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rightFu

不學無術的香港廢中一枚,被醬缸社會不斷磨蝕的齒輪。珍視香港,也對羊城有複雜的情感。同時遊走Medium、Matters及方格子,閱讀為主,偶爾隨心寫寫,努力練習讀文「斷捨離」,著有《港穗情緣》

男人的懺悔

撫心自問,自己仍未算是完全站在女性的一方。

近日,中國發生了最少兩單令人聞風喪膽的事件。其中一單,在唐山的燒烤店裡,數名飲了酒的男性疑因挑逗一女生不果,而暴打該名女生。而在金山,亦傳有一位男士當街把自己的妻子斬傷。

這兩天,長毛象(Mastodon)上的中文用戶,幾乎都在談論這件事情,自己的時間軸也被大量的嘟文「洗版」。

長毛象上的中文用戶,多是仍有一點良知的人,千方百計,也要翻牆尋找一個未被(過度)污染的、可以暢所欲言的空間。這事件炸起了不少人的情緒,不少女性象友感同身受地表示,這事件讓自己感受到切膚之痛,覺得全中國的女性,也被狠狠地虐打了,亦延伸出不少有關性別、父權等議題的討論和反思。

2022 年,中國跟性別相關的事件,尚有豐縣八孩母親被鐵鍊鎖起、強捍女子烏衣前往豐縣聲援鐵鍊女而被失聯等事件,但相關的訊息也極速被河蟹掉。唐山燒烤店事件罕有地可以在牆內的媒介(如微博)廣為討論,背後縱有政治因素,但透過這些象友的嘟文,可以窺探到,在簡體中文的語境裡,把責任歸究於女性 / 受害者一方的人、覺得男性沒有過錯的厭女者,仍是非常非常的多。

香港的性別權益,雖然比起很多發達國家,仍是相當落後(最少同性婚姻仍未合法化),但最少仍可容納,及平和地進行一些高階的討論。但在中國,所有女權相關的微信公眾號,可以一夜之間全部被 404;去年弦子性侵案宣判的時候,法庭外有大批公安、員警在監視聲援的人群。儘管香港的言論空間亦日漸緊縮,但對於公權力仍然對男性有絕對的 privilege,說一句支持女性也要承擔起不相稱的負面後果,這對於處身香港的自己,仍是難以想像的一件事。

記得其中一位象友說,當其他國家的性別權益議題已是在討論平等待遇的時候,中國人卻仍然要捍衛女性不要被虐打,印象深刻,卻也讓人感到可悲。馬拉拉被槍擊、印度女生在巴士上被強暴致死,已是多年前發生的事情,可以類近的情況,卻依然在 2022 年的中國發生,可見在多年來,中國人的性別意識,仍是毫無寸進,而且極權賦予的苦難,也沒有遏止的跡象。


縱使自己亦很不齒這些施暴者的行為,亦做不出也不會做出如斯的行為,但讀畢眾多的討論過後,撫心自問,自己仍未算是完全站在女性的一方。

坦白說,倘若自己身處在案發現場,自己仍是會感到震驚和懦弱,未必有足夠的勇氣,即時挺身而出,阻止施暴者繼續其行為。這某程度上,就已經默許了施暴者的措舉,被父權吞噬,成為其得以延續的幫兇。面對著網絡上大量支持施暴者的言論,自己也著實沒有心力逐條去駁斥,以遏止其蔓延;而要說過去從沒有物化女性、凝視女性,在這等的社會風氣下,也絕對是騙人吧。

雖然在父權社會下,男性某程度上也因為要強逼展現 masculinity 的一面而可被視為受壓逼者,但終歸仍是有較優的處境。不敢說男性是否就這樣背負著一些原罪(正如也有女象友覺得在這件事情上,男性的處理很尷尬,沉默又死發聲又死),但女性在生活上(無奈地)需要面對的種種歷壓力和擔憂,倒是男性無論如何都難以完全明白的地方。看到有些象友在分享著一些不會「踩界」的女性自衛工具,這又於心何忍呢?

口裡說著支持 #metoo 或強烈遣責對女性施暴的人,但有時仍會用上男性優越的視角去理解一件事情,亦戒不掉一些不尊重女性的行為,這其實已讓自己沒有太多資格去說項。

還記得之前讀風雨蘭的《倖存者言》時,有受訪者提到,讓自己重新有信任走進親密關係的伴侶,也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去理解自己的過去,繼而調整出一種能夠顧及自己感受,讓自己覺得受到尊重的相處方式。

這會是一場一輩子的修練,烏托邦最終也許不會來,但還是要逐點逐點的,讓女性受到應有的尊重、男性的 privilege 就此褪去。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談《倖存者言》(上)

談《倖存者言》(下 )

好書推介 — 《倖存者言 – 九位童年性侵倖存者口述故事》

1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