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C

你在擁抱我,我在擁抱世界。|Instagram: cheungstagram / cheungctography / chateaudeclavier

我不屑你的同理。

發布於

她媽媽說:「我都明你地想見多陣,但太夜翻屋企都係唔係咁好㗎啦,你自己屋企人都會擔心你㗎係咪?」

另,她媽媽說:「我都好想自己個女同個仔好似你咁叻,你父母一定好識教,好proud of you。」

另,他時候說:「我理解㗎,我都經歷過你呢個年輕力壯嘅時候。但點都好,我地星期日都係安排左Family day,第日再算啦!」

我首屈一指的感情缺失在親情。相比其他母親,她已年邁花甲,我的耐性和我倆存在的鴻溝一直角力,溝通不多,也會大呼大喝收場。中四開始賺到第一份教琴的金錢,娘親臥病,生活勉強脫離寅支卯糧,但也無富裕可言。小學嚷嚷想學琴,母親獨力支撐長年學費,事過三四年,難得遇上恩師免掉學費,唯二的排洪興趣方能續命其一。

母親是我不可割裂的一環。然而叛逆時期總愛通山跑,遇上體弱多病的娘親,有許多事情也只好獨自完成,例如出門,例如結識人,例如謀生。

總會有些時間看見「最好的職業是兒子」,會在想我好歹是個無兄無姊又感情缺失的寡兒;看見家庭每年的「happy birthday to my dearest mum and dad」,有時候會笑侃肉麻又嘔心,或是羨慕心作祟;又有時以兩家父母對照,相映成趣。我一直提醒自己不能當像我爸的人。

不論年紀,人都只會以自己經歷過,認同的,套入旁人身上。我始終認為,原生家庭的基因扣緊並不構成盲愛的辯解。報恩歸報恩,反哺歸反哺,我們終究是自己才活出沒有影子的人生。所以,一是把你存心底的一一道出,不要用家庭的情感,勒索我的行為價值。

若你無力共鳴,我巴不得撕下你偽善同理的嘴臉。

Not everyone can feel your blessing as the word “family” is mentioned.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