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珮岑

森林系所畢,目前就讀地理所。關注人與環境的互動,期望以人地關係的角度紀錄世界。自從在蒙古和中亞流浪一段時間後,對遊牧文化產生濃厚興趣。文章散見轉角國際、換日線、上下游副刊、中國地理學會會刊。flyhigh201115@gmail.com

從動物市集窺探吉爾吉斯畜牧產業

發布於
蘇聯解體後,吉爾吉斯坦於1991年獨立,緊接著面臨的是一系列的私有化改革政策。各地的中型合作社成為企業單位,從原本蘇聯時代的「多個村莊一個合作社」轉變成「一個村莊一個合作社」的形式。但在私有化政策下,幾乎無法維持公平的財產及資金分配,不下十年,這些合作社不斷分裂,最終依據親屬關係,形成獨立的「家庭式畜牧經濟」。

「你去過動物市集了嗎?」

在這個所有旅行社都關閉的十一月,走在科奇科爾小鎮(Кочкорка, Kochkor)莫名認識身為旅行社老闆的S。熱情的S表示秋冬是吉爾吉斯旅遊業的淡季,反正閒來無事,他想跟我做個朋友,帶我到處晃。

我和S坐在溪邊,望著積滿白雪的遠山,喝著吉爾吉斯國產啤酒,配著俄羅斯麵包乾當下酒點心。夕陽西下,斜照在遠方的頂峰,紅成一片。S回覆一通電話後,看了看手錶,轉頭對我說:「家裡有頭小牛病死了,要去動物市集買隻新的。」

「動物市集!沒看過呢!」已經待在吉爾吉斯快要一個月的我還未曾去過動物市集,當然馬上激起我的好奇心。

S開啟網路地圖指給我看,「明天早上十點在這間超市前碰面,我帶你去動物市集。」

坐在溪邊喝酒眺望科奇科爾小鎮及遠山

動物市集之前—後蘇聯時代的吉爾吉斯畜牧

中亞的市場經濟要從距今30年前開始說起,吉爾吉斯的動物市場貿易也不例外。

蘇聯解體後,吉爾吉斯坦於1991年獨立,緊接著面臨的是一系列的私有化改革政策。各地的中型合作社成為企業單位,從原本蘇聯時代的「多個村莊一個合作社」轉變成「一個村莊一個合作社」的形式。但在私有化政策下,幾乎無法維持公平的財產及資金分配,不下十年,這些合作社不斷分裂,最終依據親屬關係,形成獨立的「家庭式畜牧經濟」。

而原本在蘇聯時代由政府長期投注於畜牧業的疫苗及定期巡察的獸醫體系瓦解;再加上蘇聯時代的最後十幾年,牲畜數量大量增加,超過草場原本的承載量,導致草場嚴重退化,諸多原因之下,大量牲畜死亡,讓私有化改革雪上加霜。

2000年代左右,政府及牧民們意識到草場的退化,為了讓地力恢復,部分牧民開始恢復祖先傳統的山牧季移遊牧方式,也就是根據不同季節在不同海拔高度進行放牧。科奇科爾鎮的牧民與鄰近其他三個行政區的牧民,共同使用海拔3016 m的高山牧場——頌湖 (Соң-Көл, Song-Kul)。牧民通常一年內會移動4-5次,在小鎮(雪太深無法放牧時回到村子餵儲備飼料)、冬季牧場、夏季牧場及秋季牧場來回移動。而這也形成吉爾吉斯現今的畜牧制度——私有牲畜,公有土地。

S家也養了一大群牛、羊和馬匹們,依據我拜訪的季節,正是牲畜移往冬季牧場的時間點,牧民們在城鎮附近的草場放牧。

牧民的經濟命脈—動物市集

超級市場其實就是小鎮的百貨公司,超市後方便是只有每個禮拜六才會人聲鼎沸的科奇科爾動物市集。我尾隨在S身後,跟著人群魚貫入場。

滿載綿羊的卡車,賣家正在強硬拖行拒絕下車的綿羊,一位可能的買家在旁指指點點。擠過綿羊區後,印入眼簾的是一群畫上藍色標記的壯碩馬屁股,S提醒我別離馬屁股太近,「會很痛!被踢到的話。」

突然,一個將山羊扛在肩上的男人從我們兩人身旁快速通過。「一隻山羊大約是4,000 som(索姆,吉爾吉斯貨幣),大約48美金。但是像那隻品質看起來很好,又是母山羊,可以產奶的話,一隻可以到50,000 som(595美金)。」S指著男人肩上的山羊對我說。而我怎麼也看不出山羊的品質好壞。

