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kana7007

紀錄事情的地方!

2021 MEBIG線上教牧研習 小孩子才做選擇

發布於

我的標題總是簡單粗暴,因為疫情的緣故(不知道還要講多少次這句話,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今年日方無法到台灣來現場授課,好在去年整年的時間大家都在研究線上會議、遠端工作,倒是讓今年的教牧研習能夠在線上開跑,而且他們連網美必備打光燈都有,專業到不行,感謝那些讓研習順利進行的各位同工,感謝聖玟牧師揪我一起研習,也感謝上帝,那麼,研習要開始了!

遊戲

線上研習的好處就是,大家可以看到同樣的畫面、讓在各個不同地方的人可以一起參加研習。但是MEBIG的研習是不能沒有遊戲的,大家都在不一樣的地方是要怎麼玩?常常聽人說「山不轉路轉,路不轉我轉。」轉個彎,線上遊戲——絕對不是你想的online game——出現了!

猜謎遊戲,歷久不衰,破冰遊戲之首選。適合的群眾下從三歲小孩,上至七十耆老,遊戲方式五花八門,就算真的只是普通猜謎也可以在過程中亂搞,讓大家笑個不停,當然,我覺得遊戲的HOST也滿重要的,柳田學傳道有夠可愛,可愛到我覺得十分干擾作答,鏡頭外同工們和小牧師的笑聲也是,偶包什麼的在他們身上不存在,遊戲的時間總是快樂的。

題外話,有些遊戲有更新在他們的頻道上,在這裡幫他們的頻道MEBIG crazy channal業配一下,裡面也有其他很好玩的影片跟有趣的遊戲可以看!

研習配套一向都是遊戲+研習,玩完了遊戲,這下就該到研習的時間啦。

本次的主題是「如何建造訓練門徒」,在正式上場之前,老師自己所該預備好的事情也是很重要的,要濃縮有點困難,建議大家還是要去報名研習比較好,而且我的思考又非常主觀,所以還是友情幫我們天哥宣傳一波,如果錯過今年的話,明年請早謝謝各位,或是大家留意暑假營會的消息,一看到就給我手刀報名~~這裡直接附上官網連結給大家!台灣MEBIG

接下來,就請大家看我碎碎念了喔(笑)

老師

無論是「培育能夠培育後繼者的後繼者」還是「只有喜歡孩子是不行的,要愛才行」都是常常在研習時會聽到的話,和「沒有所謂小孩子的小孩,只有所謂小孩子的人」並列MEBIG研習標語御三家。

培養後繼者和愛孩子都是需要時間、精力、人力、金錢的事情,我雖然還沒有到養小孩的階段,卻正在轉換角色的人生時間軸裡,讀大學之後,我更深刻的體會到要將一個孩子養大,並且把握住他們極少數的精華時間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就說我自己,從小參加兒童營,交那些報名費並不多,去外面的營會教會還會補助我們,我開始懷疑我們是不是偷偷超預算,然後都靠恩典補回來了。再說我的兒童營老師,我小時候是這一群,我長大了依舊是這一群,非常感動大家都還在堅持著,請再支撐幾年,弟弟妹妹們已經漸漸有接手的趨勢了,老師們把我們教導的非常好,將上帝的「價值」毫無保留的告訴我們,用週末的時間陪伴我們長大,真的非常感謝,長久留下來的我們,一直接受著訓練,久而久之,因為老師的身教,孩子們也成為了好的老師。

嗯?我嗎?我還在外面浪蕩,不過再浪蕩也沒多久了,請為禮拜五就要上戰場考研究所用五分鐘跟教授喇賽面試的我禱告吧。

既然身為老師,總會有罵小孩的時候,我自己夏季學校帶組,就每年都在罵與不罵之間水深火熱,但小牧師就說「罵吧!出自於真心的責備,告訴他們正確的事情,罵吧!」我臉上的表情真的差點沒憋住,忍笑好辛苦。活多久就要處理多久的人際關係問題,生而為人,大家都一樣。責備別人的時候當然會覺得擔心害怕,自己不被別人喜歡,以後相處間會不會出現疙瘩……此類煩惱的事情太多了,可是,如果沒有告訴朋友正確的事情,他們以後怎麼辦?抓著「對事不對人」這一點也難以捉摸義和情中間的灰色地帶,責備固然必要,但我們是不是能在這中間多加一點說話的藝術,使「責備」這件事情能夠變得不那麼銳利?

