大城市发生了大规模的示威及暴动。这些事情的细节不是本文讨论的重点,但推荐大家去看一个极为重要的视频:美国脱口秀主持人Trevor Noah(中文网络人称“崔娃”)的一段18分钟分析。中文字幕版:

https://weibo.com/3973989639/J4lC6kNlE

本文想讨论的是这么一个问题:话说美国明尼苏达正发生的这场uprising ,里面有参与者打砸商店,烧毁警察局,还不能排除会出现无辜人员伤亡,一方面会有人成心拿这些说事儿降低大众对被压迫者的同情,另一方面也的确可能会对真诚思考这些问题的人产生一些道德上的困惑。

注:最新证据表明,明州骚乱中有蒙面白人种族主义分子带头砸商店。也有大批黑人参与者制止其他情绪过激群众采取暴力行为。不过肯定仍然会有人问,“别人带头砸你就跟着砸吗”,或者“砸的难道都是白人种族主义者带头的”之类的问题。

话说几年前巴尔的摩因同样的种族问题发生骚乱的时候,我还在为这些人怎么不守“规矩”,“趁火打劫”抢超市而纷纷不平,现在是彻底明白这种想法真是bullshit。如果说出现了对无辜人士的人身伤害,那么具体实施伤害者需要谴责的话,黑人烧几个超市(尤其是连锁超市),警察局再拿点东西回家完全正当。这不该被看作什么趁火打劫,而更类似于穷人开仓放粮的行为。请问,这个社会有什么道德合法性去要求任何一个黑人去尊重什么财产权这种东西,在你连他们的基本生命权都保证不了的时候?穷苦和被剥夺的黑人凭什么就不能把美国的一家超市砸了然后把里面的东西给分了拿回家去?

有人说:那这样的话,超市老板向他们开枪也是合情合理的,毕竟要平等嘛。—— 他抢了你的东西所以你突突了他的命,这倒是也可以,只是按这道理黑人可以去合理突突的人真不要太多,跑华尔街公司trading floor扫射问题都不大。

二战珍珠港遇袭的消息传到芝加哥黑人区的时候,普遍的情绪是大家都很高兴——稍微了解一点黑人经历过什么,就会知道他们的这种情绪非常正当。你说这些黑人仇恨国家仇恨社会,我看这说明这些黑人是正常人:这国家这社会这么对待他们,能不仇恨?

有人说你们黑人对现实不满怎么不去投票选举来改变,美国不是有民主吗?说这话的人都是不知道在美国黑人投个票有多难。不说那些身份证件等等方面的故意刁难,也不用说gerrymandering这些事情,很多南方州很容易因为一些很无谓的小破事给黑人安个罪名然后剥夺选举权终身。有好几个州竟有多达五分之一的黑人因此被剥夺选举权。18年佛罗里达通过有法律效力的全民公投,以压倒多数要求恢复所有服刑期满人员的选举权,结果?共和党政府来一招:恢复可以,但必须把之前法庭判的各种罚款缴清才能投票。且不说美国这些地方的地方法院大肆巧立名目各种罚款(比如让你早上7点到庭迟到了就罚500,或者每天只开庭4小时,没排到你就还算你无故不出庭再罚500等等),也不说很多人根本无力缴清罚款,最糟的是政府根本不做明确统计每个人到底欠多少罚款,缴清了没有你自己琢磨,要是没缴清你以为缴清了去投了票,那就是投票舞弊重罪再判10年(对,就算你不是有意的照样判10年,美国最高法支持了)。这种情况下你怪黑人为何不投票改变命运,是别人脑子有病还是你脑子有病?

再说当年巴尔的摩骚乱的时候,Fox电视台专门剪辑了一段视频反复播放一个明显肥胖的黑人妇女从被砸的target里拿了包那种美国常见的大包装厨房纸(大概20卷)高兴的往回走。Fox 这用意就不用说了,当时我看的时候,确实觉得这真是一群贪婪的暴徒。但现在想想,设想要是我白拿了这么一包厨房纸,我根本没什么可高兴的,还会嫌麻烦而压根不会要。因为这在美国是一文不值的东西,公司里大把你随便用。这位黑人妇女抱了包这玩意居然这么高兴,首先说明她太穷了,连厨房纸都买不起,超级大国美国的富甲天下和她没有关系。然后既然她买不起厨房纸,她家的卫生条件和生活条件可想而知。她拿到一包厨房纸又这么高兴,说明她很想改善自家的卫生状况。如果美国是个对所有国民负责任的国家,就该先考虑怎么解决这样的极端贫困问题,一时不能全面解决,就该白送给这些贫困人口这类基本卫生用品,让他们能改善自己的卫生条件,这比花好几万亿美元进攻伊拉克不知道合算到哪儿去了。结果?啥都没做,哦不,花好几万亿进攻伊拉克了,然后Fox这种没人性的机构嘲笑拿了包厨房纸的底层人群。

总之,我对这类社会运动里面的道德问题思考也有很长时间了,感觉确实非常复杂。但想来想去最后的结论还是很简单的:你的第一直觉或缺省选项仍然是——在鸡蛋与高墙之间,与鸡蛋站在一起。不保证百分之百正确,但百分之九十九是没问题的。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