動物市集的綿羊們

S一路跟我解釋各種動物在市場上可能的價格。一隻綿羊約5,000 som(60美金);馬是這裡最高價的物品,在多山且道路基礎建設不發達的吉爾吉斯,馬兼具爬山放牧的交通工具之用,同時又可作為食用肉,因此,一匹馬可以賣到100,000 som(1191美金)左右。「這裡有時候會有人賣駱駝,不過今天沒看到。」S似乎很想讓我見識一下駱駝買賣的場景,他露出可惜的表情。「一隻駱駝要價80,000 som(953美金)。」

不久後,我們走到動物市集的牛區。有位男人正將他的牛群栓在一旁的鐵桿上,一隻小牛被綁在牛群身後。S向賣家走了過去,指著小牛開始攀談,你一言我一語後,S搖搖頭向我走來。「那隻小牛太貴了,看別的。」S走向下一個賣家。

動物市集內的馬市場交易區

動物市集不僅是地方經濟的中樞,也是吉爾吉斯人的經濟命脈,是許多牧民的主要收入來源。牧民會前往動物市集買動物,將牲畜養大,然後帶去別的地方以更高的價錢賣出。「我們家會去比什凱克(吉國首都)進行交易,通常都可以以4-5倍價格賣出。當然,我有時也會去其他更便宜的動物市集買動物。」S向我解釋。有趣的是,動物市集除了吉爾吉斯本國人民會來進行買賣,鄰國的哈薩克斯坦居民也會來物價相對較低的吉爾吉斯買牲畜,動物市集也可以說是一個小型的國際市場。

事實上,每個週末才有的動物市集,除了動物也有很多民生必需品的攤位。中國產的衣服、土耳其進口的地毯、德國刀具、各種農牧用機具、家庭用的烹飪器材及各式食材一應具全。

民生必需品攤位區域

家庭式畜牧經濟—牧民的多元化收入

吉爾吉斯的畜牧市場經濟發展至今,為了維生,牧民也開始發展各種可能的多元收入管道。除了看顧自家牲畜,部分牧民會幫其他家庭放牧,賺取看顧費用,大約為一隻羊0.5美金,牛和馬則是每隻3美金。在動物市集進行牲畜買賣則是牧民最主要的收入來源,同時,牧民也會在夏天將馬奶、牛奶或山羊奶賣給中盤商,做奶製品加工,再分送至各大城市出售。

而其中,像S一樣從事旅遊業的也不在少數,通常也是最賺錢的方式。S選擇自己開公司,在旅遊旺季,也就是春夏季節時擔任英文或俄文嚮導,帶著觀光客騎馬爬山,到科奇科爾附近最有名的旅遊勝地,也是此地區牧民的夏季草場——頌湖遊玩。

旅行社也與頌湖附近進行遊牧的家庭合作,形成一條觀光產業鏈,牧民們提供氈房給遊客做為住宿地點,同時提供食物,讓遊客體驗道地吉爾吉斯家庭料理,當然,這也成為牧民另外的收入。

而在秋冬季,S則幫忙家裡的父母牧羊,照顧小孩,從事各種買賣生意。「前幾天,我跟我的堂哥去賣煤炭,也順便把一台車賣了。」S表示反正冬季沒有觀光生意要經營,車留著沒什麼用,先賣掉換一筆錢,買一些動物來養比較實際。「煤炭!大家冬天都要用啊!很冷呢!」S表示煤炭是筆好生意。

至於S的妻子,似乎在首都工作,是位學校老師,學校放長假才會回家幫忙牧羊。這也是牧民家庭的其他收入來源之一。

小牛被綁在牛群後方

走出動物市集後,我看著兩手空空的S問道:「一隻牛多少錢啊?」

「大約20,000-100,000 som(238-1191美金),依據成幼體、是否產奶及本身品質而定。」S一臉認真向我解釋。

記得S在進市集前跟我說過這裡都要現金交易。「你說要買小牛,難道錢帶不夠嗎?」我終於脫口而出。

S突然露出靦腆的笑容,「其實啊……」他舔了舔嘴唇繼續說:「我忘了帶錢。」

也罷,反正下週又有動物市集了,應該不急吧?正午時分,我們往小鎮餐館走去。


想知道我和S前往餐館後的故事,歡迎收看另一篇:科奇科爾 (Kochkor)奇遇——十一月的頌湖 (Song-Kul)

若是支持歡迎留言、點拍手鍵、追蹤或是贊助支持。
更多蒙古與中亞歷史文化與旅行故事,歡迎追蹤 #遊牧過渡帶—蒙古中亞故事集 :)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科奇科爾 (Kochkor)奇遇——十一月的頌湖 (Song-Kul)

在那名為絲路的思路上 - 被遺忘的中亞角落

[讓愛發電計畫] 遊牧過渡帶 Inner Asia Travel — 蒙古中亞故事集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