我們常常會說「太危險了,不要去。」對吧?各位看官,睜大眼睛看好了,接下來是一段我想了兩天卻還是想不太明白的故事。

有一個女孩子某天回家之後發現他的爸爸留了一張字條,上面寫著「不要你了!」這樣的字句,這個女孩子就被送到言平牧師那裡去。雖然在言平牧師那裡得到救援,但卻因為心裡的寂寞,她開始在外面偷東西。有一次,太子師母發現她又偷東西回家了,就一邊流淚,一邊打她的手,告訴她說「不可以偷竊!這是不好的行為。」也許是真心的責備感動了這個女孩子,她真正的想成為這個家的一份子,知道了這件事情的言平牧師就辦了一堆手續,正式的領養了這個女孩子。有一天,這個女孩子就這麼離開家,透過一些風聲,言平牧師知道她大略的去向,也知道是跟別人走了,但言平牧師卻沒有動身去找她,一句話也沒有說。其中不乏有些指責或是不解的聲音,問說「為什麼不去把她帶回來呢?」言平牧師也不說話。直到他發現自己生了病,將不久於人世的時候,請律師將他的手寫信交給這個女孩子,才終於在自己的晚年又見到了她。據小牧師說,病痛纏身,卻看到自己的孩子回家了,言平牧師整個人都非常喜樂。

很神秘,對吧?我一直到聽完這個故事,我才突然感覺到,要有多愛這個女孩子,才可以忍著這麼久,尊重她的選擇不去找她?但這之中的奧妙,恕我還無法參透,我也只悟到了最後那一份愛,是那樣深沉、厚實,溫暖的愛。

老師是孩子們屬靈的父母。真正的把孩子當作自己的孩子,告訴他們正確的事情、上帝的價值,為了他們,犧牲一點甚至是很多又有什麼關係?跟媽媽一樣啊,為了要把小孩生出來,在天堂的窄門前走一遭,更別提懷孕期間和坐月子,看顧小孩成長的過程,大大小小的犧牲,可是媽媽都說「沒關係,因為我愛你。」爸爸都說「好,你去吧!注意安全,平安快樂就好。」不就跟父母一樣,為了他們開心、難過,也為了他們犧牲,跟兒童營的老師一樣,跟牧師、娘娘一樣,跟耶穌死在十字架上一樣。

服事

話說服事,去年夏天的網誌也有小小提到「是如何開始的?」這件事,起頭就是我應了那聲「好。」所以開始了身為基督徒的服事之路。我彈了這麼多年的琴,唱了這麼多首歌,其中不免有不完美的時候,但若是在這個不完美裡面,有上帝的存在呢?這個前提之下,似乎多了一點別的什麼。我總是想要把自己能夠控制的因素全部都控制住,只要稍微有一個差錯,我整天的心情就會很差,連帶著想要工作、做正事的心思都沒有,我到現在還是在學著從這些差錯中找到值得感謝的地方,然後逼迫自己去把剩下該做的事情做一做,有夠難,真的不是我在講,不過我很努力的想要做些這樣子的改變,試著更多的發現那先小小的可愛神蹟。

頂著不愉悅的心情去做事也是一大挑戰,換句話說,如果是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那才叫做事,詞彙抽換,做自己不喜歡的服事,那才叫做服事。明知道是自己不喜歡的事情,也願意為著某些價值去做的時候,那是真正的犧牲奉獻。突然想到國中的樂團老師,他說「你們願意來國樂團辛苦練習,犧牲掉那些出去玩的時間,雖然很累,但是你們也從中得到了一些東西。」我想,那些東西就是構成我這個人的某一部分,因為國樂團是超過常人的鍛鍊,甚至超過了磨練,我總覺得和這一次研習說到的這一點有點相似,但研習更注重在「謙卑」這件事上。

今年研習一樣收穫滿滿,只是心裡一邊吶喊「套路什麼的不要再來了!」的同時,我還是中招了,甚至是看著坑在那裡,然後邊說好邊跳下去,沒辦法,應了好就得做事,自己的心理建設和研究所的預備都要好好做,接下來,希望跟各位親愛的家人們在青年相見囉。

心瑜

蹭了向榮研習的大湖教會MEBIG

2021年春末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台灣教牧研習暴雷劇透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